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易位
    “于是得到了巫师帮助的骑士们获得了与敌人战斗的能力。他们的剑刃锋利无比,足以伤害到巫妖邪恶的躯体;他们的意志坚硬如钢,足以抵挡黑暗中令人不安的低语。而失去了保护自己的魔咒,巫妖脆弱的骨头和迟缓的速度根本没有办法与正义的骑士们相提并论。尽管它付偶抵抗,召唤出大量的枯骨士兵守卫自己,但是在法师的设计下,可以逃跑的道路早已被切断,剧烈的光芒已经将黑暗逼的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骑士们用精湛的武技,三两下就清除了拦路的骷髅,他们站在邪恶的巫妖面前,看着这不可一世的怪物卑贱的祈求活命的机会。年轻的骑士心软了,他提出尽管巫妖邪恶异常,但它仍应该接受审判。年长的骑士则沉默不语。巫妖又怎么可能真正求饶?这邪恶的怪物只是装出可怜的样子,暗自凝聚着力量,打算偷袭仁慈的骑士们。可是它的诡计被法师识破了,睿智的巫师呼唤了太阳的光辉,让巫妖化为了灰烬!从此,王国中再也没有战争,人们恢复到了幸福的生活里……斯派洛?”

    罗兰轻呼着孩子的名字,在察觉到小麻雀胸口均匀的起伏后露出一抹笑容。爱尔莎轻手轻脚的走过来,将睡在椅子里的斯派洛抱起来,放到床上去了。壁炉中的柴火,在寂静的客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蒙娜借着光亮在用油脂细心的保养她的武器,女战士的脸在火光中被映的通红。

    “他们真的能像故事里那样打赢吗?”当爱尔莎安放好小麻雀返回房间的时候,蒙娜开口问道。从她的话里不难听出忧虑的情感,老板娘的表情也因为这句话变的有些阴沉。她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天空,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熬。

    “嗯,谁知道呢。”罗兰挑了挑眉毛,将烟斗在桌子上磕了几下,重新填上烟丝。老人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担忧,他对起司有着充足的信心,就像当年对他的老师一样。而且,他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忧心忡忡的爱尔莎和一个人在墙角抱着膝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网虫,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自己真的对这场战斗没有把握,也不能说出来吧。老人嘴角的笑容有了几分苦涩的意味。

    就在沉默又一次占满了这个房间的时候,窗外似乎永恒不变的夜幕里猛地闪过一阵奇异的光彩,那是一种冰冷的,令人不安的蓝色。“啊!”一直看着窗户的爱尔莎惊叫起来,她指着窗户,整个人因为过度惊吓坐到地上。“火!蓝色的火!”

    与此同时,城外墓园里的爱德华食尸鬼们也停下了战斗,而这次停下不同于之前受到狼魂惊吓的缘故,它们不得不停下战斗。因为在场的所有食尸鬼,此时竟无一人还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爱德华们的眼睛惊恐的看着大地穴的入口,那里,幽蓝色的火苗像从地壳伸出喷出来的一样,诡异的舞动着。让我们沿着这火焰的轨迹向下,去看看在地穴的最深处,蓝色火焰的起源点,发生了什么吧。

    冰冷,彻骨的冰冷。即使是龙脊山的风雪都从未让杰克有着种感觉,那种全身上下不自觉的想要颤抖,可是肌肉已经因低温连抖动都无法完成的寒冷,皮肤,脂肪,肌肉好像都不存在一样,冰冷的触感像一枚枚长针,刺入每个人的内脏,骨骸,甚至灵魂深处。

    “遗憾啊,真是太遗憾了。”作为在场唯一一个还能行动的人,巫妖的身体全身覆盖着比寻常蓝火深了许多的暗蓝色火焰,这些火焰不仅包裹着它的骨头,还为它塑造出了之前残缺的身体,甚至,在这些骨骼之外,那早已消失的皮囊相貌,又一次因火焰而重新浮现出来,从容貌上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这暗蓝色的火人漂浮在骨堆之上大概一步的高度,单手举着灰袍法师的衣襟,看着起司痛苦挣扎的模样。

    “还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您的骑士们就险些成功了。他们真的差点就呵呵…真是愚蠢!你难道真的认为那几个骷髅就是我全部的准备了吗?还是说你真的天真的认为我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嗯?”巫妖收紧手臂,将起司的身体举得更高,可即使听到了问题,巫师正处于被灼烧和窒息两种地狱般的痛苦当中,根本无法回答敌人的问题。“灰袍法师?多么荣耀的称呼,可惜你不配。你只是个空有知识,却根本难以使用它们的废物!你脑子里都是和那些凡人一样的东西,荣耀,正义,信任,全是狗屎!太愚蠢了,你作为施法者的觉悟呢?你的谨慎呢?亏那位大人还把你当成最大的敌人,现在看来祂真是多虑了。”

    巫妖说完,随手一挥将起司的身体重重的扔向脚下的骨堆。在法师落点的位置上的东西被砸飞,那正是之前被当成希望的提灯,可如今,那曾经能和蓝色火焰分庭抗礼的橙红色早已消失,灯芯里只剩下一小截烧黑了的绳头。“不过不得不说,你找来的这些凡人还真是有趣。”巫妖回头看过去,蓝色的火焰在两个地方出现了中空,在那两块纯净之地,是两把猎巫刀的拥有者。赫恩之手和铁则这两把武器在此刻都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以此驱散蓝火,保护它们的主人。另一边,狼行者蜷缩在火焰中,体表的毛发烧了又迅速生长回来,虽然看起来极度痛苦,实际上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至于希瑟,女骑士的双眼中散发出不可用语言描述的光,虽然这光芒比起曾经从起司眼睛里放射出的不值一提,却也足以保护自己。

    “而你,起司先生。”巫妖低头看向在白骨中瘫倒的法师,火焰组成的面容中竟然露出了几分的怜悯,“你就太无趣了。还是早点死了比较好。”暗蓝色的手臂,垂下,穿过灰色的长袍,伸入起司的胸膛,握住心脏。“嗯,对了,纯粹是出于个人原因,在这一刻,在我握着你的心脏的这一刻。你能告诉我,你,怕死吗?也许,我是说也许,我会同意您变成和我一样高贵的存在呦。”

    法师,笑了。那笑容不是一个败者应该有的笑容,可还不等巫妖反应过来,起司的手已经死死的抓住了它伸入自己胸膛的手臂,甚至,还往里使劲拉进去了一些。

    “再靠近一点,我来告诉你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