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死者之默
    糟了。这是起司在看到黑山伯爵战斗之后的想法,他这时才想起来,洛萨之前并没有与不死者交战的经验,而这是非常致命的。许多人把不死者当成不需要血肉来驱动的生物来对待,这是出于常识的推论,他们认为那些僵尸和骷髅也应该像活着时那样存在着某种“要害”,应该在受到某种程度的伤害后停止行动,重新变成一地的尸骸。可事实上,不死者之所以称之为不死者,就是因为它们已经不再受到生死自然规律的限制,跳出了所谓的常识。你没法杀死一个死人,因为他已经死了。这是灰塔课程上克拉克对学生描述不死者这种存在时说过的话。

    果不其然,在洛萨以为已经击败了自己的对手,准备去解救狼人的时候,他身后崩碎的骨架再一次在蓝色的火光中站了起来,并且这一次,那两个骷髅的身体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加强,被伯爵攻击击碎的骨头被替换成了更加结实的肢体,至于外形上的怪异与不协调,它们显然并不在意。这就是不死者最麻烦的地方,一个强壮一些的成年人就足以击倒一具骷髅,但骷髅会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像跗骨之蛆那样嗅着恐惧找到自己的目标。通常来说,能够阻止不死者的只有一件东西,阳光。甚至,根据灰塔中某位已经取得徽记成年的学徒的研究,即使是阳光,也不过是破坏了不死者的躯体,它们的存在,依旧在这个世界上徘徊。

    “亵渎生命的蛆虫。”起司咬着牙低声咒骂道。他之所以如此愤怒的,是因为相比较巫妖,吸血鬼这类有着自我主观意识的不死者,那些被变成了骷髅驱动装置的灵魂根本没得选择。自愿的选择自己的存在,并为之付出代价是一回事,强迫别人转化存在的形式却完全是另一回事。这也就是为什么研究死灵法术的巫师哪怕在黑暗中也不招人喜欢的原因。

    可话虽如此,法师现在能做的十分有限,他没办法解救这些可悲的灵魂,也没办法提醒洛萨背后的危险。为什么?魔法不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吗?为什么,我如此无力?力量,因为呼唤而觉醒,在红色的火焰下,起司的皮肤散发出诡异的色彩,大量锁链形状的图案出现在他的周身上下。只需要一点就好了,再来一次铁堡时的法术就好了,这一次我一定……

    “嗷呜!”嘹亮的狼嚎响彻整个地穴,这声音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就连那些在墓园中战斗的食尸鬼都在错愕间停下了互相残杀,疑惑的看着地穴的入口。也正是这声狼嚎,打断了法师身上的变化,那些色彩和锁链迅速的隐没了下去,起司的思绪也重新正常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发出这声嚎叫的人,杰克。狼行者的身体已经变的七分像狼,只有他被白骨束缚住的双腿还保持着人类的外形。这只有着褐色毛发的野兽盯着黑山伯爵,准确的说是他背后的那两具骷髅。洛萨被巨狼幽绿色的眸子看的心里发毛,但还不等他开口询问狼行者为什么要对着自己嚎叫,一阵风就打断了一切。

    地穴里应该起风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事实上,食尸鬼身为生死之间的物种,它们可以整整一天不必呼吸空气,所以通风对于它们来说并不是必要的。这座地穴里虽然存在一些通风孔,为的是将那些血腥的气味吹走,可它们决不能造成如此轻柔的风。那阵风像是拥有自己的意识一样,顺着地穴的入口吹入,一直吹到最深的空间里,它像亲人的手那般拂过小队中每一个人的脸颊,似乎在为他们加油。若这只是阵不寻常的风,那也就罢了,可是不论是起司还是巫妖,他们都察觉到这风里夹杂着什么其它的东西,某种应狼嚎呼唤而来的东西。

    “咔哒哒”猜测很快被印证,当风止息,地穴中的枯骨里开始发出阵阵奇怪的声音。那听起来就像是骨头在高温下爆开时才会发出来的,很快,在起司控制的红色火焰区域,两具躯体从地上站了起来,两头骨狼。“狼巫。”法师低声呢喃着,通过魔法视野,他隐约可以窥见这两只骨狼身上与杰克的联系,它们是响应号召而来的狼类灵魂,依凭于满地的碎骨,为它们的召唤者而战。

