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2章 你该让贤了
    在太子前面维护着秩序的几个侍卫,突然看到有人竟然不跪拜,惊得立马吼起来:“那是谁,见了太子殿下,居然不下跪!”

    这一吼,本就显眼的苏陌凉立马成了众矢之的。

    垂首磕头的百姓也纷纷抬起头来瞧她,就连太子南景焕和苏伊雪都忍不住投来一抹惊奇的目光。

    苏陌凉丑陋的疤痕盘踞在右脸上,像是一条蜈蚣,让人恶心又害怕,一身灰白色的囚服还来不及换下,上面沾染着乌红的血痕,囚衣上好几处已经裂开,露出了皮开肉绽的肌肤。

    众人只需一眼,便认出了苏陌凉的身份。

    “天啊,这不是苏家的废物吗,她疯了吗,见到太子竟然不下跪!”

    “听说她前段时间偷了徐家的玄炎银蛇蛋,谁知被徐大人抓到把柄,非要找苏家讨个说法,这事儿还闹到皇上那儿去了呢,后来苏家逼不得已,只有将蛇蛋还了回去,并且将她交给徐家处置,才算平息了这件事儿呢。”

    “是呀,我也听说了,没想到这废物,实力不咋样,胆子还挺大,连徐家的宝贝都敢偷!”

    “是呀是呀,好在苏家主明事理,并没有包庇这废物。”

    苏陌凉听到众人的议论,嘴角浮起冷笑。

    苏家主明事理?把无辜的女儿推出来背黑锅,可真是明事理啊。

    此时,南景焕看到苏陌凉,俊美的容颜越发冷了下来,深沉的眸子掠过明显的厌恶。

    苏伊雪看到苏陌凉,倒是一惊,旋即唇角轻咧,柔声唤起来:“哎呀,姐姐,你出狱了吗,你怎么不差人告诉妹妹一声啊,这样的日子,妹妹没去接你,实在过意不去。”

    苏陌凉听到这话,眼角一挑,轻笑起来,“姐姐替你揽下罪责,受尽折磨,你这做妹妹的连我什么时候出狱都不知道,一句过意不去就算了?”

    她的声音不大,平淡得像是叙述普通的事儿,却在众人面前造成了不小的震动。

    她替苏伊雪揽下罪责,这是什么意思?

    苏伊雪闻言,浑身一震,实在没料到苏陌凉竟直言不讳的说出这事儿,娇俏动人的脸蛋瞬间僵住了。

    一旁的南景焕也被这话弄得敛起眉头,眸中闪过疑虑。

    许是害怕南景焕知道真相,苏伊雪急忙大声解释:“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听不懂了!你那日犯下大错,不是妹妹不替你求情,实在是妹妹我无能为力,毕竟,对方是徐家啊。”

    苏伊雪倒是个聪明的心机婊,众人一听这话,立马明白过来。

    原来是苏陌凉记恨苏伊雪当日不替自己求情,所以现在当着太子的面,矢口否认,想要栽赃陷害苏伊雪。

    真是好狠毒的心啊。

    南景焕刚才还有所疑虑,如今听到这番话,也明白过来,俊脸一板,顿时怒斥出口:“放肆,你这个歹毒的家伙,居然敢诬陷雪儿!”

    这世道真是颠倒了。

    苏陌凉不得不佩服苏伊雪的心计,的确是高手段,只是在她这个黑的能说成白的金牌大律师面前,玩手段,不是自找死路吗。

    苏陌凉唇角一扬,勾勒起几分冷笑,黑曜石般的瞳孔掠过讥讽,缓缓开口:“太子殿下,你觉得我这种连灵力都凝聚不了的废物,能畅通无阻的跑进徐家,偷到蛇胆后更是能毫发无损的走出徐家吗?”

    “如果你脑子如此简单,看来这太子之位,你也该让贤了!”苏陌凉的话铿锵有力,甚至带着指责之意,声音不大,却如惊雷般在人群中炸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