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重返北地
    苍狮的城门旁,前往救援烈锤领的军队正在缓缓通过。在王国大骑士长阿提克斯和有烈锤玫瑰之称的希瑟带领下,这些士兵将清剿王都附近的鼠人,之后转向直奔熔铁城。当然,这些并不是王都全部的兵力,在马库斯和阿提克斯两人的力劝下,国王不得不留下四分之三的兵力防御鼠人的再次来袭。事实上,即使是跟着部队前往熔铁的队伍里,也有很多刚刚拿起武器的人,他们只经过了几天的训练就匆匆忙忙的加入了军队的编制。这是以往苍狮的军队绝不会允许的状况,缺乏训练的士兵也就意味着涣散的纪律和低下的战斗力,不过此时是非常时期,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所以,陛下说的保镖就是你们?”虽然已经回暖的天气不会让冰雪留存太久,但马库斯的身上还是裹着一件厚厚的兽皮斗篷。为了掩藏身份,不让人发现王国重臣在此时离开王都,他不得不十分不情愿的戴上兜帽。倒不是说马库斯厌恶失去自己身上的头衔,只是对于他肥胖到几乎没有的脖子来说,摘脱兜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不想带上一个拖油瓶,伯爵大人。”杰克在“瓶”这个字上夸张了咬字,显然这位狼行者对体型肥胖的人没有什么好感。这也并不意外,杰克的道德观虽然因为变成狼人而发生了变化,可大体上还是继承了冰霜卫士时的记忆,在物资匮乏的龙脊山下,没有空余的资源供养那些体型肥胖到无法自主行动的家伙。

    马库斯的嘴角抽动着,他作为贵族的骄傲告诉他为了维护家族的尊严,他应该向对方提出决斗的要求。但是,看了看杰克背后背着的体积几乎等于两个自己那么大的行囊,国王之手打消了这冲动的念头。起司此时也注意到了两人的情况,他走到杰克身边,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示意对方适可而止。不管怎么说,他们北上的物资还是西格特国王提供的,而代价只是稍微绕个半天的路程把马库斯送到附近的城市。

    是的,北上,准确的说,法师的目的是回到溪谷城。从巫妖临死前透露出的信息来看,掮客不希望有任何变故影响灾难的传播,因此祂才会授意摧毁鼠人瘟疫的原液,断绝了有人以此为契机制造解药的可能。而从这个角度来看,由王国首席药剂师隐瞒下产生的变异鼠人们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变故,它们具备的人类时期记忆以及理智还有最重要的,控制普通鼠人的能力,足以让它们对这场瘟疫的局势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再加上魔鬼也提到了葛洛瑞娅,这位留在溪谷城作为变异鼠人精神领袖的女孩。这两点足以坚定法师重回萨隆领的想法。

    而且,其实这场瘟疫本来就有另外一个解决办法不是吗?只要让葛洛瑞娅和她的同类尽可能多的控制普通鼠人,约束它们的行动,那么对于普通人来说,灾难就已经过去了。起司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为什么早先没有想到这件事呢,自己太过于纠结制造解药,忽略了更加切实可行的方案。

    “你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爱尔莎关切的询问着,她还记得两天前起司被抬回据点的时候脸色有多么难看。据女巫们说,那是因为他压抑了自身的眩晕感太久造成的。“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法师摇了摇头,露出一抹笑容希望这能让对方安心。这时阳光被某些阴影遮住,蒙娜驾着一辆马车停到了几人的身边。

    “我得说这是我见过最好的马车。”女战士颇为激动的拍了拍座位下的木质横梁,“但是我恐怕它没办法陪我们走完全程。它太重了,路上的一个陷坑就能让它报废。”“嗯,这确实是个问题。就我所知光是黑山领里就有很多路会对这架马车不太友善。更别提我们一定会遇到鼠人。”一个把自己全身裹在衣服里的骑手说道,他的马上挂着一把同样被包的严严实实的战斧。骑手的身后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性,她稚嫩的面容和身上干练的装束显示出了微妙的违和感。

    “洛萨大人,我要是您,就绝不会认为这身打扮可以骗过别人的眼睛。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对您感到好奇了。如果不是铁骑士大人打过招呼,我相信他们应该已经冲上来搜身了。”马库斯对骑手阴阴的说道。自古文武不相容,更何况,出身微末,靠着自身努力爬上如今地位的荣誉伯爵和单纯靠血统以及名字就坐拥一大片领地的实权伯爵之间本来也不会有什么融洽的关系。

    “哼,这就不劳您费心了,马库斯阁下。你以为陛下是怎么一夜之间招募到那么多志愿军的?如果我一声令下,恐怕您的处境会比我危险的多。”洛萨也不怀好意的回应道。说起来也奇怪,他小的时候和马库斯就认识,那个时候后者还没有这么胖。在周围所有人都在安慰失去了双亲的黑山伯爵时,只有这个奇怪的家伙会在图书馆里对洛萨手中的骑士小说品头论足,大谈一番骑士精神无用的见解。这当然让洛萨十分恼火,可,良好的素养让小伯爵不能像其他同龄人那样将不满发泄在拳头上,他只能耐下心中的愤怒,去和对方辩论。而结果,或许正是长期与马库斯的唇枪舌剑,才让洛萨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战士,而非舞文弄墨的学者。

    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了今天,面对黑山伯爵的威胁,马库斯很没形象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切,果然是猎熊者吗?我就好奇你身边的亲卫队都去哪了,居然只派一个小丫头跟着你,就算要延续你们家族的血脉也不需要这么着急啊。”

    “我能杀了他吗?”网虫可没有洛萨那么好的素养,若是有人敢在酒馆里和她这么说话,那人最好做好断手的准备。

    “别,我还等着看哪个女子能为他诞下泰勒瑞尔家族的血脉呢。呵,这次瘟疫之后应该会有不少领地需要一个新的领主,你想好自己的家徽应该怎么画了吗?马库斯大人?以我这个王国通缉犯的拙见,一只肥驴子应该是不错的选择。”洛萨虽然没有露出脸,不过想来他此时的脸上表情应该和平时相差甚远。

    “你!”马库斯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不过恰好在这时,一阵马蹄声打断了他和洛萨的口角。

    “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珂兰蒂在马上问道。

    “不,你来的正好,不然我们的出发时间可能还要延后一场决斗。”起司难道说了个笑话,他歪着头看向两位伯爵,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灵光让两人老实了下来。

    “好吧,看来罗兰先生选择不来是对的。”绿色眼睛的女巫笑着说道。老魔术师决定暂时留在王都,而不是和起司一行人一起北上,他的理由是这把老骨头受不了这么高强度的旅行方式。而法师也无意勉强,只是约定好了等他从溪谷城归来,再和老人好好聊聊。王都有罗兰和爱米亚两人压阵,倒也让人走的放心。

    起司听闻耸了耸肩,爬上了马车。“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