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鬼子好凶
    纵马朝鬼子机枪手冲去。

    骑马挺别扭的,现代训练,还有几个骑马?

    到了跟前,四个鬼子将机枪和迫击炮架到马背上,用绳索捆绑好,除了骑乘马匹以外,还有几匹驮马。

    最早的三挺机枪,六个鬼子,已经走了两个,这四个里面,两个整理,两个警戒。

    张锐一直冲到跟前,时刻抠着扳机,一直没有开枪。

    周围鬼子一直就用军刀砍杀清风寨的土匪,很少用枪,他要是开枪,显得太突兀,会引起鬼子警觉。

    俩警戒的鬼子如果发觉他不对,他就不顾一切开枪了。

    好了,到了跟前,张锐将步枪收起来,从腰间拔出军刀,一把拍在一个警戒的鬼子肩膀上。

    那鬼子悚然回头查看,张锐的军刀猛然朝前一送,将鬼子咽喉切断了。

    鬼子无法喊出声音,张锐一夹马刺,冲到第二个警戒的鬼子跟前,那家伙刚才回头看了张锐一眼,没有识破他的身份,又朝坟丘柏树林那边看过去。

    张锐重施故技,将这个鬼子咽喉切断。

    张锐回头的时候,发现正在捆扎机枪弹药箱的一个鬼子突然盯着了他。

    二话不说,将手里的军刀朝着鬼子甩过去。

    张锐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是一个小八路的,体能恢复了以后,还是自己原来的。

    军刀打着旋儿飞过去,声势骇人,并非要准确劈死鬼子,而是吓唬他。

    鬼子情急之下,还在震惊一个战友为什么突然杀了自己人,还没有想明白张锐的身份呢。

    看见军刀,本能地躲闪。

    此时,张锐将骑兵枪举起来,对准鬼子的眉心就是一枪。

    叭!

    区区十米的距离,枪身一震,子弹瞬间射到鬼子眉心,钻出了一个小窟窿,鬼子的脑袋朝着后面一摇,被强大的动能推倒在地。

    “你?”第四个鬼子被枪声惊醒了,闪电般抓住骑兵刀,想都没想,朝着张锐投掷过来。

    张锐咔,弹出弹壳,手动上子弹,趴到马背上压低姿势,抬手一枪,叭,鬼子的脑袋炸了,天灵盖被掀起,将屁帘帽和头盔都炸得滚了老远。

    张锐看看周围,没有其他敌人,都被柏树林和竹园挡着呢。

    他立刻从马背上俯身,用步枪将失落的军刀挑起来,顺便,将鬼子整理好的驮马的缰绳抓住,喊一声,牵着三匹驮马朝柏树林那边冲去。

    到了柏树林里,张锐跳下马,将自己的战马和三个驮马都拴到柏树上。

    封丘面积很大,有很多很高的石碑和很密集的柏树林,可惜被炮弹轰击,炸毁了一些石碑,一些砖丘墓,还有七个尸体,一个脑袋炸掉了,两个炸了胸口,还有几个被鬼子军刀劈掉了脑袋。

    里面没有一个鬼子。

    张锐立刻将驮马上的一挺机枪,一门迫击炮,弹药箱什么的取下来,为了加快速度,不用手解绳,而是军刀割断牛皮绳。

    提溜着机枪和一箱子弹,放到一个砖丘墓后面,自己又将军刀和步枪什么的弄到身边,隐蔽好。

    砖丘墓,是豫西北一带常见的东西,好像夫妻先死了一个,第一个死的,并不直接掩埋,而是将棺材放在平地上,用砖丘起来,盖得小房子一样,等第二个死了以后,夫妻一起合葬。

    砖丘墓不少,成为绝佳的障碍物。

    这么好的战斗场所,清风寨的土匪没有任何利用,转眼就溃败了,真是渣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