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放开花姑娘让我来
    因为部队知道,被干掉的是伪军,没有一个真鬼子,鬼子部队都在城墙上呆着哪,那才是我们张网以待,围猎的真正目标。

    还用说啊?可着劲儿引诱鬼子吧。

    带着女人伪装伪军去城墙上袭击鬼子?

    可以,但是,远不如将鬼子诱到狭窄分散的院落更有杀伤力。

    那种情况,需要城内部队的高度默契,真正对鬼子的袭击机会很短,在黑暗中混战,鬼子素有经验的老兵,轻松获胜未必,遭受惨重损失溃退出城则绝对不可能。

    双方胶着下去,吃亏的还是张锐城内的部队。

    整个计划,都是张锐制定的,不同情况有不同的选择,早跟军官们商议好了,进行了特别训练。

    诱敌深入,攻其不备!

    一些青楼的女子,表现非常专业,哀鸣凄厉妩媚之声,随意变换,为了吸引到鬼子,她们也是拼了。

    不拼是不行的,张锐交代给肖瑶,肖瑶亲自训示下命令,凡是配合有功的,奖赏,不配合的,以女汉奸论处,绑到树上乱棍子打死。

    阴狠的时候,冷酷的地方,张锐不仅思考细腻,还善于因人而异,做出有影响力的措施。

    这时候,在一些女兵的监督要求下,这些专业技术人员,马上用更加逼真的声音,各种绵羊音和对话体,特别事情中的情绪反应,好像她们正被一群士兵凌辱。

    部队官兵,也配合发出一阵阵豺狼兽性的狂呼。

    “这些支那人,对自己人都这么凶狠,难怪一盘散沙,没有国魂军魂!”岸谷中佐从睡梦中惊醒,苦笑一声。

    参谋军官咳嗽着:“中佐阁下,那帮支那人闹得太厉害,我们是否需要弹压一下?这里简直是一座大青楼!”

    岸谷能清楚地感到他说话时候特有的垂涎的语气。

    部队驻扎的时候,加强训练,加强军纪,慰安妇很少,官兵都很饥渴,最初的转战和占领以后,部队就有严格的命令,为了王道乐土,一般不允许滥杀无辜。

    南京大屠杀以后,迫于国际舆论,大本营就将几十名将校级军官转为预备役,相当于从军中解职,岸谷中佐可不想重蹈覆辙。

    不随便屠杀,不代表部队就摆脱了兽性,在县城和乡镇据点驻扎的日军分队,好像脱缰的野马,是可以随意掠杀奸淫的。一旦有战事,日军上下,特别是基层军官,总是找到各种借口,大肆杀戮劫掠。

    今天凌晨的岸谷,早就按捺不住,所谓上级的军纪,都是扯淡,为了统领好这些部队,投其所好,也要多多抢劫一些女人,激励官兵的斗志。

    只是夜间,安全性不高,岸谷相当克制。

    现在,听着全城野猫发了春一样的妩媚和凄惨,岸谷全身的神经都被拨动了:“必须的,”

    在满洲国驻扎训练过的他,基本上通了那疙瘩的语言:“马上,你们带着一个中队的士兵先去,那群支那狗折腾起来真是不要命!”

    参谋军官立刻发布命令,随即,将部队分区出发。

    鬼子士兵很少入睡,一个个亢奋得不得了,荷尔蒙漫天飞舞,得到军令,鬼哭狼嚎。

    “花姑娘,花姑娘的有!”

    街区里的部队和女人们,已经等待多时,此时,都躲避在院落里,听到鬼子特有的嘶喊声,有的马上转移到房屋里,剩下两个士兵在街门口等待。

    鬼子疯狂冲过来,看见敞开的街门就冲。

    “太君,太君,花姑娘!请!”街门口的伪军军装的士兵,统统是张锐部队的干活儿。

    “要西,要西!”几个鬼子眉开眼笑,二话不说,端着大枪冲进去。

    鬼子一个中队出发,自然知道全城的范围,不会往一起拥挤。

    往往三两个士兵冲进一个宅院。

    “放开花姑娘,让我来!”

    “花姑娘的辛苦工作,我的愿意!”

    鬼子喊着疯狂的诞语,听到女人的声音在哪里,就朝哪里冲。

    不顾一切。

    因为没有安全问题呀。

    伪军已经打了前站,证明没有问题,抗日的分子都逃跑了,皇军怕什么?

    别看岸谷和所有的鬼子心甘情愿让孙旅长手下的皇协军随便尝鲜,自己愿意吃甘蔗的渣渣,那是为了安全问题考虑。

    此时,伪军军装的兵们,就围拢在一起,有人脱掉上衣,正骑着女人,嘴里野蛮地呼喊着,女人的惨叫声,反抗,叫骂声越来越激烈。

    鬼子急不可耐,将大枪扔掉,猛推上面的男人:“滚开,滚,笨蛋!连一个女人都征服不了!”

    此时,旁边的伪军们,立刻动手!

    棒槌,擀面杖,斧子,榔头,朝着鬼子脑袋上猛烈招呼。

    三两个鬼子瞬间被打昏。

    鬼子是不幸的,最幸运的鬼子的猎艳之旅,也不过是骑到女人的肚皮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女人配合,骑着的男人往往是她的丈夫,或者是百姓,反正,部队的官兵心里正纠结着小鬼子呢,谁有心思胡来?

    至于一些士兵,和青楼女子搭配演戏,被声音完全代入情境中,虚情假意,假戏真做,有一些动作和爽歪歪的感觉,也湮没在黑暗的夜幕中,不可说也。

    三三两两的鬼子,飞蛾扑火一样冲进了一个个敞开的宅院,又销声匿迹了。

    为了麻痹外面的鬼子,这边动手以后,立刻有人代替了鬼子的声音,喊着:“花姑娘,花姑娘,哈哈哈。”

    不多久,鬼子一个步兵中队兽性的洪流,就消失在黑暗的街区之中,一个也不剩,只有虚伪的男女的呐喊声,还是那么令人神往,兽血沸腾。

    半小时以后,东方出现鱼肚白。

    岸谷中佐一直眯缝着眼睛半睡半醒,睡是因为疲劳,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各种担忧,又是凌晨的生物钟,醒是因为城区里的野蛮的男女喊叫,厮打,哭喊,咒骂的声音太激烈了。

    半个小时以上,中队的部队居然不回来?

    更为可疑的是,孙旅长的皇协军也不回来一个?

    按照常规,皇军去享受女人,皇协军应该立刻滚回来担任警戒才对!

    岸谷突然一个激灵跳起来:“来人,去把那个部队喊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