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其名为气
    苍狮的骑士长将和精灵将军以一场决斗来决定双方是否结盟的消息很快传开,精灵们的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他们不相信这样苍狮王国中有人可以阻挡姆洛斯那带着浓烈仇恨的重锤,即使是在森林里也臭名昭着的血狮也不行。而苍狮的幸存者们不禁开始惴惴不安,他们一开始以为这些精灵是怀抱善意而来的,现在他们才意识到在对方眼里,或许自己与鼠人并无什么不同。

    女巫们虽然喜欢热闹,可是即使是绮莉也知道现在不是露头的好时机,她们和琳一起混到人群中,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咒鸦紧皱着眉头,他想要出手结束这荒谬的决定,要知道,现在地下的幽邃之心随时可能醒来,而这些人类和精灵却居然有时间搞对立?这简直不可理喻。不过报死女妖拉住了巫师的衣角,对后者摇了摇头,“这里先交给大公吧,他可以处理好的。而且,手术之后你也需要休息。要是局势真的朝着坏的方面发展,你再出手不迟。”灰袍冷哼了一声,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接受,尤其是那些和大公本就相当熟络的人。

    “你在开什么玩笑?让那个骑士去和精灵打一场?我千辛万苦把你们从地下带出来不是为了看他们决斗!”喀鲁斯说着狠狠的拍打着矮人的肩膀,以此宣泄着他的不满。眼前的事情实在太荒谬了,即使自问见多识广的魔裔也没见过这种事情。

    “嘿!”烈锤大公显然对朋友的举动感到不快,他抬手挡开了喀鲁斯的手,“你以为我愿意?那个领头的精灵一看就没打算帮忙,现在他至少愿意给我们一个机会。只要里昂击败他,长耳朵就说不出其他借口。而且,里昂会赢的。”

    “会赢?我来告诉你这个胡子长到脑子里的矮子一点提示,他和我们一样已经至少两天没休息了!动动你的石头脑袋想想换做你,现在还能发挥出多少本事,啊?更何况他还只是个凡人。”魔裔几乎是贴在安德烈的耳朵边吼道,同时指着一旁还在拿着酒壶猛灌的亚特伍德,“还有,难道这些长耳朵的混蛋不是归这家伙管吗?让他下令不就行了吗?”

    “嗝!”绿杖打了个酒嗝,他醉眼朦胧的从鹿背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向喀鲁斯,此时的魔裔虽然因为体内魔火的消退而导致身上的魔鬼特征随之褪去了一些,可是还是能看出与常人的差别。“噢,要么是这种果子酿成的酒有致幻作用,要么我就是在这里看到了一个不常见的生灵。这可太令人惊讶了,您的体内流淌着不息的火焰,可在您的心里,那是什么?是谁教了您这种,能力?”

    喀鲁斯本来只把这个老精灵当成一个酒鬼,可是亚特伍德的话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魔裔放下矮人,走到绿杖身边。“你,知道我体内的能量是什么?你见过这能量的其他使用者?”他的语气激动,双手几乎要把精灵从雄鹿上拽下来。要不是精灵们都在期待将军的决斗,他的举动一定会引发轰动。

    “别紧张,我的朋友。你内心的平静被你拿去酿酒了吗?嗯,那味道估计会不错。”亚特伍德讲着笑话从喀鲁斯的双手中逃出,有意思的是魔裔明明没有减少自己手上的力道。老精灵将手里的酒壶挂到鹿角上,引起雄鹿不满的叫声,他一手抚摸着坐骑的头顶,另一只手指向喀鲁斯的胸口,绿杖奇长的食指刚好抵住了后者的心脏部位。“啊,是的,我认识这股力量。他们叫它什么来着?对了!气,他们管它叫气。哈,看来我的记性还不错。”

    “气?你说这东西叫,气?”喀鲁斯嘴里反复咀嚼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单词,它的发音并非来自于魔裔熟知的语言。“你提到了他们,谁告诉你这个名字的?除了我以外还有谁会使用,气?”

    亚特伍德低头沉默了一会,就在魔裔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老精灵开口了,“谁?那是一群我见过最独特的人,他们有的是人类,有的是精灵,甚至还有奥克和哥布林,哈,当时我可真是吓到了。”绿杖的眼神渐渐变远,记忆中久远的过去渐渐清晰起来,“可即使如此,即使他们的种族差别巨大,我还是认为他们是一起的。他们的眼睛,那些眼睛里充斥着平静,和夏日午后森林深处一样的平静。那可真是,不可思议,人类,精灵,矮人,这些种族中或许偶尔会有智者能有这样的眼神,但它出现在哥布林的眼睛里就显得太违和了。哦,我跑题了对吗?这些人自称来者,从外表来看他们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但他们确实可以做到很多神奇的事情,比如在水上奔跑之类的,而且居然不借助任何的魔法。这都要归功于,气。那是一种我们不了解的力量,不同于魔法和巫术,不同于神邸的赐予和恶魔的力量,它来自于……唔,那些人也说不清楚这力量来自哪里。他们说自己在寻找着什么,又说不出那东西有什么特征,于是只能一面旅行一面碰运气。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来者。”又一个新的词汇,魔裔从老精灵身边走开,他需要一个人理一理这些新得到的情报。关于气,和它的使用者们。原来自己并不是特殊的那个,那么那个老者也是一名来者?喀鲁斯想到了很多,但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东西只会更多,他感受着体内微弱的气,想要找到锻炼它从而彻底熄灭魔火的方法,他需要来者的帮助。可该去哪找他们呢?

    “你说的都是真的?”在杀手走开后,矮人小声的询问道。他可看不出喀鲁斯体内有什么神奇力量,所以对精灵和魔裔间的对话十分茫然。亚特伍德耸了耸鼻子,“如假包换,我的矮个朋友。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确定那位骑士会赢吗?我虽然身为长者,可在军队里更多的是起到顾问的职责,如果姆洛斯执意要做…你知道的,没人喜欢喋喋不休的老家伙。”

    “哈,你说什么呢。难道你会对里昂没信心吗?如果真是那样,你会把那个小家伙交给他照顾?”安德烈一拍肚皮,豪爽的笑道。

    “呵呵,您的眼光像您族人打造出的武器一样锐利。”绿杖摇了摇头,和矮人一起笑了起来。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