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于疯狂中湮灭
    “我们为什么要跑?发生了什么?”洛萨在快速登上台阶的同时问道,他不明白小队为何在打了一场胜仗后还要仓皇逃窜。这里明明已经暂时安全了不是吗?

    “那个巫妖,闪着蓝光的骨头架子,它没死。”和伯爵相互搀扶着的狼行者对他解释道,杰克敏锐的五感和超人的直觉已经让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不过还有一个疑点在困惑着他。而这个疑点,他看向跑在最前面的法师,只有一个人可以解答。

    “那我们应该停下,回去战斗。不论那家伙再强,它现在应该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应该回去击败它!”洛萨说着,只是他这副连走路都需要别人帮助的样子实在是不像还有一战之力的样子。但,也不能说黑山伯爵说的不对,在这里击败巫妖,总比给对方喘息之机要来的明智。

    可洛萨的质疑只换回了起司的一句解释,“没这个必要,它,已经构不成威胁了。我们只需要在巫妖自毁之前逃离这座地穴就可以了。”法师心里清楚,虽然巫妖没有死这件事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有一件事他十分肯定,那就是地穴下面的那个东西,已经不足以称之为不死者了。简单来说,巫妖疯了。这就很可怕了,一个丧失理智的女巫就可以造成惊人的破坏,而一个疯了的巫妖只会带来更糟糕的结果,尽管如洛萨所说,不死者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过巫师则认为,风暴在散去之前始终都是风暴,他和他的小队没有以身涉险的必要,只要逃得足够快,巫妖要不了多久就会陷入自我毁灭的泥潭。

    冷风,不自然的从入口倒灌进来,朝着地穴的下方聚集,随着这股吸力越来越强烈,小队的成员们都发现四周的气温正在急速的下降。当几人跑回老食尸鬼牺牲的地方时,他们的口鼻处已经泛起了白雾。法师在经过引路人的尸体时犹豫了一下,从他的角度来看,他非常不希望这位为了种群牺牲的智者留在这里,就算只有遗体,它也应该回归到族人中去。但阵阵的冷风催促着起司,他没有时间和体力来搬运这具枯瘦的躯体了,如果几人不能快速离开地穴,他们可能会被活活冻死。

    “我很抱歉。”法师将从骨堆中寻回的提灯安放到尸体的怀里,这是他最后能做的事情了。而出现在食尸鬼皮肤表面的细微白霜也在提醒着他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起司回头看了一眼向下的台阶,疯狂的巫妖不会甘心窝在里面,它很快就会冲上来。“但愿这有用。”法师低语着,在同伴错愕的眼神中抬手按住台阶两侧的墙壁,双眼中的灵光像是接触不良的灯泡,时明时暗。魔法,终究是完成了,坚硬的石质墙壁在魔力的影响下变的像泥浆一样柔软,并开始朝楼梯倾泻下去,可当起司的双手离开墙面,它们又迅速变回了原来的状态。岩石,也许能延缓巫妖的脚步,也许不行,但不论行与不行,这都是法师的努力。

    礼拜厅的结构依然稳定,看得出来爱德华家族中应该有精通建筑学的人在,下层的部分墙壁坍塌并没有影响到整个地穴的整体。当然现在并不是赞叹食尸鬼建筑的时候,白霜已经出现在了墙壁和地面上,这是十分危险的信号。“我说,其实那个巫妖之前根本没有尽全力吧?比起那些蓝火,怎么看都是现在的动静更大啊!”杰克拍掉了手上的冰渣,口中不住抱怨道。确实,虽然乍看之下蓝火的破坏远大于冷风,可这种如鲠在喉的压抑感却是之前巫妖没有展现出来过的。谁也不知道这股冷风最后会变成何种的规模,又会以何种形式爆发出来。在几人的感觉中,他们身后的东西已经不是可以被描述为个体的存在了,那简直就是一个吞噬一切热量的黑洞!

    “不是它之前没尽全力,只是它现在…”起司没有说完后半句话,因为冷风吹进口腔时令他的舌头都无法正常的发音。终于,地穴的入口出现在了前方,透过大门能看到原本血肉横飞的墓园竟然看不到任何争斗着的身影。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可没人有精力和爱德华们解释它们的地穴里发生了什么,法师只希望那些食尸鬼跑的越远越好。

    当靴子踩在墓园里生长的小草上的时候,几人在真正松了一口气,冷风仍然在涌向地穴,可是外界的降温却没有狭小建筑中明显。起司率先停下了脚步,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如果可以,他现在只想放任身体晕过去。“它没法冲出来,对吧?”苍老的骑士摆脱了希瑟的搀扶,岁月削弱了这位战士的身体,可常年锻炼的结果仍然让他强壮异常。“也许。”起司艰难的抬起头看向阿提克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一句。

    “如果那东西冲出来会发生什么?”作为王国骑士长,铁骑士显然不满足于一个莫罗两可的答案,他想要知道地穴中的东西会对王都造成多大的威胁。法师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巫妖已经疯了,谁也不知道它会做什么。也许,它只会让王都下一场不合时宜的雪;也许,它会吸干这附近的生命,让这里变成一片死地;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就像充了太多气的皮球,嘭的一声爆炸,然后彻底消失。”

    “你有办法让无害的结果更容易发生吗?”老骑士也看到了起司现在的状态,他知道此时强求法师除了让对方厌恶他之外并不会得到什么其他好处。但保护王国的责任让他仍旧以一种较为温和的方式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法师坐了下来,因为他发现站着休息无法为自己恢复多少体力。而坐下后,至少他可以把话讲清楚。“有,我至少有十种的方法可以防止损失扩大。但是适用在这里的,一个都没有。所以我的建议是祈祷吧,向您能想到的所有神邸祈祷,为了苍狮,也为了我们。”阿提克斯的眉毛抖了抖,看得出来老骑士纯粹是因为素养才没有开口谩骂这个一手造成了眼前情况的巫师。他看了看地穴的入口,默默抽出了铁则,如果灾难无法阻止,那么骑士至少要死在奋战的岗位上。

    “收起您的剑吧,阿提克斯阁下,它的光晃得我头脑发晕。”从不远处传来的女声叫住了骑士。所有人把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他们看到的,是一身红裙的爱米亚从独眼驾着的马上优雅的翻身落地。在她背后,珂兰蒂也在希尔的帮助下生疏的下马。“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把自己变的这么狼狈?一个半死的巫妖而已,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阵势。”绿色眼眸的女巫三两步走到法师身边,低头看着他责怪道。

    起司对此不以为意,他在看到女巫们的到来时嘴角就露出夸张的笑意,“哈哈,现在,我宣布,王都将迎来它今年的最后一场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