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仇恨之种
    暂时放下对这场突然决斗争论不休的众人,作为决斗的主角,里昂和姆洛斯都在对自己的装备做着最后的确认。熔铁废墟中的环境恶劣,自然也没有时间为他们单独准备场地进行战斗,好在两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哪怕场地中存在一些凸起的废物,他们也可以应对自如,并将其转化成有利自己的优势。

    血狮坐在被精灵们围起来的决斗范围的东北角,巴克姆在自己的骑士身边绑紧他身上的甲胃,这些护甲在决斗中很可能会关乎生死。“我还是不相信你居然答应了他。”精灵扈从一边整理着甲胃,嘴里不满的嘀咕着,他很清楚里昂的状态有多糟糕,否则也就不必由他来确认骑士的护甲。而对于扈从的担心,血狮只是笑了笑,他指着西南角的对手,“和我说说他吧,了解对手是很必要的。”

    “他?姆洛斯,现在风头正劲的将军,上得长老会的器重,下得战士的拥戴,我的叔父。”巴克姆的脸上露出些许复杂的表情,他的语气表示出这位年轻人对自己的叔父并不像其他精灵那样尊敬,“我不喜欢他,他的心里只有仇恨。那玩意儿确实让他战无不胜,但也让他对所有精灵以外的生物盲目的排斥,这么说起来,你最好别打输,我敢保证他绝对不会放你活命。”

    “被仇恨驱动的战士吗?那倒真是最棘手的类型。”血狮耸了耸肩,可虽然他这么说语气还是很轻松。

    巴克姆不喜欢里昂的态度,“听着我的骑士大人,您不了解精灵,虽然您可能在战场上杀过不少,但是你不了解我们的文化和习俗。仇恨对于一个精灵来说跟人类有着不同的意义,如果你真的明白,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松懈。”

    “确实,我对此并不了解。不过你可以现在告诉我,这也不晚对吗?”里昂看着自己的扈从,说道。

    年轻的精灵叹了口气,他在跟着绿杖的时候总是被长者莫名的要求耍的团团转,等到他终于从亚特伍德的魔掌中解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跟着的这个人类骑士比老精灵还要让人着急。“好吧,时间有限我尽量概括着说。看到我叔父手里的那把锤子了吗?”

    里昂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对手,姆洛斯的武器确实是一柄单手棱锤,这柄战锤的锤头呈现出无规则的多边形,大量的铁片包裹在上面,让整个锤头显得十分可怖。“看到了,我还以为精灵的武器都充满美感呢。”

    “大部分情况下是那样,我们有时间慢慢雕琢自己的武器。但我叔父手里的那把除外,那柄战锤被他叫做仇恨之种。很多年前,一群粗鲁的矮人强盗冲入森林,他们砍伐古树,杀死前来劝阻的巡林者,给我们的家园留下了至今都没能愈合的伤口。我的叔父杀了他们,他用残忍的手法将那群矮人一个一个的折磨死。你认为仇恨到这里就完结了?不,对于精灵来说,仇人死了复仇才完成了一半,我们的仇恨会延续到他们的亲族乃至那些和他们形似的人身上。叔父就是这样,他为了证明自己复仇的决心,将那场浩劫中死去的最大古树的树心,根茎里最粗壮的那块,制成了自己的战锤。然后他把那些矮人强盗的血肉连同他们的武器和盔甲一同融化,薪柴就是被他们杀死的树木,据说那时火炉中的火焰像血一样鲜红。等那些东西全部熔成一锅的时候,叔父将他的战锤伸了进去,你猜怎么着?那些东西全部包裹到了他的战锤上,这就是他的武器,仇恨之种的由来。不开玩笑,你绝不想也被这么对待。”

    听了巴克姆的解说,里昂闭上眼睛沉默了几秒,他的表情变的严肃。就在精灵认为他的骑士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时,血狮的嘴角却又再度上扬。“明白了,原来如此。顺便问一句,你现在有什么恨的人吗?”

    扈从绑紧了最后一个绳结,他站起来看着里昂,这个将自己引入人类世界的人。“如果你死了,我会恨你,我还没真的了解这一切呢。”“听起来真可怕,看来我还是赢下来这一仗比较好。”血狮说着站了起来,拔起身边的骑士剑,这是烈锤大公从所有战士手里找到的最好的一把剑了,可尽管如此,这柄武器上也已经满是血迹和破口。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受死了?”注意到里昂的举动,姆洛斯也扛起了自己的战锤,走向场地的中心。

    对于精灵将军的挑衅,血狮只是挽了个剑花,他在熟悉自己新的武器。“你知道吗?按照骑士利益,就算对手是谁,我都应该在决斗开始前行礼表达尊重。但是对你,我不会这么做。我很尊敬您为了守卫自己的人民所做的事迹,可我不能认同放任仇恨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说到这,里昂笑了一下,“我真是的,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呢?我自己还不是打了败仗让那些老鼠冲破了防线。不过算你运气太糟了吧,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能再输了。”话音未落,骑士剑的剑尖已经遥遥指向几步外的对手,骑士长的眼神也在此刻变的冰冷,战意和决心有若实质一样的在他的眼睛里涌动,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人已经整整两天没有休息。

    “哼,尖牙利齿。”姆洛斯冷哼一声,将战锤从肩上取下,那满是倒刺和碎裂铁片的锤头光是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你们这些人类的本质和那些老鼠有什么区别?贪婪的吞噬一切,不加思考的肆意繁殖,给予你们任何的施舍都让我恶心。”

    里昂没有再多说什么,他退后了一步将长剑横在自己的胸前,做出了战斗的架势。精灵将军见状不屑的笑了一声,站在原地将战锤的锤头驻在地上,右手反手握住锤柄。战斗,即将开始。周围充当边界的精灵士兵们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开始用短刀敲打在自己的铠甲或者盾牌上,发出整齐的声音,像鼓点一样宣布这场决定熔铁城遗民未来的战斗开始。

    安德烈,喀鲁斯已经其他熔铁城的居民包括咒鸦在内都在废墟较高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看着战斗的开始。矮人的表情严肃,他听清楚了姆洛斯的话,愤怒的火焰同样在烈锤大公的胸膛里燃烧,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代替里昂下去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精灵打成肉泥。但他不能这么做,成为领主的代价就是你不能再肆意而为。魔裔杀手的嘴角带着讥讽的笑容,他知晓仇恨的滋味,在场的所有人中他是最能理解姆洛斯的,可身体里流转的气让他明白仇恨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

    至于作为精灵另一代表的亚特伍德,老精灵又骑到了自己的鹿上,在另一侧观看这场战斗。只是退出战场的巴克姆发现自己的这位导师似乎完全不在乎决斗的两人,绿杖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就在精灵想要提醒长者现在的局势的时候,剧烈的欢呼声传来,决斗,正式开始了!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