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兽血沸腾的夜晚
    一些女人还在院落里,房屋内惨叫不迭:“别这样,求求您,老总,别欺负我。”

    “老总,您别撕我的衣裳啊,呜呜呜。”

    “老总,我愿意了,求求你放过我男人,我愿意伺候您!”

    还有更加诱人的又痛苦又欢乐的惨叫声呢!

    一队队一群群的伪军,疯狂冲进那些弥漫着浓郁雌性气息的院落,走上不归之路。

    这些女人,有的是本宅院的女主人或者女孩子,也有的是张锐解救的李家大院的那些妇女,或者是野王城被鬼子糟践的女人,以及孟城中动员的青楼女人,统一由军统军官,城防总指挥肖瑶指挥和教导,编制。

    每一个条件较好的宅院,都有一个特种战斗的伏击小组,五个男兵,一个或几个宅院主人家的壮丁。

    这些战斗小组,进行了训练,训练方法都是张锐教导的。

    张锐的围城打援方案,早早就确定了,等南边成功伏击了加藤联队的一个加强中队,张锐立刻回到孟城,就是和这里的军官沟通。

    白天,步兵营长带着三个连隐蔽在阵地和战壕里,傍晚,立刻将主力撤退回城内。

    干什么?

    白天的的话,可以在城外战壕里跟鬼子周旋一番,借助地利条件,大量杀伤鬼子,晚上,则离开。

    因为城外地方过大,防不胜防,鬼子和伪军一旦分路突击,很快就能突破,一旦突破,这些部队就会紧张,涣散,甚至崩溃掉。

    鬼子不善于夜战,张锐的步兵营和动员的新兵,百姓们,更怕夜战。

    素质不行,训练不行的部队,避免跟敌人打混战,那样的话,自己的部队最容易崩溃。

    每一个连留下一个排在外面,分成小组,钻进防炮洞和里面更深一些的坑道,将洞口封住。

    这些,是将来的伏兵。

    进城的部队,完全服从肖瑶的指挥,分头布置,和居民高度融合,设立了伏击小分队。

    城内的居民是不喜欢打仗的,更不愿意在自己家里打仗,可是,部队动员说,鬼子在城内城外死伤那么多,一定会疯狂报复的,最可能的就是屠城,要想活下去,必须起来战斗。

    就这样,有些卑劣地欺骗方法,加上强迫,一些温情的措施,将所有城内居民都纳入了战斗体系。

    为了减少累赘,前半夜的时候,伏击小分队和居民主人都没有闲着,在屋里挖掘坑道洞穴,将老人孩子都隐藏其中。

    至于妇女诱惑敌人的时候,那种狐狸精的喊声,是有人教授的。

    孟城的青楼女子,一个人负责教几个院子的女人。

    为了消灭敌人,为了活命,女人们也豁出去了。

    就这样,肖瑶的一个连步兵,加上一个步兵营的六个步兵排,加上新动员的百姓,加上野王城县长高骏麾下的一百多杂兵,五六百人的规模,加上本土居民,一起上阵,张开了无数温柔的陷阱,将一簇簇的伪军吞噬了。

    肖瑶他们亲自战斗,肖瑶亲自用妩媚的声音诱惑敌人,他们的小组,抓了四个伪军,准备外出的时候,遇到了新的伪军,急忙惨叫着跑回屋里,引得伪军兽-性大发,狂追不舍,结果,又有三个伪军被打了闷棍。

    枪声很少,很寂寥,就是城墙上聚集的鬼子听了,也都毫不在意,以为一些伪军耍威风吓唬老百姓。

    一些房屋被点燃了,有伪军点的,也有伏击小组自己点的!反正,制造混乱气氛,掩盖彪悍的伏击行动。

    自己点燃的房屋,当然是没人的,很破旧的,跟其他房屋不连接的。

    俘虏了伪军以后怎么办?一般不许击毙,二则缴获其枪弹服装,军帽,便于自己伪装。

    不见伪军来了,就有战士们推搡着女人朝门前走,在街门口故意大喊大叫,好像在凌辱女人,女人呢,则尖声哭喊。

    这是诱惑,一旦有伪军前来,这边就将女人押解回院落,好像要享受,于是,伪军疯狂跑过爱,一旦及身,就被棒槌扁担锄头擀面杖什么的伺候了。

    一旦没有伪军前来,这些女人的声音就是联络暗号!

    女人们往往不是一家一个,但是,总有一个是本家人,街坊邻居都熟悉,互相哭喊,都能辨识对方,表示伪军被干掉了,这里安然无恙。

    哭喊的声音也有不同意义。

    谁规定的?张锐规定的,肖瑶执行的,妇女们互相记住的。

    声音的高低,曲折,尾音,都能表示不同的意义!

    一处处街道上,一个个庭院里的伪军被生擒了,被隐逸到了黑暗中。

    话说这些伏击小分队的战士们,本来瞄准的是鬼子伪军联合部队的,后来听声音就知道只有伪军,心里更加自信了。

    伪军和鬼子不同,鬼子野蛮,见人就杀,伪军多数是混饭吃的,骚扰抢劫可以,直接杀人,不多,除非他是老土匪。

    按说,这些部队和百姓,女人们,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可以在家里战胜敌人,可是今天,竟然做的非常之好。

    因为张锐的部队轻松干掉鬼子一个中队二百多人,自己损失寥寥无几,从精神上极大地鼓舞了大家,否则,谁也没有胆量这么淡定。

    伪军官兵一群群被吞没,街道上残留的伪军,还是十分羡慕的,猴急猴急上的。

    “旅长,旅长,兄弟们都在剿匪,都在扫荡啊,扫荡,我们怎么能不动呢?”几个机灵的伪军,是孙旅长的警卫,不甘心地说。

    孙旅长心里暗骂,本来指望这些手下抓了女人过来给自己享受的,谁知道,一个都没有来,让他很是生气。

    怎么办?凉拌。

    他亲自带领警卫部队分头行动,去给皇军抓花姑娘,剿灭敌人残余!

    很快,他也被打了闷棍,当了俘虏。

    十几分钟,二十几分钟后,整个孟城的街道都安静了。

    远处是城外沟渠里的蛙声一片,头顶是星光灿烂,银河幽幽,街道上的星星点点火焰。

    一千多名伪军,除了几个帮助日军守护城门的,统统都自投罗网,被生擒了。

    一些狡猾凶狠的伪军,身体特别强壮的,机警的,挨了闷棍也不倒的,一些武功很棒的,则被手枪干掉。

    根据战后统计,审讯伪军俘虏,孙旅长的皇协军独立旅,调派前来的三个营一千三百多人,被俘一千一百多人,被打死三十二人。其余跟随鬼子。

    街道上混的伪军,无一漏网。

    等这边都安定了,到处是女人的哭喊声联络,又审讯了几个俘虏,部队就悄悄地退回去。

    “救命呀,救命呀!”女人的哭喊声更刺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