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巧手
    排除观察女巫的恶趣味,喀鲁斯还有一个理由让他没有在发现这个小队的第一时间采取行动。他听到了拉德诺之间的对话,魔裔有理由相信,那个它们口中的主祭会知道通往地面的道路。而一个如此有分量的人质,也可以为熔铁城幸存者的逃生增加可能性。听起来有些疯狂不是吗?一个势单力薄的杀手居然打算去挟持在重重卫兵保护下的敌方高层,更别说作为邪神的主祭,其本身也必然有着远超一般信徒的强大力量。但这对于喀鲁斯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多年的磨炼和来自血脉悠长的生命让他的身手没有像自己的朋友们那样随年华衰落,反而将每一项技术都锻炼到了相当可怕的地步,对于魔裔来说,此时的他才是正当壮年。

    致命的杀手停止了自己的脚步,他听到了远方的轻微响动,响动传来的方向正是前方三人前进的方向,这只小队在鼠人遍布的地下迷宫中还是太过于招摇了。喀鲁斯歪着头想了想,他在思考要不要放弃顺藤摸瓜的计划在这里就将佩格带走,因为如果来袭的鼠人数量过于庞大,即使是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带着女巫全身而退。可是看着还在小男孩身边嘲笑他的佩格,算了,还是再等一下吧,或许让这个女巫受点惊吓可以让她老实一些。魔裔笑着,伸手抓住并不算光滑的墙壁,整个人攀登进了通道上方的黑暗里。

    蛇头人很快也察觉到了不对,它在空气中吐动着的舌头嗅到了某些不友善的信号。爬虫类特有的竖瞳冷冷的看着身后的小男孩,“看来是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鼠人来的很快,它们总是这样,拼尽全力奔跑,拼尽全力觅食,然后因为用力过猛而遭受饥饿的折磨,这是野兽的悲哀,永远不懂得停下一成不变的生存方式思考更好的途径。但这也是野兽的天赋,若人可以像它们那般纯粹,耐心和坚持就不会是受人尊敬的品格。

    老鼠在黑暗中不需要视觉,虽然它们确实拥有在幽暗环境下睹物的能力,可更多时候,听觉嗅觉以及嘴边的绒毛都可以提供更精准的信息。当三只鼠人出现在通道拐角的时候,它们甚至是闭着眼睛的。“咕噜”男孩咽了口唾沫,虽然他看不见前方的情景,但预感告诉他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蛇头人拔出握在腰间的匕首,这里已经离主祭所在的区域不远了,只要将这个孩子当成饵食,它就可以带着女巫轻松通过。这么想着,残忍的怪物用另一只手拉过男孩,在他的手臂和腿上分别划了几刀,这些伤口不至于致命,可流出的鲜血足以吸引鼠人的注意。“呼!”果不其然,闻到了血味的鼠人开始发出难耐的声音,它们加快了朝这里奔跑的速度。

    拉德诺退了一把男孩,用幸灾乐祸的声音说道,“跑吧,小子,为了你自己。嘶”恐惧,占据了男孩的内心,他一获得自由就本能的朝着与另一边奔跑起来,即使他知道最后自己终归还是会被那些噬血的怪物追上,可能多活一秒是一秒,求生的本能控制了他。直到,他跑过佩格身边,一缕墨绿色的头发在他的耳边轻轻扫过。如果我逃跑,那这个女孩会怎么样呢?这一次自己可以为蛇头怪物吸引鼠人,那下一次呢?是不是就轮到她了?我们总说仇恨是盲目的,可善良又何尝不是呢?当你认定一个人需要帮助,那么你就不会思考其它的可能性。至少一个孩子不会如此快的改变自己的心意。

    于是在三双惊讶的眼睛里,已经跑出去一些的男孩居然自己折返了回来!他凭着刚才蛇头人推搡自己的感觉判断着对方的位置,拼尽全力的朝对方撞了过去。喀鲁斯的嘴角在看到这一幕难以抑制的上扬,真不愧是那个死矮子的领民,一个个都是矮人的性子。“快跑!我拖住它!”男孩在跑过佩格身边的时候对她大喊道。而女巫则是被这疯狂的举动吓到了,她长大了嘴巴,满眼的不可置信。

    “碰!”“混蛋!杂种!”男孩和怪物撞在了一起,两人在地上滚作一团。前者拼命用双腿缠住蛇头人的腰,不让对方把自己甩下去。“跑啊!快跑!”稚嫩的童音因为激烈的嘶吼而沙哑,一个饥饿的孩子要如何控制住可怖的拉德诺呢?长满鳞片的拳头一下一下的重击着男孩的脸颊,将原本平整的皮肤打出大块的淤血和伤口。“嘶!从我的身上滚开!”蛇头人咒骂着,它能看到鼠人已经离自己很近了,再这样下去它将和这个小子一起变成老鼠的食物!为了保命,现在的它已经顾不上让这个孩子保有奔跑的能力了,它举起刚才划伤了对方的匕首,朝着男孩的脖子刺下去!

