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第三天
    天赋,这东西说来玄妙,可其实并没有那么神秘。在重新认识到自己的身份之后,男孩的狩猎变的容易了许多,一只无脑的鼠人或许无法独自捕到飞鸟,但一个有鼠人体能的孩子却可以。

    用爪子拔掉乌鸦身上的羽毛,男孩并不在乎混杂在肉里的细小骨头,他大口大口吞咽着血肉,像只野兽。但他的眼神异常清醒,远比同龄的孩子清醒。脑海中喀鲁斯的声音回响着,那三条道路在稚嫩的眼睛前晃动着。死吗?如果死了之后可以和父母在一起,那也不错啊。但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

    将剩下的残骸随手扔到草里,年轻的鼠人拿起了自己的匕首。离天亮还有些时间,他决定翻过山坡,朝熔铁城相反的方向走走,也许在那里自己能找到答案。

    喀鲁斯目送着男孩翻过山坡,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嘴角扬起的笑意。“这就对了。”他轻轻低语着,然后三两步就跟了上去。

    山坡后面,是另一个山坡。这是当然的了,熔铁城作为抵挡游牧民的屏障,其筑城的所在就是这片平整土地上唯一的一小块丘陵地带。诸如此类的小土包在熔铁城附近比比皆是。男孩耸了耸鼻子,引得胡须轻微的颤抖起来。好吧,至少没有更糟对吗。

    将匕首咬在嘴里,鼠人开始迈开腿奔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只是为了发泄?他跑的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甚至四肢并用,不得不说,经过咒鸦调试的身体有着无以伦比的协调性,如果这孩子可以保持下去的话,他的运动能力将超越所有的同类。

    太阳,第三次升起。日光照耀在奔跑的鼠人身上,那炙热感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男孩不清楚这是因为自己熟悉了现在的身体,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奔跑,好像再继续跑下去,他身上的毛发就会脱落,他就能重新变回人类。

    “咔嗒,咔嗒”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是什么的声音从远处响起。男孩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那个方向,他头上的毛发随着晨风起伏。那是一面旗帜,绘制着昂首的白色雄狮,苍狮的旗帜。旗帜逐渐升起,紧随而出的,是反射着光亮的头盔,一名骑士举着旗帜出现在前方的山坡上。男孩看着骑士,他还没意识到这代表了什么。可骑士却迅速转头,冲回了山坡下面。

    紧接着,更多闪亮的铠甲和穿戴着它们的骑士冲上了山坡,他们拔出了挂在马上的单手剑,如金属和血肉混合而成的狂风吹向无措的鼠人。直到领头的骑士到了自己将近五十步的时候,男孩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要干什么,他本能的双手抱头,用尽全力大喊着,“别杀我!我是人类!”

    骑士剑,在离鼠人不足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骑士们呈圆形包围住了他们的敌人,他们都很疑惑于刚才那如错觉一样的喊声。男孩看着面前的战马和数把对准自己的剑锋,再次开口说道,“我是人类!”

    “怎么办?要通报大骑士长吗?”一名骑士开口询问起同伴。这只能开口说话的鼠人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有什么好通报的,这只是它们的把戏,一刀杀了就是了。”领头的骑士说道,他的语气中满是愤怒。

    “队长,我知道您的兄弟在守卫战的时候…可是我们…”

    “闭嘴!”被称为队长的骑士将剑尖指向同伴,然后在他意识到这个举动不妥后才缓缓将武器重新对准男孩。“即使他曾经是我们的同类,现在他也变成了怪物。杀了他,才是让他解脱。”

    骑士们互相看了看,他们知道这是队长在为自己找借口,可这何尝不是实话呢?再说现在的苍狮,又有谁和鼠人没有血仇呢?于是他们点了点头,同意了队长的说法。骑士剑高高的举起,反射着晨光,如此耀眼刺目。“为了苍狮!”

    “嗡!”利刃砍下,却没有伤害到男孩。两根手指将骑士的武器死死夹住,任凭对方如何用力也动弹不了分毫。

    “大骑士长?阿提克斯先生是吧,我可不记得那个老头提倡过不分对错的杀死无辜者。”喀鲁斯像风一样突兀的出现在骑士们中间,他从容的口吻与他夹住长剑的手指让所有人印象深刻。

    “你是谁?”骑士队长放弃了收回武器,气急败坏的质问道。喀鲁斯身上的魔化特征还没有恢复,所以现在看起来只是个有着奇怪纹身的男人罢了。当然,一般人是不可能徒手接住剑锋的。

    “我是谁?”魔裔咧开嘴露出了满嘴的牙齿,他的眼睛里开始燃起熊熊的火焰,头顶慢慢长出两只尖角,身上的刺青也反射出不详的红光。“你告诉我,我是谁?”

    “恶魔!恶魔!”骑士们开始惊呼起来,喀鲁斯此时的样子和传说中的恶魔完全吻合,他们中有的人跳下马匹想要逃走,有的人胡乱的挥动着武器以求自保。至于那名队长,他的呼吸急促,手一松直接放开了骑士剑。

    “哐当”单手剑掉落到地上的声音唤醒了骑士们,他们茫然的看向身前,哪里有什么鼠人和恶魔,有的只有一小片空荡荡的草地。

    “刚才…”“那个恶魔…”

    “安静,”队长弯腰捡起了武器,“我们刚才只是看错了,这里什么都没有,斥候的误报。现在,归队。”

    当骑士们全部离开之后,草地上显出了两个身影,一高一矮。喀鲁斯安慰似的伸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不是,我不是鼠人…我是人…”

    魔裔闭着眼沉默了两秒,然后猛然睁开双眼,他身上的魔化特征迅速消失。“说的没错。”说着,他一下子将男孩拦腰抄起扛到了肩上朝着骑士出现的反方向走去。

    “记着这句话,你就还是人。记着这句话。”灰塔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