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第6章 狼心狗肺的苏家
    从茗清阁一路走来,苏陌凉发现苏府虽然没有金碧辉煌的奢华装潢,但也有长公主府邸该有的气派,只是自从长公主去世后,这里就彻底变成了苏家。

    说来,身体主人的父亲原本只是个不起眼的副将,后来娶到长公主才飞黄腾达,连带着苏家的势力也逐渐壮大。算起来,苏家可是全靠着长公主才走到今天这步。

    然而苏家狼心狗肺,竟然这样对待恩人的女儿。

    苏陌凉愤愤的想着,不知不觉就已经来到了前厅。

    放眼望去,厅上坐满了人,而坐在最上方的中年男子,想来便是苏陌凉的父亲,苏毅辉了。

    此人一身墨色锦袍,身材魁梧,五官端庄,浑身散发着戾气。

    “苏陌凉,给我跪下!”一声近似咆哮的怒吼,振聋发聩,强烈的威压扑面而来——

    大厅上的几个姨娘也被这威严十足的气势,骇得抖了抖身子。

    苏陌凉倒是挺直着腰板,毫无畏惧的直视着苏毅辉愤怒的目光。

    “父亲,我何错之有,为何要下跪?”清冷的声音冷漠至极,却透着对苏毅辉不服气的质问。

    苏毅辉当下一愣,面色闪过惊愕。

    这个一向胆小懦弱的女儿居然公然质问他。

    之前听伊雪说苏陌凉出狱后像变了一个人,现在看来,确有此事。

    “今日你当着太子的面供出你妹妹,让你妹妹当众难堪,如此不顾念姐妹之情,难道没错吗!”苏毅辉义正言辞的大声呵斥,惹得苏陌凉冷笑连连。

    看来苏伊雪颠倒是非的本事儿,是遗传了苏毅辉呢。

    她啥事儿没做就被冤枉,现在说出实情,反倒成她的错了!

    这世上还有道理可言吗!

    苏陌凉唇角轻扬,讽刺的笑容分外刺眼,落在苏毅辉布满阴霾的瞳孔里,像是一根刺扎入心脏。

    “父亲,我不顾念姐妹之情,那请问你顾念过我们父女之情吗?”苏陌凉的质问掷地有声,弄得苏毅辉表情微僵。

    这下子他是被堵得哑口无言,反倒是他右下方,身穿紫色锦裙的中年妇人面露愠怒,为苏毅辉解围道:“陌凉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跟父亲顶嘴,这就是你身为苏家小姐的教养吗!”

    苏陌凉闻言,缓缓侧目望向说话的女人,目光微凝,瞳孔荡出一抹恨意。

    这个女人是苏府的二夫人,苏伊雪的亲生母亲。

    当初她在苏府为妾,一直记恨长公主,奈何身份卑微,只有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上不了台面。

    长公主去世后,她更变本加厉的虐待苏陌凉,要知道苏陌凉脸上的这道疤痕可就是拜她所赐。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头的火气猛地蹿了上来,说话丝毫不留情面:“放肆!本郡主和父亲说话,你一个贱妾插什么嘴!”

    二夫人被苏陌凉吼得愣住了,面色僵硬,神态震惊,瞳孔瞪得很大,满是难以置信。

    “你——你——你竟然敢骂我贱妾!”二夫人哪料到一直被欺压的苏陌凉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顿时怒得眉毛高扬,面色涨红的指着她。

    苏陌凉不以为意的觑她一眼,冷哼道:“我是长公主之女,又是皇上亲封的陌月郡主,有何不敢!倒是你,一个贱妾,居然敢用手指着郡主,是为大不敬,只要我一句话,你就要人头落地。”

    二夫人愤怒的脸蛋闪过惊惧,手臂猛地一僵后,赶紧收回,可是心底的不服气怎容苏陌凉骑到她的头上去。

    只见二夫人一改凶狠的面色,苦兮兮的冲着苏毅辉哭诉:“老爷,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嫡女,这苏家以后怕是没有妾身的立足之地了,连个晚辈都能随便辱骂妾身!”

    苏毅辉听不得妇人哭哭啼啼,再说了这二夫人可是苏伊雪的母亲,过不了多久,苏伊雪就会成为太子妃,看在太子妃的面子上,苏毅辉还是要维护二夫人的。

    “混账东西,她可是你的姨娘,你如此大逆不道,今天我非对你家法伺候不可。”苏毅辉愤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造成不小的威压。

    此时,外面很快跑来几个护卫,操着棍子就要上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