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20章 拍卖宝贝
    不出一会儿,小二便重新走来,堆着笑容为她引路。

    苏陌凉默默跟他走到了拍卖会的后台雅间,推门进去时,只见一位身穿华衣的老者已经坐在那儿饮茶了。

    老者见到苏陌凉,也放下架子,起身迎接:“这位小公子,老夫便是这拍卖会的会长,听闻小公子是徐家主派来拍卖宝贝的,多有怠慢,还望见谅。”

    说着,会长便邀请苏陌凉入座。

    苏陌凉缓缓坐下,并不废话,开门见山道:“今日我奉徐家主的命令,带了一些宝贝来,还望会长帮忙拍卖。”

    会长闻言,布满皱纹的眼角微微上扬,瞳孔投出一缕兴趣:“哦?不知道是什么宝贝呢?”

    说着,苏陌凉一个招手,顿时将储存在药鼎空间的武技和武器各拿了十个出来,一下子震得老者神色大惊。

    他虽然阅宝无数,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一下子拿这么多中凡品的武技和武器。

    徐家果然是大户人家,这样大手笔,怕整个南隋国除了自家主子,无人能及了吧。

    会长瞪着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一堆武技和武器,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如果他刚才看得不错,这么多的宝贝可是凭空出现的,他没想到徐家随便一个家丁都身怀空间戒指,这等实力和财力,实在让人震撼。

    老者之前还有些身居高位的自傲,如今更是没了气势,望着苏陌凉,眉眼里也多了几分笑意。

    “哈哈哈,徐家主真是慷慨,拿这么多宝贝出来拍卖,实乃我拍卖会之幸啊。”

    苏陌凉戴着面具,让人看不透她的表情,“会长客气了,家主那里还有很多武技和武器,只要这次拍卖的价格让家主满意,好处少不了你拍卖行。”

    会长听到这样的承诺,惊喜的连连点头,“哈哈哈,小公子,你放心吧,我拍卖行何时卖过低价。这场拍卖会,就定在三日后,到时候还请徐家主赏脸。”

    说着,会长已经伸手递过来一张邀请函。

    苏陌凉淡淡点头,心安理得的接过邀请函,“会长应该明白家主低调,并不愿让太多人知道这宝贝出自他手。”

    她知道南景焕疑心病重,所以此举越是低调,越是能让他深信不疑。

    会长本就是个精明的老狐狸,听到这话,心领神会的笑着点头:“哈哈,这个道理我懂,小公子,你就放心吧。”

    苏陌凉听他如此说,满意点头,继续道:“会长,家主派我前来除了拍卖东西以外,还让我跟会长买两株药材回去。”

    会长闻言,面色闪过一丝诧异,“哦?不知徐家主想要什么药材呢?”

    “月幽花和狼牙草。”

    会长听到这两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药材,有些匪夷所思。

    徐家主拿了这么多宝贝出来拍卖,就为了这两株随处可见的药材?

    他心中虽然疑惑,但嘴上应承得很快:“哈哈,这两味药材,拍卖行多得是,老夫就直接送你了。”

    说着,会长挥挥手,一个示意,小二就领会的退了出去。

    苏陌凉拿到药材后,冲着会长客套几句,便匆匆离去了。

    会长注视着她离开的身影,一直维持的笑容逐渐凝固,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凝重:“墨鹰,你给主子报个信,就说我有事禀报。”

    ————————————————————————————

    三日如白驹过隙,转眼流逝,早就在南隋国传得沸沸扬扬的拍卖会终于拉开帷幕。

    听说,这次拍卖会有十本武技和十把武器,都在中凡品的等级,这样的宝贝自然引得大伙儿争先恐后。

    此时,门庭若市的拍卖会大厅走来一位身穿蓝色纱裙的妙龄少女。

    她身材娇小,脸戴白色面纱,一头墨发披在身后,如瀑而下,头上随便挽着一个简单的簪子,看上去优雅大方。

    一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盈盈然如秋水,皎皎然如星辰,总是闪烁着水灵的光泽,眼波流转,更是带着几分娇俏妩媚。白皙如玉的肌肤,吹弹可破,站在明亮的大厅上,宛如一个精雕而成的玉人。

    这时的大厅早就人满为患,就连二楼贵宾席上的几个家族和太子殿下也早早到了。

    苏陌凉算来得晚,大伙儿的视线都集中在拍卖台上,并没有注意苏陌凉的到来。

    她面纱下的表情淡漠,目光扫视一圈,最后锁定在大厅靠左,比较偏僻的空位上。

    她今天就是来看戏的,并不想过于高调,旋即抬步朝着偏僻的位子走去。

    可是,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娇喝:“哟,这不是苏家的废物吗,上次偷我家的宝贝不成,如今更是胆大包天到拍卖会来偷宝贝吗?”

    说话的是个与苏陌凉年龄相仿的少女,她长得艳若桃花,美丽可爱,此时唇角噙笑的走了过来。

    苏陌凉冷睨她一眼,并未理会,可女子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两三步走到她跟前,将她拦了下来。

    这位嚣张跋扈的女子正是徐家的小女儿,徐静姝。在南隋国,她一向横行霸道,没人敢招惹她,好多千金小姐她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苏陌凉这样的废物了。

    一时间,苏陌凉和徐静姝的动静,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也有人很快认出了苏陌凉的身份。

    “哎呀,她不是苏家的废物,苏陌凉吗?”

    “什么?苏陌凉?是那个才出狱没多久的废物吗?”

    “是呀,她上次偷了徐家的宝贝,被送入大牢,现在竟然厚颜无耻的跑到这拍卖会来了,这是她能来的地方吗!”

    听到众人的议论,徐静姝唇角的嘲笑更深,眸子溢满浓浓的鄙夷,“苏陌凉你知不知道,没有邀请函,是不能进入拍卖行的。哦,对了,我忘记了,你一个废物,怎么会知道什么是邀请函呢!”

    说着,女子掩嘴轻笑起来,顿时惹来众人的哄笑附和。

    整个大厅因为苏陌凉的到来,喧哗起来,竟是连二楼贵宾席的太子殿下都惊动了。

    南景焕也是没想到苏陌凉居然有胆子到拍卖行来,更是搞不清楚,她一个废物来这儿的目的。

    苏陌凉本以为今日空前盛大的场面没人会注意到她,没想到一切的计划都被眼前这个女人打破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中涌上怒意,面纱下的唇角勾起冷笑,清冷的语气明明听不出什么情绪,却透着莫名的威压,“谁说我没有邀请函?”

    “喝,敢情你这意思是有邀请函咯?好,那就把邀请函拿出来我们瞧瞧,如果没有,我要你爬出拍卖行!”徐静姝伸着纤细的胳膊,指着拍卖行大门口,脸上漾着讥讽的笑意,眸子却满是狠戾。

    苏陌凉虽然是个废物,但也好歹是苏家的嫡女,皇上亲封的郡主,如今就要爬着走出拍卖行,这场面真是前所未有啊。

    众人看到这里,都是幸灾乐祸的笑起来,期待着一场好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