    魔裔咧开嘴,笑了。他看到那个孩子在即将被杀死的时候本能似的松开了自己的双腿,举起他被绳子捆住的双手,用那些粗麻编成的绳子挡住了这本该切开喉咙的一击!“啊!”稚嫩的声音呐喊着,却不是因为疼痛,这个孩子表现出了与他外表不符的坚强,刺进绳子中的匕首实际上还是刺中了他的左手手背,锋利的铁刃贯穿了他的手掌,但是他没有因此而放弃,被解放出来的右手死死的抓住蛇头人握匕首的手,不让它将武器拔出去。他现在不像是一个人类的孩子,倒像是一只为了生存而拼尽全力的野猫。

    “为什么?”佩格看着眼前的一幕,喃喃道。聪慧如她,当然很快明白了男孩的意图。可为什么?为什么他敢转身返回,更早的去面对死亡?为什么他拼死也要给我争取一个完全不需要的逃命时间?他难道不明白,我和他不是一样的吗?女巫的脑袋完全混乱了。

    “这世上总有些人,他们或许是天生得来,或许是后天养成,天真的像是完全不能看见这世上的污秽。他们是瞎子,看不见我们和他们的不同;他们是聋子,听不见我们咒骂他们的恶毒言语。不过我觉得,他们只是傻子,傻到会牺牲自己来救我们这样的,东西。”喀鲁斯的低语在佩格耳边响起,一个**着上半身,皮肤上燃烧着可怕魔纹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像是刚从锻炉里掏出的剑从他的手掌中缓缓伸出,随着男人活动自己的脖子,女巫可以看见他头上蜿蜒而出的羊角。

    正在伤害男孩的拉德诺也看到了魔裔的身姿,只不过比起其他东西,它更注意到那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呼…”带着硫磺气味的呼气从喀鲁斯的嘴里飘出,即使是鼠人,也为这可怕杀手所折服。“我见过你信仰的神邸,那所谓的地穴之母。”两点魔火飞速接近,一瞬之间挂在蛇头人身上的孩子就被魔裔单手摘了下来,而他另外一只握着长剑的手,已经将锋利的剑刃放到了狂信徒的肩膀上。“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走上信仰祂的道路,也不在乎。我只是想在你死之前跟你说一声我的看法,在我看来,比起信仰那团铁疙瘩,你还不如信仰这个孩子。”

    血花,飞溅。双眼睁着老大的蛇头在空中转了几圈,落到鼠人的面前。就在佩格以为事情会随着魔裔的出手而结束的时候,喀鲁斯却再次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他将男孩放到地上,完全不管对方因为自己的样子而感到害怕,魔裔将手掌按到孩子头上。“这能让你暂时获得在黑暗中睹物的能力。看着我怎么干的,因为接下来,就轮到你了。”说完,喀鲁斯猛地冲向那三只还在观望中的鼠人,烧红的长剑干净利落的杀死了其中的两个,然后看似失误一般的避过了第三只鼠人的要害,斩断了它的一只前爪。

    “叮当!”魔裔将蛇头人之前用过的匕首踢到男孩的脚边,看也不看背后负伤惨叫着的鼠人。“捡起匕首,杀了那只老鼠。否则,我就杀了那姑娘。”

    双眼中含着泪水的孩子颤颤巍巍的蹲下身,用完好的右手拿起了匕首,这把匕首对于他来说有些大了,也相当重。可他没有放弃,他仔细回忆着刚才自己看到的魔裔的动作,将手里的武器想象成长剑。

    喀鲁斯走回佩格身边,伸手了女巫的脑袋,强迫她必须直视正在发生的事情。“好好看看吧,看看你眼中一文不值的凡人能有多大能耐。”

    “噗呲!”通道在一次刀刃刺进**的声音后重新回复了安静。鼠人,倒下了。男孩,还站着。他的胸口上被鼠人的爪子划伤,袒露的稚嫩身体上皮肉向外翻起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有些人不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永远也学不会战斗,可是有些人,他们天生就是战士。”魔裔走到男孩身后,刚好接住后者倒下的身体,他看着被死死的攥在手里哪怕晕眩也没有放开的匕首,“看,这小子第一次拿刀就比那些蛇头的家伙强上这么多。天生巧手,我记得他们是这么说这种人的。”说着,喀鲁斯的手上燃起些许的火焰,他将着火的手掌按到男孩的伤口上,一股烤肉的味道迅速弥漫开来。

    “既然一个人类可以有精灵当扈从。我想我也可以。”杀手露出满嘴锋利的牙齿,看着怀里晕过去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