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死寂的地下
    苍狮的国王,如果不出意外也是最后一名赫恩王室的成员以自己的灵魂和其它条款为代价,换来了幽邃之心短暂的平静。这倒不是说魔鬼将熔铁城千钧一发的形势告知了国王,他甚至都没有提到关于地母的褐袍教徒潜入了地下的消息。一切,都是西格特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当这位沉着的前冒险者听到熔铁城崩落的消息时,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好的打算。熟悉安德烈的国王知道,矮人的防御不会给敌人可乘之机,熔铁城的坏消息只能证明这场战斗被某些躲在更黑暗处的东西操纵了,他们或许是邪教徒,或许是对烈锤大公的存在极为不满的势力,但不管那些家伙的真实身份为何,西格特都坚信他们没法真正击倒坚毅到顽固的矮人。

    只要给安德烈一些时间,他一定可以将残局收拾干净。这种对同伴的信任从多年前就盘根于国王的心中,出于这种信任,他知道自己需要做的,就是给矮人争取这段时间。魔鬼的交易从来都充满陷阱,可也从来都是最最及时的救命稻草,更何况这一次提出交易的还不是那些魔鬼本身,他们背后的那个名字,掮客,西格特从未听过。王者当然想到过掮客是不是就是起司寻找的那个挑起了苍狮整场混乱的幕后黑手,而他也有理由相信这个猜测的准确性在七成以上。但那又如何呢?哪怕你明知这一切都是掮客一手造成,面对整个国都覆灭的危机,就算是他屠魔者西格特又能怎样呢?凡人最可悲的地方并不是他们的能力有限,而是他们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当阴谋的程度超过了权势,刀剑乃至魔法可以涉及的领域,屈服就成了唯一的道路。

    西格特的遭遇令人同情,他是个好国王,只是生不逢时。对比起来,穆的处境同样悲哀,可却没法让人感同身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狂热崇拜邪神的经历不是吗?

    熔铁城地下的走廊里安静的离奇,这份安静和刚才一直从地穴深处传来的轰隆声产生了强烈的反差,矮人和他身边的精灵们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魔裔走在安德烈的身边,他平静的双眼因为缺乏魔火的能量无法看透黑暗。好在精灵们已经习惯了夜晚的密林,他们和矮人一样对幽暗的环境有着高于人类的适应性。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森林之子喜欢头顶伸手就能碰到的洞顶,这种压抑感令精灵们感到十分不适。

    姆洛斯捂着自己左肩的伤口,那里经过亚特伍德的处理绑上了厚厚的树叶和藤条,这位倔强的将军拒绝因为伤势缺席这次行动。虽然里昂在决斗中击败自己让他对这些苍狮人的印象有了些改观,可在他的眼睛扫过矮人的背影时他仍然难掩其中的仇恨。已经持续了漫长岁月的愤怒,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散尽的。这点老精灵相当清楚,所以在行动的时候绿杖总是装作酒醉挡在矮人和姆洛斯之间,为的就是提醒这个后辈盟约的建立意味着他们现在是站在同一阵线的队友。

    “我敢保证即使是最安静的森林,也不会像这样死寂。”或许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亚特伍德小声的说道。而虽然老精灵已把音量压的很低,全然无声的空间还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在我们逃离这里的时候它还不是这样。”烈锤大公点了点头表示赞成,“你看,地上的痕迹都是旧的,作为为数不多通向地面的出口,它不该是这样。就算不提其它东西,那些老鼠也不应该这么安分。它们早就应该闻着味道来找我们麻烦了。”

    “可能它们明白自己不是森林之子的对手,早早避开了。”姆洛斯不屑的说道,他和他手下的军队沿途没少遇到鼠人,而那些只凭本能行动的野兽显然不是精灵游侠们的对手。事实上,如果不是大规模对抗鼠人的话,精灵猎手们与野**战的经验让他们几乎是最好的猎手。相比起人类步兵的笨重,精灵往往可以轻松绞杀数量相当甚至多于己方一些的敌人。而不是像人类战士那样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敌人的生命,那样的战斗方法或许可以取得更辉煌的战果,但代价也从来不小。

    “它们可没聪明到那个程度。我想肯定是地下有什么东西足以威慑这些饥饿的怪物。”亚特伍德摇了摇头,他将右手放到地上,左手暂时放下木头拐杖伸出食指和中指按住自己的额头。尽管他的双眼紧闭,可淡淡的绿光还是从他的眼皮下方透出,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这里没有任何生物能回应我,它们不是离开了就是吓的不敢出声。我们得加快速度,不论这里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希望它继续下去。”老精灵说完拾起木杖,带领着队伍快步朝前方小跑了起来,他的脚步稳健,丝毫看不出之前的醉态。

    安德烈和喀鲁斯对视了一眼,点头示意之后拔腿追上了绿杖。其他的精灵们则在姆洛斯下令后也加快了速度,他们轻车熟路的穿行在隧道中,不断向下,奇怪的是向上的路总是很难走,可一旦你决定朝下,那速度就像自由落体一样快。

    穿过碎裂的金属墙壁,安德烈认得出这些墙壁的质地正是他之前用在下水道中心的材料。那些破碎框架上失去了作用的防御符文让矮人的心脏漏跳了几下。“见鬼。”他低声咒骂着,猜想最糟糕的情况已经发生,他和他身边的队伍即将遭遇苏醒的幽邃之心。他们没有丝毫的胜算,矮人愿意用他的锤子发誓绝对没有。

    一行人拐过转角,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被填满的巨大房间。老实说因为这个空间已经被填满了将近百分之九十九,所以其实没人能肯定它原本有多大。可即使如此,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些凸出着扭曲面目的金属物体面积也足以抵得上城堡的大门了。

    “嘶!”所有人在见到那面满是诡异纹路,包裹着无数痛苦扭曲的肢体的金属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是如此惊讶于这世上会有这么扭曲的造物,就连已经放到握把上的手都忘了拔出腰间的武器。

    “幽邃之心。”矮人满脸痛苦的叫出了眼前事物的名字。噩梦成真这四个字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完了,一切都完了。

    “等等,那东西,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喀鲁斯压榨着体内仅剩的几缕魔火,点亮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这东西的可怕,但内心的平静让他不至于因此放弃了对细微事物的观察。“它,一动不动的,这正常吗?”

    回答魔裔的并不是矮人,也不是亚特伍德或者其他精灵。一个之前爬俯在幽邃之心前的身影慢慢站起来,用他沙哑而疯狂的嗓音说道,“当然,不正常。”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