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难缠的对手(上)
    熔铁城的地下废墟中,魔裔杀手和地穴之母的祭司对峙着。说是对峙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喀鲁斯明明是站在吉尔的背后,他们互相之间是看不到对方的眼睛的,也就不会产生面对面的…好吧,让我们别再纠结在用词上面,尤其是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场合。有趣的是,在战斗中的双方互相放下狠话之后,都迟迟没有动作,这就好像赛跑比赛中发令枪响后运动员们没有朝前奔跑,反而互相打量起来一样诡异。

    “怎么?你不是说我一个人不是你的对手吗?为什么还要站在我背后这么久?”褐袍人冷笑着说道。只是虽然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他握着刺刀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饶是吉尔引以为傲的听力也没有捕捉到喀鲁斯刚才是怎么跑到自己身后去的。这让他认识到单论身手,自己这个前音乐家绝对不会是杀手的对手,他的心中默念着地穴之母的名讳,祈祷祂赐给自己战胜敌人的力量。

    那么魔裔到底在犹豫什么呢?他当然不是下不了手杀死这个之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邪教徒,同情心这种东西从来就没在杀手的心里存在过,真正让喀鲁斯感到忌惮的,是他之前并没有和真正的地母祭司交手过。事实上,哪怕在魔裔漫长的杀手生涯中,他甚至没见过这些祭司们出手,身披褐袍的人们就像他们信奉的存在一样沉默而深埋于地下。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以喀鲁斯的经验,这类邪神教徒杀起来并不困难,只要出手足够快,他们中很少有人能够像真正的战士一样反抗,但关键在于之后,这些祭司们在崇拜邪神的同时往往会把自己变成某种危险的人体炸弹,如果不经过正确的处理,他们在死亡瞬间造成的破坏会比活着时大的多得多。

    不过杀手也不是全无办法,以他的经验,想要安全的解决掉这类对手,就必须小心的让对方首先发难,等他们体内的能量倾泻的差不多了,再出手将其击杀。运气好的话,这些信徒还会在战斗中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而无法正确的引导能量,导致类似自杀的情况发生,当然面对吉尔这样资深的祭司来说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是了。

    “啰嗦。”喀鲁斯冷冷说道,手中长剑从右向左斩去。这一击魔裔只出了三分力,是非常标准的试探,同时他的左脚向后退了一步,表面看上去这是为了让长剑更好使力,实际上却是做好了后退的打算,只要剑势稍一受阻,他就会立刻后撤。不过只有三分力是对喀鲁斯来说,这位老练的杀手随手的一挥已经不是普通的士兵可以达到的程度,这一剑的速度在在场其他人看来就像是一道展开的红色扇面!

    “嗡!”吉尔一步未动,而长剑挥空。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令魔裔在意的,是自己右手上传来的沉重感。他有些艰难的向后跳了两步,算是暂时和对手拉开了距离,这时他才有机会观察自己的武器,只见这把有着极高温度的长剑表面竟然不知何时裹上了厚厚一层的岩石,这些包裹物极大的增加了剑身远端的重量,还让这把看上去变的颇为滑稽,看起来像是把长剑插进了一团石头里一样。

    “哦,没想到您这样灵活的战士会选择这种沉重的武器。”吉尔不紧不慢的转过身,嘲弄着自己的对手。

    魔裔耸了耸鼻子,“雕虫小技。”他说着就想要通过抖动剑身来甩开那些岩石,却发现不论是用力挥动还是和地面碰撞居然都不能让这些该死的东西从自己的爱剑上剥落下来。喀鲁斯随即想到将长剑收回掌心以此摆脱束缚,但是眼前的战斗不会给他如此长的空暇。在初次的交锋中获得上风的褐袍祭司,已经冲了上来!

    “滋滋!”吉尔手中的刺刀在刺向杀手的时候发出极大的令人不快的噪音,那听起来就像是在用两块砂纸互相摩擦发出的声音。初闻此招的喀鲁斯在短暂的瞬间几乎丧失了听觉,这令他在完成躲闪时的动作产生了微妙的变形,再加上手中长剑出奇的重量,虽然魔裔最终还是躲开了刀锋,但他的腰间却出现了一条细微的伤口。

    褐袍祭司没有继续追击对手,他站在原地静静的观察着魔裔的动作,右手的武器自然的指向右下方,任凭上面的血迹汇聚成血珠滴下。“我得说您的身手确实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只是把你当成是个自信心过剩的杀手,现在看来,您的剑术就和您的伪装一样优秀。只不过,”他说着将刺刀抬起,“我可以看破你的伪装,自然也能在战斗中,取胜。”

    喀鲁斯没有还嘴,熟悉他的人知道沉默往往意味着杀手正在寻找敌人的弱点,如同盘起身子昂扬着头颅的毒蛇,在筹划着致命的攻击。“碰!”长剑,被随手扔到了地上,与其继续死握着这把已经变成是累赘的武器不放,还不如多利用尚且锋利的匕首。魔裔弓起身子,压低自己的重心,没有武器的右手对着敌人张开,以此迷惑对手的视线。左手里的匕首从正握变成反握,这样更适合发力,结合刚才将自己的长剑包裹上岩石的能力,喀鲁斯觉得对方的防御绝不仅仅只是一袭长袍那么简单。

    “不说话吗?那就由我让你再,发出点声音吧!”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的祭司说着,提着利刃再次欺身而上。尖锐的蜂鸣声紧跟着出现,但这次,那声音响动的时间却短了很多。

    先用右手假意欺骗对方,装作要抓住刀刃的样子,喀鲁斯脚底发力一个翻身,在躲过攻击之后用左手的刀柄敲开刺刀的刀刃,同时右臂手肘狠狠砸下,将对方的攻击轨迹彻底打乱。这还没完,魔裔长着爪子的手迅速张开,一把握在了吉尔持刀的右手上,将他的动作封住。“果然,只有这把刀在空气里挥动的时候,才会有那种该死的声音。”杀手在控制住了对方后淡然的说着,左手的匕首猛地划向祭司的咽喉!

    “叮!”金属碰撞的声音发出,喀鲁斯只觉得自己左手一麻,可还不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挡住了匕首,一团阴影就从视野的边界急速靠近!“哼!”魔裔知道自己后退一定躲不开这一下,索性右手回收,在将对手拉进的同时借力转到敌人的背后,他的匕首再次出击,从后方妄图抹断邪神祭祀的脖子!谁料还不等喀鲁斯的左臂伸直,某种东西就缠上了他的小臂,化解了他的攻击。

    “咔啦啦”一阵锁链碰撞的声音响起,魔裔终于看清楚对手的杀招,原来吉尔的左手中一直藏着一把小型链锤!刚才砸开第一次攻击的,正是链锤枣核型的锤头,而现在缠住自己手臂的,是只有食指粗细的铁索。

    “现在,你跑不掉了。”眼见杀手被锁链困住,吉尔没有犹豫,他狞笑着,刺刀从下而上朝着喀鲁斯的心窝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