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19章 给你们个惊喜
    禀报的侍卫被南景焕一声低吼吓得浑身发抖,如待宰的羔羊,面如菜色。

    “说,什么时候的事儿,谁干的!”南景焕怒得一把扔掉手中的书,双眸浮起骇人的阴鸷,声音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侍卫生怕受罚,急忙回道:“属下也是因为殿下吩咐属下给那边带信,才发现的,所以具体什么时间属下也不清楚,至于谁干的,属下更是不清楚了。”

    “废物!一群废物,密室被毁,你们竟然连人都看不清楚,本王要你们何用!”南景焕听到这样的回答,气的一把掀了桌上的东西。

    侍卫闻言,更是惶恐,根本不敢抬头去瞧,抖着身子回道:“因为五十个死士无一生还,全都葬身火海——没——没人看到是谁干的——”

    “什么!”南景焕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五十个死士可都是高级灵师啊,其中还有初级地灵师,放眼整个南隋国,都是不俗的实力,怎么会无一生还!!!

    “你再说一遍!”南景焕惊得双目猩红,青筋暴起,整个人散发着滔天怒火,似暴风雨来临前的闪电,恐怖骇人。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侍卫被南景焕狰狞的表情吓到了,急忙磕起头来。

    见此,南景焕眸子骤缩,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温度,缓缓从唇中挤出:“下去以死谢罪吧。”

    密室被毁,他收集多年的宝物被全部偷走,而他精心培养的死士更是全军覆没。

    这样的重创,可谓是要了太子的命。

    但更让人震怒的是,他竟然不知道那个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不过,南景焕唯一能确定的是,此人很强大,有能力偷走他的宝贝,灭了他的死士。

    此人更是聪明绝顶,烧毁了密室,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竟是让他无从查起。

    好,很好,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他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那边的太子府发生不小的动荡,而这边的苏陌凉却是高高兴兴的研究起邪血鼎里的空间。

    “啧啧啧,果然是神器,竟然还有灵田。”苏陌凉如今打着座,神识却飘进了邪血鼎的空间里,看着眼前一块九宫格形状的灵田,咂嘴感叹。

    真君老人引以为傲的说道:“哈哈,丫头,这灵田的用处可大了,这世间,药材和药鼎对炼丹师至关重要,药鼎可以影响丹药的纯度和等级,而灵田可以影响药材的纯度和生长速度。你以后炼丹等级越高,药材就会越稀有,而稀有的药材一般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会开花结果,如今你有了这灵田,只要将稀有的药材种植上去,会大幅度缩短时间,再也不用担心缺少药材这个问题了。”

    苏陌凉闻言,面露震惊,心中狂喜。

    这种好事儿落到她头上,简直跟中了五百万一样让人兴奋。

    “丫头,你如今也是丹师初期了,可以尝试炼制玉露丸,这丹药为中地品丹药,可以除掉你脸上的疤痕,还有美容美肤的功效,若是运气好,还可以晋级到丹师中期。”真君老人看到苏陌凉脸上的疤痕,心底一阵心疼,明明是个漂亮的小女娃,竟是被人毁了容,太可惜了。

    苏陌凉点点头,“那需要什么药材呢?”

    “其实药材并不复杂,只需要月幽花和狼牙草,想来每个拍卖行都有卖的。”

    苏陌凉闻言了然颔首,忽而似是想到什么,眸子一亮,唇角轻扬:“是,为了以后的生计着想,的确该去趟拍卖行了。”

    真君老人还没明白过来,苏陌凉的神识很快跳出药鼎,眼含狡黠,冲着房外喊道:“绿蔓——”

    绿蔓听到小姐有事儿,急忙推门而入:“小姐,有什么事儿要吩咐吗?”

    苏陌凉从榻上起来,说道:“嗯,你去给我找套男装来。”

    “男装?小姐要干嘛?”绿蔓惊得瞪圆了眼睛。

    这几****不知道小姐关在房间里做什么,也不让人进去打扰,现下突然要男装,真不知道小姐在搞什么鬼。

    “照做就行。”苏陌凉的口气不容置疑,绿蔓闻言只有乖乖退出去照着吩咐行事。

    不一会儿绿蔓便将男装拿了过来,苏陌凉快速套上,简单吩咐了一句:“我要出去一趟,若是有人找起我,就说我身体不大舒服,早早睡了。”

    说着,还不等绿蔓继续追问,苏陌凉便已经跨步走出了房间。

    这日已经是傍晚,夕阳落下,洒下些余晖,沿着天边淡红色的晚霞,勾勒出一条浅浅的金边,霎时好看。

    此时的大街依然车水马龙,人群似乎只增不减,好不热闹。

    苏陌凉戴着个面具,一袭黑色男装,英气逼人,颇有气势,站在拍卖行门口,到是有些惹人注目。

    拍卖行的小二见这么个人物走进来,却并没表现出任何恭敬之色。

    毕竟能进拍卖行的,哪个不是达官贵人,这样的人物他也看多了。

    苏陌凉见无人迎接,犀利的目光扫过去,正见不远处仆人装扮的男子正瞅着自己,随即她冲他大步走去。

    “我要卖宝物,东西有些多,叫你们负责人出来。”苏陌凉开门见山的道明来意,故意粗着的嗓子透着几分冷意。

    小二轻蔑的打量了她一眼,似乎并不把她放在眼里:“你谁啊,好大的口气,我们负责人是你说见就见的吗?”

    苏陌凉面具下的唇角一勾,淡淡道:“给你们负责人说,我是徐家主派来拍卖宝贝的,如果今日不见我,他定会后悔。”

    徐家!

    小二听到这两个字眼,面色一滞,神情正色起来。

    整个南隋国都知道,徐家是大家族,位高权重,收藏的宝贝也是多不胜数。

    如今徐家主派人来拍卖宝贝,定然不会太差。

    想到这一层,小二一改刚才轻蔑的态度,嘴角堆上谄媚之意,笑道:“哦,原来是徐家的家丁啊,我这就去禀报,请小公子在此静候。”

    苏陌凉闻言冷冷点头,面具下的眸子闪过一丝暗芒。

    徐家,太子,这次我一定给你们个大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