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来者
    当如临大敌的熔铁城士兵们看到出现在通道中的来者后,他们所有人,包括烈锤大公和血狮在内,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个瘦弱的男孩,他的身上满是污迹,破碎的衣物露出嶙峋的身体,以及胸口那个诡异的符号。“是大公!大公还活着!”走在男孩后的人看到了防线后的矮人,发出惊呼声,他们只是跟着男孩盲目的逃离了拉德诺的哨站,从未想过这个孩子居然能带他们找到其他幸存者。

    安德烈率先冷静下来,矮人眯起了眼睛,将注意力投入自己戴着的金属头环,这个神奇的饰物能够让他不受到虚假表象的欺骗。“去把他们接回来,派人通知医生和厨师做好准备。”在大公确认眼前的人们确实是自己的领民之后,他对身边的士兵发令道。接到命令的战士立刻开始行动,他们搬开挡在通道里的路障,放下武器跑到这些幸存者身边搀扶着他们前进。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许多人在看到同类之后一下子放松下来,直接晕了过去。

    而在这些人中,咒鸦则默默的走到了人群最前方的小男孩身前,伸手扶住了这个孩子的肩膀让他不至于倒下去。巫师轻轻晃了晃男孩的身体,没有任何回应,果不其然,支撑这孩子走到这里的力量并非是信念或者求生欲,而是些其它的东西。“那是喀鲁斯的标志。”烈锤大公走到咒术师的身后,看了一眼男孩的胸口,“但我也只是认识这个标志而已。那家伙对这孩子做了什么,不是我能理解的事情。”矮人说完就看向咒鸦,显然是等着这个可以理解魔法的人给自己答案。

    “看来是我们的魔裔朋友很喜欢这孩子。”巫师笑了笑,他将手掌放在男孩胸口的图案上,其中隐含的讯息一下子涌了出来。“喀鲁斯让我们看好他。至于魔裔自己,他已经找到了另一个女巫,并且带着她去见那些地母教徒的主祭了。”

    “你说什么?”矮人听言眼睛睁的老大,他发怒的表情让周围的士兵下意识的散开,“那个混蛋,他怎么敢!”听起来安德烈是在因为魔裔的擅自行动而愤怒,但咒鸦却能从这话中听出担忧的意思。矮人自然也明白喀鲁斯为什么这么选择,可这并不意味着堂堂的烈锤大公要让远道而来帮忙的老友搭上性命来冒险。

    咒鸦脸上的表情回归冷漠,他的脑中正在飞速思考着杀手的擅自行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随手将失神的男孩交给走过来的巴克姆,咒术师转头看向矮人。“公爵大人,我希望您能立刻清点我们的士兵和难民数量,打包所有可能用得上的物资。恐怕我们要做好离开这里的打算了。”

    安德烈点了点头,他认同巫师的说法,魔裔随时都有可能带着出口的信息返回,熔铁城的幸存者不能浪费任何时间。“正有此意,那个眼睛里冒火的混蛋虽然做事太过自我,可他的能力没的说。我这就通知所有人,只要出口的消息一来,我们马上就能出发。”

    “不,我们现在就得出发。”咒鸦的话吓住了周围所有的人,巴克姆这个年轻的精灵战士横抱着伤员一脸疑惑的看向巫师,里昂和矮人的表情也是如此,虽然他们没有一个人问出声,但显然他们都在等咒鸦给出一个解释。灰袍法师皱着眉头,比起解释他其实更期望这些人立刻开始执行他的计划,然而咒鸦明白,如果他给不出足以打动其他人的解释,那么他们什么都不会做。

    于是他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在奇怪什么。喀鲁斯带着女巫深入狂信徒之中,得到情报归来。我相信他有这样的身手,可这只是对我们有利的一面。所有事情都要付出代价,而得到出路的代价是什么呢?我想那应该就是更短的时间。不论魔裔以何种手段何种方法得到情报,那些地穴之母的祭司都不是傻子,或早或晚他们会察觉到自己被骗了。而那些家伙绝不会浪费时间在搜捕欺骗了他们的杀手上,他们只会干一件事。”

    “他们会不顾一切的加快速度,以防我们给唤醒幽邃之心带来麻烦。”里昂沉声说道,他跟上了巫师的思路。异位而处,他相信如果自己是那些祭司的领袖,也绝对会命令手下拼命加快速度,“可这和我们要开始移动有什么关系?如果喀鲁斯找不到我们,那他得到的情报也将毫无意义。况且,即使我们开始行动,你怎么保证我们是在走向出路而不是继续向下?”

    “一个合格的杀手亦一定是个合格的猎手,只要那个魔裔不瞎,他就不会放过这么多人移动时留下的痕迹。他不会和我们错过的。至于如何保证大方向的正确,”咒鸦说到这里看向了烈锤大公,“我听说矮人对地下通道的了解和建筑学上的造诣举世无双。”

    安德烈耸了耸鼻子,“给我纸和笔,我可以推演出地下的地形,毕竟不论是地上还是地下,这些东西都是我亲自监督造出来的,初步估测还是可以做到的。但关键是,我没有那个条件。我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机会思考这些,如果我现在开始边走边推演,很难说我们是不是在走向死路。而且你知道,即使我们走错路,依然可以靠补给坚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没法靠你的小女仆来帮忙。”

    这确实是个问题,按照咒鸦原本的设想,他们可以依靠矮人的演算和报死女妖的能力在若干岔路中选择最趋近于正确的那一条。不过安德烈的话没有问题,琳的能力有太多不确定性。除非幸存者们愿意放弃携带食物和水,孤注一掷,把干扰降到最低,但哪怕疯狂如咒术师,也不会为了这种可能性而放弃携带补给。

    “有几成把握?”巫师问道,他的眼睛里有着极为危险的东西,安德烈知道这是孤注一掷的野兽才会露出的眼神。矮人沉吟了几秒,伸出了四根手指,可想了想,又收回了一根。“每一个岔路口,我都只有三成的把握帮我们带向更上层的地方。而且这并不意味着那条路最终能通向地上。我们的头上压着的可是整座熔铁城!”

    咒鸦低下头,他从怀里掏出一小块水晶,“这是我用来保命的道具,只要往里灌注魔力,这东西就能带我回到灰塔。”说罢,他将水晶狠狠的砸碎在面前的地板上,“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死期。现在,把握有几成?”

    “每一个路口五成,这一路上会有多少次岔路,我不能保证。”矮人看向地上的水晶碎片,他当然明白这很有可能只是咒鸦的谎言,毕竟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他一个施法者,他砸碎的水晶可能完全不具备传送的能力。但是这个巫师没有理由说谎不是吗?

    “好,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赌不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