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18章 送太子一个大礼
    苏陌凉闻言,也是来了兴趣,眉头一挑,急忙跟了上去。

    此时的天还黑漆漆,雾蒙蒙的,并未大亮,苏陌凉在小蛇的指引下,很快便来到了偏远的郊外。

    郊外有一片小森林,只是森林中没什么有用的药材和灵兽,所以鲜少人过来。

    如今,小蛇为何带她来这儿?

    苏陌凉心中疑惑,可一想到玄炎银蛇的癖好是寻宝,不免有了猜测。

    难不成这个荒废的森林里还有宝贝?

    想到这里,苏陌凉精神一震,脚下生风,随着小蛇越发的快了。

    小蛇几乎穿越了整个森林,走了足足一个时辰,到了森林外围才停了下来。

    森林之外,荒秃秃的,没什么植被,只有一堆错落不齐的岩石,并没什么特别。

    不过好在苏陌凉比较敏锐,很快便发现那岩石突兀得有些古怪。

    就在苏陌凉疑惑之时,小蛇已经率先爬了过去,绕着岩石转了几圈,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格外兴奋,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功劳。

    苏陌凉见此更是肯定了心中的想法,走过去,搬开几块石块,顿时发现了一条地下通道。

    苏陌凉心中一喜,蹲下身子,摸了摸小蛇的脑袋,表扬道:“看来你这家伙还是有点用的,随我进去看看吧。”

    话落,苏陌凉将小蛇捧入怀中,小心翼翼的顺着地下通道的台阶走了下去。

    这个台阶有些长,走了好久才走到底,到后面光线越来越弱,全靠着石壁两边的火把照亮着路。

    苏陌凉顺着狭窄的路越来越深入,没走多会儿,便是走到了明亮的大殿。

    放眼望去,淡定如苏陌凉,也忍不住惊讶的张了张嘴。

    只见宽阔的大殿之上,摆放着几个巨型棕色高柜。

    柜子上竟是摆满了武器和武技,目光一扫,随随便便也在中凡品等级,实在令人震撼。

    要知道南隋国一向物资缺乏,拥有下凡品的武技和武器已经了不得,更别说中凡品了。

    然而这个地方,居然收藏了整整几柜子,看来主人来头不小啊。

    苏陌凉心中震撼,眼冒精光,只是心里有些可惜:“这么多宝贝,我一个人也拿不走啊。”

    就在苏陌凉思忖之时,真君老人开口了:“丫头,邪血鼎里有一片空间,你可以把这里的东西全部带走。”

    苏陌凉之前一直沉溺炼丹,倒是没注意邪血鼎里面的东西,现下闻言,眼里划过惊喜,随后不敢耽搁,急忙将武技和武器尽数搜刮进了自己的药鼎空间。

    可就在这时,大殿后方快速涌来一群气息凶悍的男人。

    苏陌凉神情一禀,抬眸望去,只见这群男子大概五十人左右,居然全都在高级灵师等级,为首的更是一名初级地灵师,这样的阵容,只怕整个南隋国都少有。

    这群男人看到大殿的宝物被洗劫一空,顿时怒得瞋目切齿。

    “你是谁,竟敢擅闯太子殿下的地盘,活腻了吗!”

    凶狠的怒吼震得苏陌凉的心渐渐冷了下来。

    没想到,这里居然是太子的秘密基地,想必眼前这群男子应该就是他精心培养的死士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瞳孔微缩,望向他们的眸光带着几分凝重。

    “真君老人,估计这次会有一场血战了。”苏陌凉清楚,几十个高级灵师和一个初级地灵师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所以眼下已经到了不死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真君老人语气也添了些严肃,“丫头,虽然我实力远不如从前,但是对付一群灵师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我是器灵,不能化为人形,我只有将力量暂时度给你,不过,你只有半盏茶的时间战斗,不然你借助外力,身体会负荷不了的。”

    话落,真君老人也不废话,火速将自身的力量尽数传到苏陌凉身上。

    苏陌凉只觉得身体一震刺痛,如针扎般疼痛难忍,只是眼前为了活命,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们一起上吧,速战速决,我的时间可宝贵着呢!”苏陌凉说得云淡风轻,丝毫不被这群凶悍的死士所摄。

    一向心高气傲的死士听到这样侮辱性的话,一个个全都怒红了眼,二话不说,一拥而上,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

    苏陌凉不想浪费黄金时间,一个闪动,身影如虹,穿梭在人群中,猛然爆发出强悍的灵力,身过之处,不少高级灵师被震飞而出,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当场咽气。

    大伙儿似乎被苏陌凉浑身散发的气势所迫,心头一慌,手里的动作更是漏洞百出,而反观苏陌凉行云流水的身手,诡异灵动,却力道十足,不一会儿就干掉了一大片。

    苏陌凉自身的武术和跆拳道功底配合着真君老人的力量,简直是所向披靡,就连初级地灵师也节节败退。

    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女子明明才是一名高级灵师,可这等实力怕是连他们的太子殿下都望尘莫及。

    苏陌凉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一套必杀的连招,爆发的灵力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五十个死士全军覆没,就连整个大殿都被炸出一个大洞。

    此时的苏陌凉稳住身形,按着疼痛难忍的胸口,一个吞吐,嘴角霎时溢出血迹。

    借助外力实在太耗身体,就连苏陌凉这种荒古灵体的人,都有点负荷不了,若是普通体质,今日难逃一死。

    苏陌凉抬眸扫了一眼残破不堪大殿,想到曾经太子殿下对自己的欺辱,如今更是让她差点丢了小命,这笔账,不好好算算,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思及此,苏陌凉眸子闪过一丝阴冷,唇角忽而上扬,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取过墙壁上的火把,猛地丢向了柜子,不一会儿便燃起熊熊烈火,吞噬了整个密室。

    “南景焕,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送给你的大礼!”苏陌凉冷然一笑,转头掠出了密室。

    几个时辰后,正在太子府书房的南景焕,此时的表情生动得如鲜艳的油画,五颜六色的,分外好看。

    “你说什么!密室被烧毁?”南景焕骇得直接从椅子上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