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初步接触
    “其实相比起转化成了拉德诺的低级信徒,我们真正该小心的,是仍然保持着人类形体的家伙。”咒鸦指着地上褐袍人的形象说道,“能够在如此接近所崇拜神邸的地方仍然保持理智,这些教徒每一个都会是相当危险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而想来他们暂时应该也没有兴趣来搜索我们,现在我们之所以还活着,就是说明幽邃之心还没有被找到,但谁也说不准邪神会在何时苏醒,停留在这里的每分每秒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赌博。”

    “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如果抛下这里的人,我们即便活着也是输了一切。”骑士长挑了挑眉毛,他不喜欢巫师将他们的处境当成是某种游戏,他开口提醒道,希望咒鸦明白他以及其他苍狮人的立场。

    巫师摊了摊手,他在心里并不认同里昂的说法,不过这没必要表现出来不是吗?“您说的没错,骑士阁下。对于您的仁慈我毫不怀疑,我只是想要指出我们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而说到危险,其实我觉得即使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地上也谈不上安全,按安德烈大人之前的叙述,一旦地穴之母开始祂对这个王国的复仇,恐怕这个王国中就再无安全的地方。”

    说到这里两人都看向安德烈,这位矮人领主的眉头此时已经拧做了一团,他的表情无比严肃,多年前曾经在幽邃之心中看到的巨大触手摧毁苍狮的画面又一次清晰起来。“那不会发生,以我锤子的名义,我不会允许那东西醒过来。”烈锤大公坚决的说,只是不知道他的话有几分底气。

    “我知道您一定在幽邃之心附近安放了保护装置,只是对于一群宗教疯子来说那些机关到底有多好用就不好说了。而这,也是我放走绮莉的主要原因。”巫师的眼睛里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地上的灰尘再次浮现出了一个形象,只是她不在任何势力的标志之下,那个形象看起来是一名女子,只是她长发下的五官只有眼睛是标志出来的,“那名女巫很特别,这倒不是说她的天赋有多么优秀,我见过太多初生就可以称得上是怪物的家伙,与之相比她的天赋只能说是看得过去。但,绮莉有一点很让我欣赏,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她而不是另一名女巫,她的天性,极端的自我主义,排斥所有的法律和规则,简单来说,混乱。”

    咒鸦的嘴角露出笑容,当他提到绮莉难以为常人理解的天性时,那状态就像是在和人谈论一件艺术品。“那个女人是被刀刃包裹起来的,对于她的队友和对手,她都同样致命。所以我从没想过和她达成什么交易,那毫无意义。我要做的,就是让她离开我们,然后混乱,就会跟着她散播开来。”

    “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血狮问道,他没有亲自见过绮莉,所以对于咒鸦所说的混乱并没有直观的感受。

    “当然,事实上还不少呢。第一,”巫师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我可以不用浪费精力在压制她上,而我的精力充沛与否,会直接关乎到我们所有人的生存。第二,虽然那个女巫不承认,但她想来是十分讨厌我的,这不难理解。因此一旦脱离了我的控制,她在这地下迷宫里就只能去做两件事,离开或者寻找其他同伴。她不会选择离开,或早或晚,她都能找到那些狂信徒。在你离毕生的理想只差一步之遥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人,呵呵,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些倒霉蛋见到绮莉时脸上的表情。她可以有效的延后幽邃之心被唤醒的时间。当然,最糟的情况是女巫遇到了我们外出的杀手,不过所有事都有风险不是吗?”

    “可我们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冒险,如果出现了最糟的情况,我们就会…”

    里昂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咒鸦打断,巫师冷笑着看向骑士,“我亲爱的血狮,你的面前是一个来自灰塔的巫师,你身后的通道里有一个可以看见将死之人的报死女妖。而既然琳还没有哭着跑出来,那就说明事情还没有朝着最糟的情况发展。生存确实是一场豪赌,但我们并不是毫无准备。”骑士长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继续说下去,巫师,你的话还没说完呢。”安德烈开口催促道,矮人不像血狮那样注重咒鸦的说法,他只希望找到最有效的方法来解决眼前的问题。“如您所愿,大人。”咒术师点了点头,继续他的话,“抛开那些游走在地下里的东西,我们其实还忽略了两个在这里的势力,其一,鼠人。”

    灰尘散去,露出直立行走的老鼠图案。“乍看之下这些老鼠似乎是地穴之母教徒搞出来的东西,他们以此制造机会唤醒他们的邪神,这很合理,以此来推理,鼠人应该是受到那些狂信徒控制的才对。但我刚才发现的一些小东西打破了这个猜想。”说着,咒鸦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块染血的褐色布条,“这是我从死在那边的鼠人尸体上找到的。优秀的驯兽师都应该明白,野兽永远是野兽,千万不要妄图把它们当成是宠物,因为,它们真的不是。”

    “野兽可不能算是一股势力,它们最多只能当成是地道里的威胁。”矮人低声说道,他见过的鼠人皆是无脑的怪物,安德烈不认为这些只知道满足嗜血**的东西值得一提。

    “不,这次我不能同意您的观点。让我们来想想吧,如果鼠人并非地穴之母教会搞出来的产物,那么散播了这场瘟疫的,就另有其人。而不管这个散播者的目的何在,他看起来都没有帮忙到底的意思,不然这些老鼠可不会跟着下来。这么来看,看似无脑的鼠人,也很有可能是在执行某一位存在的想法也说不定。”咒鸦冷静的分析着,他对自己的猜测有相当的把握,而事实上,掮客的存在也确实印证了咒术师的想法。

    “好吧,你愿意尝试和老鼠交流是你的事,你口中最后一股势力呢?”矮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并不相信鼠人有办法被控制。

    巫师笑了笑,毫不在意安德烈的态度,他轻轻一挥手,又一个长着蛇头的形象出现在鼠人旁边,“这最后一股势力…我恐怕得等我们接待完新的客人之后再讲了。”说着,咒鸦看向通道的远处,他能感觉到,有一些生物正在朝这里靠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