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地穴之暗
    虽然地底中的空间并不宽阔,可在穆站起身的时候,所有的人还是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即使是对一切突发状况都熟视无睹的亚特伍德也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所惊到了,原因无他,这个头顶纹着大量邪恶刺青,身上披着肮脏褐色祭司袍的人,在哭啊。大滴大滴的液体从他的脸上滚落,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其它,这些液滴呈现出淡淡的红色,那是因为主祭的脸上布满了被自己的指甲抓出来的伤口。“啊啊…”男人无意义的呻吟着,他的身体晃晃悠悠看起来好似随时有可能倒下。

    “他的身边。”矮人抬手阻止了身边想要冲上去制服邪教徒的姆洛斯,他抬了抬下巴示意精灵看向穆的脚下。那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具尸体。人类的尸体,准确的说,那些人身上都穿着和穆一样的褐色长袍。而从他们长袍破损处骇人的伤口来看,他们一定死前一定经受过非常的折磨。

    “为什么…为什么…”穆像丢了魂一样茫然的朝众人走来,即使踩到了地上的尸体也浑然不觉。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每向前走一步,所有人都会往后退一步。直到最后排的精灵们碰到了墙壁,战士们才咽了口唾沫强打精神忍住了逃跑的**。“为什么…为什么祂就是不回应我?是我做的不够好吗?是我的心不够虔诚吗?我明明把他们所有人都献祭给了您,为什么,您就不再回应我呢!”邪神祭祀嘶吼着,他的双手猛地撕开自己身上象征身份的褐袍,眼睛和嘴长到最大。

    一个疯子,见到这一幕的每个人都明白,他们面前的穆已经疯了。可,即使他疯了,褐袍主祭身上来自邪神的力量却并没有消散,相反,抛开了凡人理智的枷锁,这个邪教徒前所未有的贴近他崇拜的东西。“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定是,献祭还不够!哈哈,伟大的主啊,您等一下,我会把更多的祭品献给您!”狂徒转身抱着那面可怕的金属墙壁,用喜悦的声音高喊着,那感觉就像是得知了孩子诞生的父亲一样。然而没有人能对这种喜悦感同身受。

    “戒备!”姆洛斯低声说道,带头抽出了别在腰间的武器。跟在他身后的精灵们也跟着拔出短剑和匕首,较靠后一些的则从背后摘下弓箭,以最合理的方式布置他们的战力。对手只有一个人,可每一名精灵战士都表现的如临大敌,穆身上所散发的狂乱气息令所有拥有智慧的生灵畏惧,那种纯粹的疯狂和混乱会让最冷静的战士战栗。

    好在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头一回见到这种状况。“鬼吼什么?你和你的人在后面放箭支援我们就行了。他你可应付不来。”矮人皱了皱鼻子,拿起自己心爱的战锤。他的眼神坚毅有如山峦最深处的顽石,安德烈深知地穴之母的可怕,而哪怕眼前这个疯子身上只是出现了一丁点地母的气息,他也清楚对手已经不是人数可以解决的存在了。“山羊,你要是不行就跟他们一起退后。”

    “你胡说什么呢?我比你清楚这家伙的能耐。毕竟不久之前,我可是亲手干掉了一个神子,那玩意怎么着也比个疯祭司高级。”魔裔咧嘴笑着,他的牙齿因为魔火耗尽的缘故变回了人类的形状,这让他招牌似的可怖表情变的甚至有些帅气。

    “啐,臭显摆。”矮人往自己的手心里吐了一口吐沫,这是他认真起来的习惯动作。而作为曾经一起冒险的同伴,互相比较战利品也是他和喀鲁斯之间常有的互动。此刻,只有此刻,他的背后没有自己的子民,没有一个领地的责任要背负,安德烈终于可以表现的像他多年前还没当上烈锤大公时的样子,肆意的挥动他的战锤,将那些敢于叫嚣的混蛋统统砸烂。

    “先生们,请恕我打断你们的话。我得说,虽然神子确实是难缠的对手,而我也对您是怎么把它击败的很是好奇。可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个敌人,也不是个省油的家伙。”亚特伍德难得的直起身子,手中的木杖上伸展出许多细小的藤蔓和枝丫,甚至还有一些淡红色和白色的小花点缀在上面。他抖了抖脑袋,头发里跑出来许多小动物,它们非常有灵性的一股脑跑到精灵部队的后方去了。

    听到老精灵的警告,两个老朋友一齐耸了耸肩,他们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等那渗人的疯子冲过来。他们没有等多久。

    “献祭!”地母的祭司咆哮着,他双手朝前一挥,大片的黑暗就从身后的角落里蔓延而出,涌向众人。那团黑暗是如此幽邃,不论是魔裔,精力亦或矮人的眼睛全都看不穿那团吞没一切的深沉之物。这可不仅仅是封闭视觉的障眼法这么简单,直觉告诉众人,要是被这黑暗吞噬,恐怕尸骨都找不回来。

    “啊嘶叹呐!”绿杖举起手中的树枝,那上面最大的一朵白色花苞随着咒语绽放,花芯放射出明亮的光芒,将黑暗挡在身前五步以外。“撒卡哈!”老精灵高喊着无人听懂的语言,像是在飓风中一样艰难的向前迈出了脚步。他的长发和胡子被无形的气流吹动,可诡异的是在他身边的矮人和魔裔却难以感受到一点风的存在。

    亚特伍德向前走了三步,黑暗也就随之退了三步。就在大家都认为长者的法术可以击退这团阴影的时候,一个身影却从黑暗中猛地冲出来,朝着老精灵发起了攻击。“献祭!”穆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一片黑暗,就像是不会反光的黑曜石,他的双手被伸展的刺青覆盖,变成了诡异的勾爪。索性这些刺青并没有完全布满主祭的手臂,在手肘之上尚且保留着些许正常的皮肤。

    “退下!”烈锤大公如炮弹般一下子冲到了精灵身前,他手中的战锤蛮横的砸到穆的手臂上。神奇的事发生了,在战锤接触到邪神祭司的一瞬间,锤头上那些被认为只起装饰作用的矮人语雕文突然发出暗红色的光芒,那光芒似乎给矮人的武器提供了某种力量,一团赤色的火焰在打击出升腾而起,爆炸带来的巨力将主祭狠狠的砸回了那团黑暗之中。

    “呼…”只是一击,安德烈的呼吸就变的急促,显然他战锤上的符文使用起来并非没有代价。“在矮人倒下前,谁也别想伤害我身后的任何人,谁也不行。”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