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在篝火旁
    “噼里啪啦”柴火在火焰的灼烧下不时发出响声。这是起司等人离开王都后在野外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寒风,星空,只是缺少了北方国度里悠远回荡的狼嚎。“这附近一头狼都没有,不,不只是狼。有什么东西将这片土地上比拳头大的生物都扫除了。”抱着大捆木柴返回的杰克随意将一根枯枝扔到篝火里抱怨道,他本来想用新觉醒的狼巫能力向野狼问问周围的情况。“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些老鼠,我们该庆幸的是它们并不喜欢吃树。”马库斯说着在暂时作为长椅使用的原木上改变了一下姿势,试图让自己的屁股在粗糙的树皮上坐的舒服一些。

    “其实鼠人的消化器官是足以食用植物的。只不过大部分原生鼠人都被嗜血**冲昏了头脑,对于其它可食用的东西视而不见。”起司用小刀削着某种根茎,已经经历过旅行生活的法师对于这种需要动手的劳动渐渐熟练了起来。再说为了能早点吃上热食,他并不介意放下施法者的身段来做些杂活。“那我们更应该感到高兴了,要是那些老鼠学会了吃草,我们就只能一路啃着冰冷的干粮到青山堡了。”年轻的国王之手耸了耸肩,挥舞着手中冬麦粉压制成的饼,满脸的不悦。他讨厌冬麦的味道,那苦涩的口感让马库斯不自觉的想起童年家族的窘困。

    “或许我们尊贵的泰勒瑞尔大人如果愿意动动手,帮忙干些事情,我们现在就能开始做饭了。”洛萨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黑山伯爵正在为马匹准备今晚的草料,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不能放任这些温顺的动物自由的啃食野草。“哦,是吗?但是我认为按照个人能力分配工作才是最合理的途径,比如我现在就要考虑怎么说服青山堡的那个死脑筋领主,而你,则更适合继续喂牲口。”马库斯这话一出口,起司等人就一齐翻了个白眼,然后从篝火旁离远了一点。按照这一天下来的情况,这往往意味着两位伯爵间新一轮口角的开始,而他们是如此热衷于这种小孩子才会进行的对抗,以至于其他人现在已经连阻止的兴趣都没有了。

    “他们又开始了?”珂兰蒂捂着耳朵穿过两人跑到起司身边坐下问道。法师想要说话,不过考虑到另外两人越来越大的声音,他颇为无奈的打了一个响指,于是洛萨和马库斯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发声了!“不论你做了什么,赞美你。”狼行者朝起司点了点头,开始在篝火旁支上架锅用的木头。

    法师歪了歪脑袋,他并不希望在这种事情上使用魔法,但是他更害怕那两个人的争吵会让自己不小心割到手指。“帐篷搭的怎么样了?”女巫想了想,“搭好了,就是我不太明白爱尔莎为什么不让我用藤蔓加固。那些帐篷看起来一阵风就会倒,而且根本没法把身体都装进去。”起司眨了眨眼睛,因为他已经看到红发的老板娘正在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珂兰蒂过于封闭的成长环境让她在很多细节上都显得缺乏常识,而女巫天生的施法能力,则让她在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趋向于不去使用普通人“低效率”的工具。而这种毫不在意代价的随意施法,是起司这样的法师也难以想象的事情。

    总之,一行人的晚餐在喧闹中过去了。和一开始从龙脊山下出发的小队相比,起司能明显感觉到这一次的旅行热闹了起来。法师回味着口中野菜汤的味道,坐在木头上仰头看着星空,笑了。难怪那么多的施法者都愿意在他们的研究生涯中挤出一点时间去参加几场冒险,这感觉真不错。时间,渐渐过去。首先是体力消耗最严重的女巫,珂兰蒂这一天下来看什么都新奇,也就成了第一个抵抗不住疲惫的人,她在吃完饭之后就开始靠着爱尔莎的肩膀打起了瞌睡。老板娘不得不将这位小姐小心的抱上马车。虽然这个决定受到了女士们的强烈反对,可杰克等人还是坚持让她们睡在相对舒适的车厢里。洛萨和马库斯两人先不说,转化成了狼行者的亚历山大有着充足的理由让蒙娜和爱尔莎也放弃守夜,他一人守夜的效率远比轮班制来的高的多。至于网虫?女佣兵乐得清闲,既然男人们都想要表现,她自然也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结果就是,当女士们陆续离开,篝火旁就只剩下了起司,洛萨,杰克和马库斯。“你这胖子体力倒是不错,我还以为你会早早去睡觉呢。”黑山伯爵不放过任何一个挖苦的机会。“呵,我可没有你这个蛮子那么大劲头。事实上,我确实挺想去睡觉的,休息才能更好地工作,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不过,我想有些事情没说清楚之前,我恐怕想睡也睡不着吧?起司先生。”火光下马库斯肥胖的脸印出重重的阴影,虽然他的口气很是严肃,但这场景却还是透着一股滑稽。

    法师点了点头,他示意了一下杰克,狼行者知趣的起身离开去戒备周围的黑暗。洛萨见此也伸了个懒腰后站了起来,“啊,饭后还是去运动运动的好,我去帮杰克放哨,你们先聊。”说完,他不顾马库斯诧异的眼神,径自离开了。

    “我还以为他会是听的最起劲的那个呢。”国王之手看了一眼洛萨之前的位置,复杂的说道。“如果黑山伯爵真的讨厌你,他会用手里的斧子来表达,而不是那些幼稚的,天哪,你们怎么叫这种情况?真想看看西格特陛下看到他最寄予厚望的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吵架的样子。”起司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道。

    “相信我,在洛萨沉迷带兵打仗前,陛下没少为我们调停。”马库斯笑着,捡起一根树枝捅了捅篝火,溅起一片升腾的火星。“那他确实是我见过最好脾气的君主了。”法师歪着头说。“听您的话,您见过不少国王?”起司想了想,似乎是在默数着什么,“是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些不值得记住的蠢货,而相比起那些让人光听名字就觉得无趣的家伙,马库斯先生,您就有趣多了。能从魔鬼手里偷走东西的凡…普通人,这种事情可不多。”

    “会和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以平等的身份交流,还愿意亲自拿刀削野菜皮的巫师也不多。起司先生,首先,请允许我为之前见面时对您的冒犯说一声抱歉。陛下说的对,我对您和您生活的世界太过陌生,这让我……有些害怕。”起司没想到马库斯会这么说,他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肥胖的贵族露出恭敬的表情,然后释然一般的笑了笑。

    “谁说不懂魔法的人都不值得交流,那些故步自封的家伙,才是真的蠢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