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互相利用
    “噢,看看这是谁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喀鲁斯.奥喀斯特,对吗?”白色的文字浮现在墙面上,字体采用了古老贵族才会使用的繁复花体。这让魔裔辨认它们的时候费了些工夫。可比起字体带来的麻烦,墙上的文字更令他感到震惊。

    “你怎么知道那个姓氏,我应该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才对!”姓氏是喀鲁斯最**的秘密,那代表了他最不愿意承认的过去,代表了他到底是属于那一位魔鬼的子嗣。杀手的伙伴们都很尊重他的**,事实上就连杀死了魔裔父亲的西格特也只知道所屠魔鬼的名字,对于他的姓氏则一无所知。

    这是有原因的,魔鬼们并不像恶魔那样源于彻底的混乱,他们其实有着极强的纪律性,这点从他们最长使用的手段,契约,上就可见一斑。因此,每一个魔鬼都非常擅长文字工作,他们对秩序的病态执着使得他们具有利用文字和语言的漏洞获取力量的能力。而名讳,则是其中的代表。想要真正杀死魔鬼,你必须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不能只是模糊的读音,必须精确到从发音到写法都分毫不差。

    至于姓氏,它对于魔鬼来说倒不像名字那么重要,可也有足够的理由让他们对此守口如瓶。因为姓氏代表了魔鬼的来由,它记述了背负这个姓氏的魔鬼是因何变成欺诈灵魂的罪犯,也记述了他们力量的来源与表现形式。举例来说,喀鲁斯的姓氏奥喀斯特,它在魔鬼们的语言中意为焦尸,同时也可以被理解成从火里出现的人。如果是一名学识渊博的人了解到这一点之后,他就可以通过查找资料来对比那些有记载的奥喀斯特魔鬼,以此推断喀鲁斯的能力和克制办法。魔鬼们的弱点是很致命的,一个同时掌握了他们姓氏和名字的人哪怕不具备任何的魔力和战斗素养都有可能借此重伤他们或直接将其杀死。

    “哈哈,别着急,我亲爱的小朋友。”之前的文字扭曲变形成新的词汇,显示着对方可以听到魔裔发出的质问。而这句回应只是个开始,“我早就认识你,喀鲁斯。准确的说,你是在我的注视下出生的,一个凡人和魔鬼结合生下的孩子,你注定会是个优质的玩具。而你也确实不负我的期待,能不能告诉我,作为奥喀斯特家族最后的魔鬼,你的感觉怎么样?”

    “我,不是,魔鬼。”喀鲁斯一字一顿的说着,因为情绪的变化,他眼底隐隐泛起了火光。

    墙壁上的文字安静了片刻,然后再次转换,“现在还不是。”

    杀手走到墙壁前,用双手撑在墙面上,“听着混蛋,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但是你给我记着,我,永远,不会变成魔鬼!”

    “好吧好吧,我相信你的决心。别这么激动。比起你的将来,我觉得还是更应该着眼于,当下。”散发着白光的语句无声的诉说着。可即使是冰冷的语言,魔裔还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张满是戏谑的笑脸。

    “当下?你的意思是你会帮我?”喀鲁斯感觉有些惊讶,直到刚才为止,他都把这堵墙和上面的文字当成是某种幻象,而非实际存在的事物。不过,即使是幻象,若它可以为穷途末路的人提供一些前进的动力和建议,又有何不可呢?

    “这可说不准,毕竟我会和你进行这一番对话并不在我的计划之中。这显然是我的一位交易对象为了报复我施展的,小手段。祂试图用某种形式向你揭露我的存在,这手段很巧妙,即使是在我们的交易里也算不上违约。只不过,祂显然低估了我的能耐。常见的错误,呵呵。”字句中的讽刺呼之欲出,连同着不屑和自负,“不过,我已近很久很久没有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了,所以我并不抵触这次交谈。我是说,你很幸运,不必遭受和你的矮人朋友一样的遭遇。”

    经过这一段对话,喀鲁斯自认已经有些摸清这些文字的创作者有着怎样的脾气。可对方提到安德烈的现状让魔裔的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安。“安德烈怎么了?你把他怎么了?你最好不要让他受伤,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哦哦,冷静一点好吗?你看,你在这里威胁我也是无济于事的,你的朋友,让他遭遇危险的并不是我。而是那个试图像你揭露我的存在。看看祂吧,喀鲁斯,祂认为你比你的矮人朋友更具有利用价值,所以将你带到了这里,而将可怜的安德烈留在黑暗中去应付祂可怕的怪物。是谁给了祂这样的权利,去决定每个人的重量?”白光组成的话语变的潦草了一些,似乎是它们的书写者在生气。

    “而你与那个邪神并无不同。”喀鲁斯冷冷的说,“你关注我,不也是因为我的出身让你看到了价值?”

    “不,并非如此。我和他们是不同的,我和所有自命为挑选者的人都是不同的。在我眼里这世上的一切都有着等同的价值,只是大部分人完全不理解如何将其发掘出来。所以我才会主动的用事实告诉他们,这世界上没有废弃物,一就是全部,全部也是一。我才要告诉他们,即使是一粒沙子,只要时机合适也足以让山峦崩塌。我是如此的平等,所以,别把我和祂相提并论。”

    “好吧,不同于地穴之母的先生,也许是女士?既然您这么肯定自己和祂不同,那你为什么不像我证明这一点呢?告诉我打败祂的方法,让我用行动告诉祂出卖你的代价。”喀鲁斯满是真诚的说。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魔鬼。相信我,如果你愿意抛弃你身体里另外一半微不足道的血统,你才能做真正的自己,你的本性,它不是什么气可以压制的。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作为一名商人,我可不希望自己投资的货物受到损失。所以,去吧,去把你的朋友救出来。”

    当魔裔读完这行文字,那些墙上的白光就全部汇聚成了一团,它们顺着喀鲁斯放到石墙上的双手,顺着他的血管和肌肉进入了魔裔的身体,直达双眼。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