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自由的承诺
    其实在将佩格找回的时候,喀鲁斯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他完全可以带着女巫回到熔铁城幸存者们组成的阵地,将后者先交给烈锤大公再做打算,可是魔裔没有那样做。杀手很清楚人的极限所在,他记得在离开阵地时那些士兵看向他眼睛里的东西,希望,最后的希望。人类不是适合在地下生活的种族,长时间看不到阳光和狭窄压抑的生活环境足以让正常人发疯,更别提那些堆积起来的排泄物。这些喀鲁斯再清楚不过,因此,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去走那条安全的道路,想要说服那个死脑筋的矮人离开这里,必须带上烈锤的领民,想要带上烈锤的领民,必须找到那个主祭。这无疑是一个极为危险且相当困难的任务,但魔裔对自己的身手有绝对的自信。

    那么会产生影响的隐患就只剩下一个了不是吗?小女巫察觉到了看向自己的视线,她犹豫了两秒,用最小的动作将自己的脸转向牵着她的杀手。“你应该猜到了我要干什么对吗?”魔裔似乎已经适应了他新的外貌,他甚至可以在说话时控制自己舌头的颤抖来发出相对而言更加标准的发音。但这并不意味着佩格会减少任何对前者的恐惧,她张了张嘴,尝试了两次后终于说出完整的句子,“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女巫的保证在喀鲁斯看来毫无意义,他很清楚这些口口声声说着不会反抗的人质一有机会就会逃跑,但现在情况又没有时间让他真正让佩格屈服,所以他决定像自己血缘上的父亲那样,做一些魔鬼该做的事。

    “我们来谈笔交易吧。”魔裔习惯性的笑容在蛇头上表现出的效果更像是攻击前的恐吓,“我知道你们参加了对熔铁城的战争,可是你看看周围的样子。那些幸存者不会太在意最后被吊死的战犯里少一个女巫的。而那个灰袍巫师也和你并没有过节,所以,如果你能配合我从那个主祭的嘴里套出出口的情报,我也许可以让安德烈放了你。”

    佩格咽了咽口水,她当然想要一口答应魔裔的条件,可是女巫转念一想,虽然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是她被对方挟持,但想要获得废墟出口的位置,自己的帮助也是喀鲁斯必须的东西。这场交易的主动权,实际上是在自己手里。想到这一点,佩格心中的恐惧稍微减少了一些,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发出颤抖,说道,“那些地穴之母的教徒和我们有盟约,我在他们身边一样可以得到庇护。”

    “庇护?我想软禁才是更贴切的说法吧。你们和这些人,”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拉德诺,“你们之间的盟友关系有多脆弱需要我来提醒吗?或许碍于你的身份,他们确实可以给你提供一些礼遇,但想想吧,落入这些为了追随邪神什么都不管的疯子手里,你真的安全了吗?一个无法施法的女巫,在哪里都不会自在。”魔裔并不担心女巫和自己讲条件,或者说作为提出交易的那一方,他还怕佩格因为恐惧而不敢跟着思考。

    喀鲁斯说的话正中佩格的靶心,女巫明白,只要自己的魔力仍然在封印中,那她不管在哪方势力的庇护下,都只能作为一个自由受限的人质。说到底,让咒鸦解除对自己的魔力的限制才是她真正关心的事情。可,解除灰袍法师的诅咒,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有能力让我恢复魔力?”女巫狐疑的说道。

    杀手歪了歪脑袋,这一点上他其实也说不准,虽然他猜咒鸦应该并不在乎这个女巫俘虏,可时局如此,难免咒术师有什么其它的打算。不过这些担忧并不需要透露给佩格,这也是魔鬼惯用的伎俩。“除了我,你还能找到什么其他更有把握的方法吗?”喀鲁斯的回答看似回答了女巫的问题,实际上却没有给出任何承诺,这样即使事后证明他确实没办法说服咒鸦,女巫也不能指责他违反了交易。

    “唔…”绿色长发的女巫低头思考起来,她虽然还没有察觉到魔裔的语言陷阱,不过还是本能的觉的对方的承诺不能完全相信。可她同时也清楚和地穴之母教徒间的盟约确实如喀鲁斯口中的那般,她几乎能够预见到自己见到了那位主祭之后的样子。那是自己希望见到的吗?从一个牢笼里另一个牢笼?

    在佩格思考的时候,杀手嘴角的笑容变的更加明显起来。喀鲁斯虽然不是太清楚女巫们之间的行事方式,但他丰富的阅历让他察觉到了眼前这个俘虏真正渴望的是什么东西。“不如这样如何?等找到出口之后,我不仅会请求灰袍巫师还给你魔法,还会让他…抹除你身上的印记,让你,真正自由。”

    这话像是毒液一样刺入了女巫的心脏,佩格的头在魔裔的低语中猛地抬起,她睁着眼睛看向对方。自由,那意味着什么?小女巫还太过于年轻,这让她不需要担心自己失去女巫团的汤锅后会面临死亡的威胁,这样看来,自由,是不是意味着她不必再受到库伊拉那样的老女巫支使?是不是意味着绮莉再也无法欺负自己?是不是意味着,不必再回到失心湾那潮湿阴暗的街道里,去面对那些粗鄙下贱的强盗和水手?某种悸动在佩格的心里萌生,而喀鲁斯知道,这悸动会让女巫死心塌地的履行他们之间的交易。

    “考虑一下吧,这交易划得来。”魔裔说着,伸出他的右手,那只覆盖着蛇鳞的手上开始燃烧起微弱的火焰。女巫则像是着魔了一般看着这只手,她好像在火焰中看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佩格沉吟了片刻,最终将自己的左手伸出来,握了上去。

    火焰,熄灭。交易,成立。女巫和杀手都露出了笑容,只是他们笑的东西却并不相同。“好了,既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问题了,那就快点前进吧。早日看到天空总是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