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7章 苏家的阴谋
    眼看着棍子就要落到自己身上,苏陌凉眉头一拧,瞪着这群护卫,猛地高喝:“好大的狗胆,敢打本郡主!”

    不得不说,现在的苏陌凉底气十足,气势强横,倒是让护卫硬生生的住了手。

    苏陌凉冷着脸,望向苏毅辉,漆黑的瞳孔闪着诡异的光泽,看得苏毅辉莫名发寒。

    “苏毅辉,如果正式的算来,你我是君臣关系,我喊你一声父亲,是看得起你,你却蹬鼻子上脸。如果这事儿传到皇上耳里,知道你为了一个贱妾惩罚本郡主,你觉得皇上会放过你吗?你觉得太子和苏伊雪的婚事儿还能顺利进行吗?”

    苏陌凉身为一个律师,最擅长的就是为人分析利害关系,俨然她这番说辞让苏毅辉震动不已。

    苏毅辉怒得拽紧拳头,鼓着眼睛瞪着苏陌凉,表面愤怒,心底却不得不承认苏陌凉说的话。

    皇上为人凉薄,却独独对长公主这个妹妹疼爱有加,因此对苏陌凉也多了几分偏爱。

    上次苏陌凉入狱,皇上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苏陌凉,奈何徐家不肯松口,皇上也没办法,但还是提出了三个月的刑期。

    若不是皇上,只怕苏陌凉早就被徐家处死了。

    现在要是让皇上知道,苏家为了一个妾室惩罚苏陌凉,怕是讨不到什么好处。

    许是想明白了,苏毅辉愠怒的面色有所缓和,一个挥手,让护卫退了出去。

    看到这里,苏陌凉眼角微扬,扫了一眼苏毅辉和二夫人,冷声道:“父亲若是没什么事儿,女儿就告退了。”

    话落,苏陌凉倒是有模有样的朝着苏毅辉轻轻一福,不理会众人的不满,自顾自的转身走出了大厅。

    看着苏陌凉的身影渐行渐远,二夫人忍无可忍的开口了。

    “老爷,她实在太过分了,你怎么能放任那贱蹄子回去!”

    苏毅辉闻言,黑着脸低吼一句:“闭嘴!你知道什么。苏陌凉再怎么说也是郡主,郡主还没出嫁,雪儿要怎么出嫁!”

    二夫人听到这话,愣住了:“那老爷的意思是?”

    “她这副模样,这种实力,想来是没人愿意娶她的,眼下给她求个太子妾室之位,陪嫁到太子府,皇上应该也不会太反对。这样雪儿也能名正言顺的嫁进太子府,成为太子妃。所以,苏陌凉现在还不能动。”

    苏毅辉不愧是老谋深算的狐狸,二夫人听到这番话,唇边咧出明显的笑意,领悟的点点头。

    等她的女儿当上了太子妃,她可要苏陌凉好看。

    这边,苏陌凉不知道苏毅辉的阴谋,回到了铭清阁,安顿好绿蔓和安嬷嬷后,便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香炉,意念一动,香炉顿时飞入空中,一个盘旋,忽然变成一座大鼎,坐落在房间中央。

    大鼎浑身通红,表面闪烁着棕红色的光泽,似是给房间也蒙上了红色轻纱。

    若是仔细一看,大鼎表面还刻着一些古怪的纹路,既漂亮又神秘。

    “果然是个宝贝!”看到这里,苏陌凉心中一喜,感叹道。

    话落,苏陌凉的脑海中顿时传来一道苍老的笑声。

    “哈哈哈,丫头,这可是神器,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如今你实力太弱,邪血鼎还不能发挥它的作用,你要是变强了,你就知道邪血鼎有多强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