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活饵
    “你们!嘶嘶”蛇头人说着朝小男孩挥了挥手,威胁他退回之前的角落,从佩格身边移开。这些邪教徒虽然并不认识佩格,不过它们却能感觉到这个女孩的不同,这是地穴之母的馈赠,转化成异类不仅增强了它们的身体素质,对于那些阴影下的东西,拉德诺们也比普通人类要敏感上不少。

    “嘶,她,我们该怎么处理?”另一个蛇头人询问起来,它们只是众多教徒中的一小队,负责为探索隧道的同类提供一个安全的休息场所。而佩格的出现显然超出了这些小卒能处理的范围,它们必须请示更高层的指令。“我带她去见,嘶,主祭。”发现了女巫的拉德诺站起来,摇晃着它长满鳞片的脖子,看向墙边长着墨绿色长发的女孩。“通道里不安全,那些老鼠也在这里。”提出问题的怪物有些担忧的说道,它虽然有着对地穴之母忠诚的信仰,但鼠人的疯狂却令人不得不考虑独身行动的危险性。

    起身了的拉德诺看了看同伴,又环视了一圈这狭窄的庇护所,它明白为了保证这个安全空间的存在,就不能让同伴和自己一同上路。既然如此的话…“你,嘶,过来!”蛇头人说着,走到一旁,将刚刚坐下的小男孩一把拉起来。“诱饵。”它对其他拉德诺解释道。鼠人进食的样子在场所有人都见过,那些长毛的家伙可不是什么深谋远虑的猎食者,也没有一网打尽的概念,对于噬血的鼠人来说,眼前的肉要优先吃掉。而一个活泼的孩子,他没有办法对身强力壮的拉德诺造成威胁,却足够吸引残暴野兽的注意。

    其它的蛇头人纷纷对它们兄弟的主意表示赞同,这里离主祭所在的区域并不是很远,而且主祭的身边有大量的精锐战士保护,不必担心鼠人的问题。带上这个保险,由一个人押着小女孩的计划就显得可行了很多。

    “嘿,放开我!”对自己被当成了诱饵的前途浑然未决的小男孩用他的拳头打在长满鳞片的手臂上,他不喜欢别人抓到半空中。“闭嘴,小子!”蛇头人张开它的大嘴在男孩面前低吼着,它嘴巴里的腥臭气息令孩子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我看你应该先打断他的腿,嘶,这样他就不能跑了。”篝火旁的怪物中有一个说道。“不,应该割了他的舌头,他太吵了,会把老鼠引过来。”另一个提出不同的观点。“可是如果割了舌头,那些老鼠会不会对他丧失兴趣?”…

    “停下!嘶”提着小男孩的蛇头人喝止了同伴间的讨论,它用竖瞳看着手里的孩子,伸出分叉的舌头舔了舔后者的脸颊,这样的恐吓令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塞住他的嘴,捆住他的手,这样既可以让他走路,遇到老鼠的时候也不怕它们发现不了。”这可怜孩童的命运就在这句话后被决定了下来。他的双手被粗糙的麻绳绑了一大截,这样的束缚别说是小孩,即使是精通逃脱之术的盗贼恐怕也要费上一番气力。而塞在男孩嘴里的,则是他麻布上衣的一部分,诱饵可不需要衣服。

    出发准备完成,蛇头人有些犹豫的走到佩格面前。“你,跟我,嘶,去找主祭。”女巫抬起头,她注意到了对方肩膀上扛着的男孩,生长在混乱环境中的佩格很快意识到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可没有为这个想要给她吃老鼠肉的孩子感到任何的伤感,事实上见到对方狼狈的模样,女巫还挂着泪痕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看到冒犯过自己的人落入困境总是让人愉悦不是吗?

    “好吧,我跟你走。”佩格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她见过这些那个所谓的主祭,在库伊拉身边的时候,因此她相信只要见到那个人,她就会得到应有的尊重。而对方也会想尽办法为自己接触那该死的咒印。拉德诺没想到佩格会这么配合,它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个女孩,更加认定她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在其它狂信徒和囚徒的目送中,这只押送小队踏出了庇护所。蛇头人在黑暗中不需要照明,而女巫虽然魔力被封住,但是异于常人的身体结构还是让她们在夜视方面比人类强上不少。至于那个小男孩,他只需要跟着手上的绳子走就可以了,没人在意他是不是需要照明。踏出楼梯的那一刻,走廊中不知从何方吹来的阴风令人胆寒,饶是拉德诺也得小心谨慎的观察隧道中的痕迹。再等等,等伟大的地母从深眠中醒来,这里就将变成只属于我们的圣堂。

    “嘻嘻,你很害怕吧?”佩格背着双手,饶有兴致的在男孩的耳边轻语着。“我告诉你哟,只要我们碰到鼠人,你就要被抛下喂给它们喽。”她喜欢恐吓,喜欢看着别人在自己的话语下惊慌无措,那令她满足,让她确信自己是一名强大的女巫,而不是会被人任意揉捏的小女孩。“尽情害怕吧,你最好祈祷那些老鼠闻不到你身上的恐惧。那样,你还可以多活一会,不过也就只是一会。”佩格很清楚,即使他们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的找到了那名主祭,小男孩的命运可能也是当场被杀。没有邪教徒会带着一个毫无用处的孩子穿行在危机密布的地下。

    男孩看着佩格,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对自己说这些话,这个大小姐是被吓疯了吗?她难道没有意识到她自己也处在同样的险境中吗?他们该做的,难道不是利用这个蛇头怪物的粗心大意找机会溜掉吗?他不懂,孩子对于世界的认识本就是不完全的,更别说是刚刚经历了熔铁城崩塌这种成年人也无法相信的巨变,所有曾经适用的法则都已经失去了效用。

    在这一大两小的队伍在通道中摸索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背后已经悄然多了一条尾巴。喀鲁斯的隐藏了双眼中的火焰,饶有兴致的看着女巫和小男孩之间的互动。他想起自己以前似乎也是这样的,因为血脉的关系被那个所谓的“父亲大人”当成狗一样使唤,残忍的杀死其它生命,仅仅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愤怒。这和受尽了绮莉欺负的佩格何其相似?但如今的魔裔已经不会那么做了,他是杀手不假,但杀手,也有自己的道路,他不再是活在那双眼睛下的可悲的子嗣。而这一切,全是源于一个同情心泛滥的矮人和一个愚蠢透顶的人类。那么,你能否遇到那个把你从盲目仇视的深渊里解放出来的人呢?我很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