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所盗之物
    解除了最开始的猜忌,或者说,起司和马库斯都在这第一轮的试探中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们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一些。至少通过几句话,二人间初步建立了信任的基础。而法师知道,夜晚是短暂的,他绝对没办法用一晚的时间让像马库斯这样的人向自己袒露一切,所以他选择先问最重要的问题。“我先坦白一点。在见到您,准确的说是我抵挡王都之前,我曾经和某个魔鬼达成过交易,作为代价,它要求我为它寻回某些,被人盗走的东西。”

    肥胖的国王之手笑了笑,“丝毫不意外。多年以来,它一直在试图找方法把那东西收回去。不过魔鬼的律法,如果它们有的话,那东西似乎限制了它,让那个带着面具的奸商没办法直接来找我讨要。您不是第一个被骗来找我麻烦的人,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起司挑了挑眉毛,“呵,听起来您很有把握在我手中保护好那东西?哪怕在眼前这样的环境里?”他说着歪头指了指马车,示意这个小队中的人和自己都是站在一边的,如果此时法师要编出一个名目来伤害马库斯,他将毫无反抗的余地。

    “这种话还是别再提了吧,您和我都明白,不管那魔鬼怎么想,在这场瘟疫里我们起码不会是敌人。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陛下将保护我的任务交给了您,可,尽管我们的国王在小事上经常犯糊涂,但他从未让苍狮人失望过。”马库斯喝了一口脚边杯子里的液体,那是爱尔莎从罗兰那里学会做的一种青草茶,绿色的汤水中多少有些土腥味,但入口淡淡的清甜足以让人忽略它的缺点。

    法师点了点头,“确实,西格特陛下是一位十分睿智的君主。他的胆量和智慧都令人印象深刻。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他的决定感到担忧的原因…”说着,起司转头遥遥看了一眼背后的黑暗,那里是苍狮王都的方向。“同时派出了我和阿提克斯大人,还是在知道您和洛萨即将离开王都的时候,这不是个稳健的决定,但确是能最快恢复王国秩序的做法。这险棋背后陛下或许还有自己的想法,那不是我这个臣子可以揣测的。”荣誉伯爵轻轻道出了法师的忧虑。

    “是不可以,还是不能?”起司看似不经意的笑着问了一句。马库斯只是摇了摇头,“不可以就是不能,我对洛萨信奉的骑士精神嗤之以鼻,但人,总不能只为了牟利活着,那样很容易就会迷失。所以忠诚,对赫恩家族的忠诚,是我给自己定下的底线。”他的口气不像是说笑,而这也就意味着哪怕国王真的打算出卖他的财务大臣,马库斯也不会反抗。这种忠诚,起司难以评论好坏,不过他相信像马库斯这样的聪明人,也不需要他的建议。

    “好吧,那我们就不谈那位陛下脑子里在想什么了。”法师十指交叉,隔着阴影看着篝火对面的人,“说回你吧,马库斯,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很好奇,仅仅是好奇,你从那个魔鬼那里到底偷了什么。”

    肥胖的男人拿出一条丝绸手帕擦了擦额头,“就叫我马库斯吧,其实大人来大人去的我听着也很别扭。好奇吗?那可真是荣幸,因为据我所知,您调查整场瘟疫的动机也不过是好奇罢了。不过总之,这没什么好在您面前隐瞒的,即使您不提问,我也会主动来寻求您的建议。毕竟,那该死的怪物已经纠缠我太久了。”

    马库斯说完,又喝了一大口青草茶,似乎在以此压制内心的悸动。一杯茶水下肚,他看着空了的水杯再次开口,“这东西味道真不错,希望爱尔莎小姐愿意把配方告诉我,这样等我哪天失去了官位和爵位,还能靠卖茶水为生。哦,我又跑题了对吗?真抱歉,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可是到了开口的时候还是需要勇气的,而我一向不是勇敢的人。不过还是说出来吧,我从魔鬼手里偷走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他放下杯子,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智慧。准确的说是超越常人的思考速度和全面的思考方式。”

    起司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听到对方的回答后陷入了思考。智慧,这是一个有些出乎了法师预料的答案,他原本以为马库斯只是偷了魔鬼的某些具有魔力的物品,那样的话他总能找到可以替代的东西,但智慧,这就棘手了。“什么时候?”他问。“什么?”“你,什么时候获得了这份,智慧。”马库斯沉吟了几秒,“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刚过完一个寒酸的生日。距今大略十四年零五个月。”

    “呼…”法师深吸了一口气,十四年,这份不属于他的智慧跟了他十四年。国王之手的脸色在起司长久的沉默中变的难看起来,没有人喜欢等着别人宣布自己的将来。终于,在前者的脸色由白转紫之前,巫师开口了,“我就直说了吧,在我知道的所有事物中,你偷走的这一种是最危险的东西之一。如果处理不好,你可能在剥离后变成一个白痴,因为这份不属于你的能力,已经通过时间和你难以区分,而那不是我们愿意见到的结果对吗?”

    “是吗,变成白痴啊。”得到结果的马库斯倒是表现的没有那么激动,他的脸色依旧很难看,但表情却显得相当平静,只是他颤抖的手出卖了这位伯爵,“那恐怕是连青草茶都卖不了了。”起司不忍心看到对方这幅样子,“别这么悲观,我说的是最糟的情况。且不说智慧这种东西剥离多少才算还清,现在还没决定我们是不是要这么做。”

    法师的话给了马库斯希望,他抬头看着起司的眼睛,“你是说,我还有其它路可以走?”“我想是的,不过和魔鬼打交道的事情,我需要咨询一些更专业的意见。不必担心,我见过更糟的情况。现在,为了我们明天还有体力继续旅行,我想是时候休息了。”起司模棱两可的回答道,算是先给了对方一颗定心丸。

    等马库斯将信将疑的去休息之后,法师仍然坐在篝火边,看着燃烧的火焰,沉思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