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虚实(上)
    如何切实杀死一个巫妖?这无疑是个难题。原因很简单,巫妖这种存在作为打破了生死规律的异常,其存续的形势比寻常的不死者还要诡异。有人说,巫妖有命匣,如果不击破它就无法真正杀死巫妖。也有人说,巫妖就是不死的,世人眼中的杀死,只是将它们暂时驱散回了阴影之下,它们终有一日会积蓄够力量冲出黑暗再次回到世上。说到底,对于不死者来说,存在和消失的界线本就难以为外人说道。不过有一种方法确实可以真真切切的消灭巫妖,这也是灰塔之主教给他的学生们的唯一方法,即消灭灵魂。

    纯白的世界,没有上亦没有下,空间好像失去了它的一切性质,在这里变成虚无。在这无法测定远近和大小的世界里,站立,或者说漂浮着两个人,毕竟他们的脚下并没有土地,可他们的脚却又呈现出了站在地面上的状态。他们当然是起司和巫妖,值得一提的是,哪怕在这个世界里,巫妖的外形仍然是一具骷髅,现实中暗蓝色火焰编制出的人形外貌,或许只是它记忆中的一个残相。

    “这里是哪里?你干了什么?”巫妖的声音依然空洞,但话语中的错愕已经非常明显。

    起司笑了笑,他张开双臂对敌人说道,“欢迎来到我的心里,我的灵魂空间。怎么样,它是不是很,干净?”正常人的内心世界自然不会是一片空白,而应该如珂兰蒂那般充斥着混沌的思绪和少数清晰的记忆,只不过灰袍法师用法术屏蔽了这一切,这里与其说是他的内心,不如说是他准备了许久的牢笼,只等对手松懈的那一刻,他就可以把凶猛的野兽关进自己的胸膛。

    “灵魂空间?好,很好。”巫妖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作为一名施法者,尤其是不死者,它对灵魂的钻研并不在起司之下。也正是因此,它迅速意识到将一个带有敌意的灵魂带入自己的心灵深处是多么危险和疯狂的事情,也就再一次冷静了下来。“所以,这就是你的临死挣扎?把我拉到你的心里来?然后呢,你打算干什么,吓死我吗?”

    确实,在这纯粹虚幻的空间中,虽然灵魂没有了**的保护,可是单纯的灵体之间却同样难以伤害。毕竟起司现在的精神还清醒的很,像崩溃时的珂兰蒂那样具有危险性的灵魂空间是无法靠主观意识制造的。“不,当然不。”法师摇了摇头,“我之所以费尽力气把你拉进来,是为了保证我们的谈话不会被第三个人听到。”

    巫妖沉默了一段时间,它发现自己真的有点搞不懂这个灰袍巫师了。“难道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之间还有交谈的必要吗?起司先生?你已经是瓮中之鳖,板上之肉,你还有什么资本和我对话?如果你要求饶的话那大可不必,我希望你别让我对灰袍法师更加失望了。”

    “求饶?不,该求饶的是你。”起司的笑容消失了,他略微低下头,露出冷漠的表情。“我承认,你发挥出的力量确实吓到我了。我没想到在铁堡那种环境下都无能为力的你,在真切的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后,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凝聚这么大的能量。可,代价呢?爱德华家族能为你提供的资源有限,更何况它们并不是全族都在信奉你,你得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换来这一次将我击败?”

    “呵,那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不论我付出了什么,它们都很值得。”巫妖回答道。

    法师被逗笑了,他夸张的笑着,过了很久才停下。“值得?你管这叫值得!你真觉得掮客会兑现给你的承诺吗?”其实起司并不能肯定巫妖和掮客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他甚至是在击败了食尸鬼王之后才察觉到这个老对手和自己一样幸免于难的。但,这不妨碍法师以此来作为谈判的筹码,谁让这王国中聚集的各方势力背后都有掮客的影子呢?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果不其然,在起司说出了掮客二字后,巫妖立刻产生了动摇。然而这动摇并没有持续多久,“可,你知道了又能怎样呢?如果我是你,在我知道自己正站在祂的对立面的时候,我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你根本不明白那个存在对这个世界有着多深的影响,年轻的巫师。”

    “是吗?听起来你对掮客所知甚多啊,可你又怎么肯定,我们两个到底谁站在祂的对立面呢?”这话倒不是全然的谎言了,起司已经隐隐意识到了自己在整个鼠人瘟疫中的位置。就如罗兰所说过的,每一次,他都赶在某些糟糕的事态扩大前抵达,并将其带来的危害控制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这就像是,安全机制,自己的存在让被牵连进这个事件中的各方势力发展到现在仍然处于平衡之中,灰袍法师的威胁令每一个涉入事件中的人都心有戚戚,而只能去依照,那早已写好的剧本来运作。

    起司的话起到了效果,巫妖在这段时间中花了大量的精力,甚至还在恢复实力之上,去了解这位灰袍。它得到的结论确实指向了和法师所说的同一个结果。这令巫妖感到了久违的恐惧,它被算计了吗?这一切都是掮客的计划吗?思想上的混乱在这片心灵空间中直观的表现在了灵魂的外貌上,那燃烧着蓝色火焰的骷髅上开始出现些许的黑斑。但影响也就到此为止了,想要光靠语言来杀死一个巫妖,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呵呵,我真是险些着了你的道,起司先生。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吧,你确实在这场瘟疫里扮演了清道夫的形象。可那又说明什么呢?你已经输了,即使这是掮客的算计,那也是祂,在算计你。于我又有什么影响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巫妖,确实是一种很不容易杀死的存在,而灰袍法师,也一样。我想您应该知道我名义上的未婚妻,珂兰蒂曾经发生的事情吧,她本应该死了,但她现在还活着。这足够说明问题了不是吗?”起司的脸上露出了冷笑,好像在嘲弄对方的天真,“至于你刚才说我,满脑子都是和凡人一样的东西。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些,都只是我的表演呢?而我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至于那些凡人的生死,”法师在这里停顿了一下,他必须说服自己将这个谎言继续下去,“我或许并不在意。”

    巫妖点了点头,它可以接受这种说法,不过这并不是说它就相信起司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说说吧,起司先生。您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出卖了信任你的同伴,只是为了和我有这么一次不受监控的对话…你的目的何在呢?”

    起司没有直接回答,他踱步到巫妖的身后,防止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也是希望在视野之外给对方施压。“我的目的。”他说,听起来毫不在意,“说起来可能很简单吧。你也知道,我们这些施法者,对于金钱,名誉,都毫不在意,那是凡人才会感兴趣的东西。而我在意的,只有知识。”

    “我想我没有什么知识可以拿来在灰袍法师面前献丑,除非,你想变成巫妖,那我倒是可以分享些经验。”

    “不不不不,你有,只是你没有意识到。我想要知道的东西从来都只有一件,我想要知道,”起司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语气和语调,因为他知道这场戏的成败,将在接下来的一句里揭晓。“我想要知道那个我没法自己破解的谜题,鼠人瘟疫的真相。没错,我只想要它的原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