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黑暗消散
    幽邃的黑暗顺从的散开,喀鲁斯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比纯粹的白光,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围的一切。那不是黑暗视觉带来的灰白世界,而是如同日光照射下色彩鲜艳的光景。还不等魔裔仔细观察周围,一串火花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矮人的战锤和怪物的利齿相互摩擦发出的火花,在安德烈看来,这点点的红光和武器上沉重的挤压感是他正在和对手较量的唯一证明。矮人在踏入黑暗后可没有同伴的好运气,敌人从无法穿透的帷幕后对他发起了突袭。索性亚特伍德给予的粉末似乎能让黑暗中的怪物收到极大的痛苦,但即使如此安德烈打的也并不轻松。

    魔裔没有犹豫,他拔起地上的精灵长剑,三两步冲到烈锤大公身边,利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挥动武器打出了凶猛的一击!随着剑身上淡淡的魔法光芒闪过,长剑有一半的剑身直接没入怪物人形身体和蠕虫形身体的接缝里!“咔!”惨叫伴随着脓水一起喷出。怪物的身体开始剧烈翻滚,似乎是想通过这种形式缓解疼痛。

    “是你吗山羊?”从险境中摆脱的矮人对着四周喊道,他可看不见刚才魔裔的进攻。不过想来在这片黑暗里会来帮助自己的应该也就只有喀鲁斯了。

    “我说过了,别用那个称呼叫我!”喀鲁斯双手死死的握着剑柄,这是他唯一可以伤害到怪物的手段,他说什么也不能放手。而这么做的代价,就是魔裔的身体也被翻滚的臃肿形体带着倒在地上。好在常年受魔火淬炼出的**不会轻易的受伤,这种碰撞对他来说还算不上什么。

    “没问题,山羊。”得知伙伴赶来,安德烈的嘴角露出了些许笑容,他重新举起战锤,尝试着向前甩了一下,结果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显然怪物的位置已经在翻滚中产生了变化,而矮人却难以辨认。

    喀鲁斯在挣扎中察觉到了这一点,“右前方七步!”他提示到。

    “明白。”安德烈没有问同伴为什么可以给出精准的指示,长久战斗中培养出的信任让他无条件的相信魔裔。有着腐蚀痕迹的战锤在矮人手中轻若无物,大公将武器在头顶转了一圈,积攒起足够的力量。“这一下,为了熔铁!”高昂的战吼带着粉碎一切的决心,原本已经残破腐坏的矮人铭文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心中如熔炉般炙热的愤怒,它们从握柄的底部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依次亮起,当整个战锤上所有的矮人文字全部闪烁起红光的时候,它变的像是刚从砧板上拿起来一样通红!

    “叮!”锻造锤敲击铁器的声音响起,清脆,短暂。可在这声音落下之后,前所未有的热浪从战锤的打击点上迸发而出,呈圆环形向外扩散!“噗哧!”大量的液体和脏器以及其它说不清楚的东西顺着被战锤击打的位置流出来。这一击是如此之重,就连原本翻滚着的怪物也因过度疼痛而僵在了原地停止了一切活动。

    喀鲁斯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他没有去检查自己在敌人身上造成了多大的伤口,因为他看到在气喘吁吁的矮人面前,比三个成年男人腰身加起来还要粗的蠕虫躯体被一锤砸成遍地的残渣,断成了两截!

    “早知道我应该让你打它的头的。”魔裔咂咂嘴,有些后悔的说道。他没料到安德烈的一击竟有如此的威力。可还不等他和安德烈调侃两句,原本瘫倒在地上的怪物主体,穆的人身在不知何时已经重新立了起来,从后方对喀鲁斯发起了攻击。

    “吼!”野兽最可怕的攻击往往是在它穷途末路时发动,尽管那朝左右两方向开合的口器里已经溢出了些许体液,怪物的攻击还是来的很快,而且声势骇人。

    可,习惯了从暗中偷袭的人往往意识不到当没有东西遮掩自己的行踪会对自己带来多大的影响。喀鲁斯早就注意到了对手的动向,他等的就是这一刻,那张大到夸张的口器是致命的威胁,却也将怪物柔软的内部组织暴露在外。魔裔双手握剑,一脚踏前,扭身的同时弯曲手臂,当怪物的利齿已经几乎贴到了他身上的时候,喀鲁斯的双臂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伸直弹出,精灵长剑从穆的上颚刺入,从怪物的人类头顶刺出。

    “而我这一下,是因为你弄脏了我的衣服。”魔裔的半个身体探入怪物的体内,可是由褐袍主祭化身的异形已经再也不能伤害任何人了。连续两次重击令它彻底失去了生机。

    “嘿,你能来帮我一下吗?我好像卡在这家伙嘴里了!”尝试了几次无果之后,杀手不得不发出有些滑稽的求救声音。

    “当然,我们很乐意。”还不等喀鲁斯反应,两双手分别握住了他的左腿和右腿,将他一下子从怪物的尸体里弄了出来。

    一屁股坐到地上,上半身满是脓液的魔裔用手把脸上的东西抹掉,他看着眼前的精灵们。“所以,我猜那片黑暗消退了对吗?”

    “确实如此,我想是因为召唤者的死亡让邪神的力量无法在送入这个世界。”击败了敌人之后,亚特伍德又变回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拄着自己的木杖,上面已经看不到任何其它植物。

    “最好是这样,要是还有不开眼的家伙送到我面前,我一定会把它砸成烂泥。”矮人低沉的嗓音说道,安德烈走了过来,看起来并无什么异样。但魔裔还是敏锐的发现大公的双手有着些许的不对劲。

    “骨折了?”喀鲁斯问道,考虑到刚刚惊世骇俗的一击,这样的结果也合情合理。安德烈没有否认,他将双手举到眼前,咧嘴笑了一下,“还行,不算太糟。至少它们没有像我的锤子那样粉碎。”

    听到这话,杀手又看向了怪物断成两截的伤口,现在可以看到在那些碎肉和液体里混杂着大量的金属碎屑,想来如果矮人没有撒谎,那么那应该就是他的战锤了。“如果我没记错,那把锤子是你的传家宝。”

    “它不辱使命,总好过被挂在博物馆里落灰。”安德烈笑了笑,显然对此并没有太多感伤,“没什么事比我们都活着更重要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