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狮的獠牙(下)
    “哼!”姆洛斯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发出呼吸声之外的声音,他有些诧异的收回自己的战锤,对对手没有乘胜追击的举动感到些许的不解。本来在精灵的剧本里他已经做好了攻势转换的准备,准确的说,这场转换也是他故意的算计。里昂的体力不如自己,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身为一名敏锐的战士,利用敌人的弱点去击倒对方本就无可厚非,姆洛斯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希望通过勾引血狮发起攻势加快他的体力消耗。这场决斗的时间已经超出了精灵战将的预计,他急切的想要找到方法来让这个人类倒下。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停顿,精灵的迟疑和里昂的退让让他们的战斗如约定好的一样暂停了将近三秒。而在旁人看来,血狮的表现完全就像是被姆洛斯完全打压的连进攻的念头都不敢提起,只能怯懦的看着精灵战将好整以暇的再次举起战锤。“吼!”场地周围的精灵们发出了欢呼,他们对自己将军取得的战果十分满意,在士兵们看来决斗的结果已经很清楚了,而为了加快这一进程,他们开始朝前移动,用人墙缩小场地的范围,逼迫决斗者更加频繁的短兵相接。

    姆洛斯和里昂自然都察觉到了这件事的发生,不过这其实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因为这两个人从未想过在对手面前退缩。三秒,过去。精灵的战锤从右往左在头顶转了一圈,借此积攒起恐怖的力量,姆洛斯右脚向前踏出,仇恨之种随之呼啸而来,目标正是里昂的侧脸。这一幕像极了决斗刚开始的样子,好似经过了之前那些碰撞,一切又重新上演。可骑士长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论是他的手臂,他的体力,还是他的剑,都不可能再挡下对手那么多次攻击。胜负,将很快揭晓。

    “哇!”观战的人们惊叫起来,因为面对姆洛斯的重锤,里昂这次没有选择消极的招架,骑士双手握剑,侧身自右下向左上挥击,看样子是要和对手硬碰硬。“那家伙疯了。”咒鸦在见到这一幕时喃喃道,巫师不懂那么多战士的伎俩,可他明白,在力量这一项上,不论是身体状况还是武器类型,优势都不在里昂这一边。尤其是撼力的时候,自上而下的攻击本就有利,仇恨之种自身的重量又远大于骑士剑,也难怪咒术师会得出里昂疯了这个结论。

    “咔嚓!”果不其然,巫师的担忧成真,伴着一声令人心头一紧的脆响,与棱锤碰撞的骑士剑剑身应声而短,余下的部分不足三分之一。姆洛斯的嘴角已经露出了笑容,对手武器的损毁意味着里昂已经没有手段来招架自己的攻击,他仿佛已经看见了战锤在这个自大的骑士身上打出一个个可怕的凹陷,然后自己无视对方的求饶将其头颅砸烂的场景。仁慈?这些人类不配。

    可,若真是如此,为什么在精灵战将想从敌人的脸上看到慌乱的时候,反而只见到了另一张笑脸呢?“噗!”利刃刺穿**的声音传来,却并非来自对战两人的身上,里昂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右手,好像早就打算好了一样伸手抓住了在空中飞舞的那三分之二的剑身,那声音,就是因为过度用力握住剑刃而产生的。

    什么?这是姆洛斯目睹了这一幕后能产生的唯一一个想法。对手的反应完全出乎了精灵的意料,可还不等他的思路继续下去,里昂的攻击便接踵而至。“嚓!”血狮接着挥剑的惯性一口气拉近了和对手的距离,他用持剑身的右手猛地将长剑的残片插进对手的左肩!可是由于剑身上并无使力的地方,里昂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大拇指,所以这一刺虽然勉强穿透了精灵的盔甲,刺入了后者的身体,可是造成的伤害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恐怖。不过,这也足够让观众们发出齐声的惊呼。

    “你…唔!”姆洛斯想说什么,可他刚开口,里昂染血的右手掌就已经糊到了他的脸上,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夺走了精灵的嗅觉,喷涌出的血液也流入了他的眼睛,让他没法集中精力。血狮正是需要这样,他左手上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反握,剑柄顶端的破甲锥重重的撞上精灵腹部的甲片,让仇恨之种的持有者不由得弯下腰来缓解疼痛。

    里昂和姆洛斯的身高本就相差不多,后者的矮身让骑士嘴角的冷笑扩大,他顺势将对手的脑袋夹到自己的左侧腋下,右手从姆洛斯脸上移开,高举握拳。这个动作像是某种宣言一样将场上所有的声音掐灭,所有人都知道里昂接下来要做什么,而那让所有人都无意识的张开了嘴巴。

    “吼!”剧烈的战吼从血狮的胸腔里喷涌而出,耳朵贴在前者躯干上的姆洛斯甚至感觉这吼声与传说中巨龙的龙吼也相差无几。紧接着,疼痛彻底麻痹了精灵的大脑,里昂的右拳砸下,正中对手左肩上的那截断剑!这几乎凝聚了骑士长全身力量的一击让剑身向下前进了一大块,随着红色的液体如喷泉一样从伤口里迸裂而出,喷溅到进攻者的脸上,每一个人都忘了欢呼或者尖叫。他们只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将所有的声音都压回了肺里。

    “啊!!!”被里昂松开的精灵放下了手中的战锤,他跪倒在地上,右手捂着左肩的伤口,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重创,毫无疑问的重创,骑士长的攻击不仅为他赢得了这场战斗,甚至还会让敌人的左臂留下不可恢复的损伤,如果姆洛斯运气不好,截肢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那么,决斗结束了吗?人类获得了胜利。

    “不。”巴克姆在决斗场地的人墙后低吼到。因为面对跪在地上痛呼的对手,里昂居然,他居然捡起了落在地上的仇恨之种!“不!”这是精灵们现在唯一能为他们的将军做的了。随着血狮将战锤高高举起,这些精灵战士们都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们不忍心看见自己的领袖被自己的武器敲碎头颅,那会让他们彻底失去再次战斗的勇气。

    “呼…呼…”血狮,高举着战锤。他的右眼被汗水流入,轻微的刺痛感让人觉得不舒服。而他的左眼,很清楚的看着面前跪地的对手,看着他惨叫,看着他流血。多么美妙啊!这个不可一世的精灵,这个将人类扁为蛆虫的精灵,他现在跪在自己的面前,只要战锤落下,这个世界上就会永远少一个令人烦躁的家伙。多么,美妙啊!

    “呼…呼…”里昂,高举着战锤。他强忍着疼痛睁开被汗水流入的右眼,血液的红色和姆洛斯的金发成为了他能看见的唯一两种颜色。战锤,落下。重重的,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离精灵战将的脑袋,只有不到一指的距离。

    “噗通。”松开了战锤的骑士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自己的对手被他的族人们抬走接受治疗。超出身体承受能力的疲劳让他耳鸣目眩,世界在里昂看来变的如此的混乱。胜负?生死?在此刻都没有意义,都没有意义。就像多年前在那个该死的战场上时一样。杀人或者被杀都没有意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