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精灵的行军
    在魔裔又一次捕获了佩格的时候,离熔铁城约莫一天路程的旷野中,一支军队在默默的行进着。他们和所有的人类军队都不相同,没有刻意强调的口令和步伐,行进中的队伍却保持着微妙的阵型,没有鲜亮的铠甲和醒目的旗帜,这只队伍仿佛与路旁的野草融为了一体,安静,迅速,当他们走过,那感觉好像只是风吹过草茎般自然。这是精灵的队伍。

    来自苍狮西南边界森林里的精灵们走在毫无遮挡的天空下,这种异常的空旷感令熟悉森林生活的他们多少有些不适。但沉稳的巡林者们知道不论在怎样的环境中,冷静的观察和镇定的思考都是生存的不二法门。除了某些特殊的个体…

    “嗝!”懒散的趴在一头雄鹿背上的亚特伍德打了一个酒嗝,这个有着绿杖之名,同时还是巴克姆导师的精灵长者和守卫在他周围的精灵战士完全不同,当然这不仅仅是指外观上老精灵那一头堪称艺术的头发,而是说这位力劝族人们加入对鼠人战争来的始作俑者自己好像对战斗本身显得并不那么关心。

    “长者,我们已经很接近那个矮人的城市了。可是斥候仍然没有在地平线上发现任何的建筑。”一个穿着皮质镶铜铠甲,有着金色长发的精灵骑着另一匹较小一些的雄鹿来到亚特伍德身边,恭敬的说道。他的头上戴着一条由三种不同植物编制而成的头环,由此可以得知,这个精灵的年纪应该已经超过了三百岁,他也正是这支军队的领袖。可即使是活了将近三倍于常人寿命的精灵战将,在绿杖面前也会表现的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人般拘谨,在一众的长者中,亚特伍德是最为特殊的存在。

    “会看到的,会看到的。”醉眼稀松的长者随意的回答道,他晃了晃手中空了的木质酒壶,将其随意挂在身前的鹿角上。“叫猎人们准备好弓箭和短刀吧,嗝,这空气里的血腥味吹了这么远还没有消散,等我们到了目的地,恐怕会迎来一场大战。”

    穿铠甲的精灵皱了皱长眉,“长者,我还是不明白,即使我们要加入这场战争,也没必要和人类合作。凭我们的力量,足够肃清那些扭曲的生物,更何况,这片土地的领主还是一个矮人。”他在说话的时候视线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握着缰绳的左手,原本应该如艺术品般修长的手指如今只剩下三根,他的无名指和小拇指竟是不知因何缘故齐根被砍断!而在提到矮人的时候,精灵将军能够感觉到自己左手断指处传来隐隐的疼痛。

    “姆洛斯,你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好几十年了,何必抱着那些仇恨不放手呢?”绿杖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的后辈,他很清楚姆洛斯对矮人仇恨的由来,几十年前一群疯狂的矮人佣兵侵入了森林,他们肆无忌惮的使用着铁器砍伐树木,还杀死了遇到的一小队巡林者。当更多的精灵们顺着绿之子的哭声赶来时,那些活了不知道多久的树木已经连根须都被从土地里挖了出来。那些矮人声称在那片地下有着极具价值的矿藏,为此,他们毫不犹豫的摧毁了覆盖在泥土上的东西。

    姆洛斯冷哼了一声,眼睛中闪过一丝戾气,“矮人都是野蛮的破坏者,他们只醉心于那些无生气的石块,对于活着的东西没有丝毫感情,他们是世界的祸害。”事实上,将军的话也很有代表性,几乎所有精灵厌恶矮人的原因皆是如此,在热爱自然的精灵眼中,矮人对于矿物和创造的热衷就成了对自然世界肆意妄为的破坏,他们挖空山体来寻找宝石,砍伐森林来点起高炉,如果说人类的短视尚且可以归结于他们寿命所限,那么矮人的行为在精灵看来就毫无宽恕的可能。

    绿杖撇了撇嘴,不置可否的歪过头去。“新生和毁灭,维持和突破,我们和他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就和我们与那些被称为鼠人的生物一样。一切皆起于自然,终将归复于自然,又有什么好争辩的呢。”老精灵说着,从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里抓了抓,随着一阵抗议似的叫声,一只小巧的飞鸟被他抓了出来。“去,帮我看看那座城市发生了什么。”不到巴掌大的小鸟听了绿杖的话眨了眨眼,张开翅膀飞上了天空。说也奇怪,当这只小鸟升空之后,它身上的羽毛在阳光下开始飞速的伸展,当它掠过精灵们的头顶,哪里还有之前的样子,那分明是一只有着红色尾翼的巨鹰!它的翼展至少有将近两米,亮红色的尾羽在空中留下显眼的轨迹!

    似乎是被亚特伍德的行动提醒,姆洛斯也抖了抖缰绳,催着胯下的雄鹿走到队伍前方,“巡林者们,放出猎鹰,让我们会飞的朋友做我们的眼睛。”随着他的命令,队伍中开始有大大小小的黑影升空,那是精灵们驯养的战鹰,它们可以为主人提供更高更全面的视野。空旷的天空中很快就出现了大量盘旋着的影子,这样的地形比森林中更适合鹰类的发挥。

    老精灵抬起头,用手掌搭在眼睛上遮挡阳光,“啊呀呀,这下可就等于告诉别人我们在这里了呢。看来战斗会提前发生啊,不行,我得赶紧多喝两口。”亚特伍德边说边摘下鹿角上另外一个酒壶,顺便提一下,精灵长者骑着的这只雄鹿头上至少挂了十个这样的容器。若不是他坐下的这只鹿已经习惯了绿杖的行为,它说不定会把这个老家伙一个翻身甩出去。

    盘旋而上的巨鹰用它锐利的视线俯瞰着大地。没有人管理的田野已经出现了破败的倾向,从没见过的压痕在麦田里到处都是,根据巨鹰的经验,能产生这样的痕迹,那种生物的体型应该和自己的主人差不多,只是这数量却要多很多就是了。看来最近可以吃到比松鼠大上不少的食物了,但愿它们的味道比松鼠可口。拍动双翼继续前进,巨鹰看到了更多的景象,一些零散的小型营地,不过看来应该已经废弃,否则当自己飞过的时候不可能没有人钻出帐篷张望。而或许是动物的直觉吧,这位天空中的斥候本能的觉的这些营地最好还是不要贸然接近的好,在营地里弥漫着一些很…难以描述的气息,而这种气息在前方的大土堆里更加明显。等等,那不是土堆,那是一片巨大的废墟!

    于此同时,一些穿着褐色长袍的人抬起了他们的头,这些在地面废墟上搜索幸存者和可用物品的地穴之母教徒,发现了天上的窥视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