    两头狼魂在塑造了身体后二话不说扑向了洛萨身后的骷髅,它们的躯体虽然比不上巫妖精心准备的士兵强大,可和无心的骷髅不同,狼魂中仍然带着它们生时存在的记忆和能力。所以这两头骨狼很快就和洛萨身后的敌人打成了一团,只不过看样子它们能做的也就仅仅是缠住对手,那身诡异的石铠连赫恩之手都无可奈何,更别说同为骨质的狼爪了。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一名刚刚觉醒的狼巫?看来今天确实不是我的幸运日。”巫妖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说着,布道台上的颅骨下颚轻微的开合,只是这副诡异的样子和失去了情感的声音很难让人判断它说话时的感**彩。“但是,这可真是令我失望啊。起司先生,您就是凭借着这种接连不断的巧合才走到今天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灰塔的巫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我从来不觉得出身灰塔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起司在看到洛萨脱离了险境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每一个人都有他能力的极限,即使是灰袍法师也不例外。被人所救或者拯救别人,这世界本就如此。我与我信任的人共同作战,我与我尊重的人共同作战,我与我所珍视的人共同作战,来对抗,你这样的存在!”随着法师语气逐渐变的激烈,他所掌控的橙红色火焰也随之剧烈燃烧起来,它们汹涌的朝外扩张,试图将蓝火取代。同时,三条明亮的火线也从红色火焰的范围中延伸出去,绵延到三位骑士的脚下。

    “或许为了维持火势,我不能直接出手,但我相信我的同伴,他们会斩下你的头!”法师半跪在地上,将右手伸入骨堆之中,身上的长袍好像在狂风中一样剧烈的飘动着,他的双眼里放射出的魔法光芒甚至超越了两种火焰的光芒。就像咒鸦嘲笑的那样,起司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巫师,他在使用力量的时候太过于毫无保留,经常会造成自己施法后油尽灯枯的现象。但,那或许是因为,起司相信,在他倒下后,他的身边仍然会有足够可靠的同伴保护他的躯体。

    法师的力量顺着火焰灌入骑士们的体内,他们所有的伤痛在这一刻一扫而空,萦绕在肌肉间的能量给人可以打碎一切的错觉。阿提克斯一个后空翻躲过身后鼠人骷髅的攻击,手中铁则顺势自上而下将其劈成两半!“哦,这感觉自从我三十岁以后就从来没有过了。”老骑士挽了一个剑花,活动了一下脖子。他迈步向前,持剑的右手如毒蛇吐信般探出,整个身子绷的像一条直线,这一剑的速度,甚至给人一种恍惚的错觉。面前的骷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剑尖穿过肋骨点中了脊梁。起身,收剑,干净利落。阿提克斯甚至都没有再看被刺中的那个敌人,在他从骷髅身边走过之后,这具骨架的脊椎骨以被剑刺中的那一点开始,整根骨头龟裂出参差的裂痕,然后随着一声轻响,彻底碎裂!

    另一边,原本被蛇形骷髅脊椎上连接的无数手臂弄得狼狈不堪的希瑟,也在得到了加持后发起了反击。女骑士的一头金发在空中甩动,拖着火红的尾烟。不同于阿提克斯精准的剑术,与烈锤大公的相处让希瑟在战斗中多少融合了矮人的技法,她面对袭来的数条手臂,没有选择举剑攻击或是暂避锋芒,女骑士向前猛冲,同时转身背对敌人!她利用自己纤细的身体从攻击的缝隙中穿过,进入了这只蛇形骷髅的攻击死角。由于手中并不是猎巫刀,希瑟没有办法像洛萨和阿提克斯那样直接砍断敌人的身体,所以她将骑士剑横置,用剑脊拍向烧着蓝火的骨头。“咔嚓!”巨力挥动下的剑脊成功打碎了白骨,但代价就是剑身一折为二,女骑士手中的单手剑长度已经不足原来的一半。

    局势,似乎已经明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