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21章 你爬着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二楼贵宾席猛地扬起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顿时让嘈杂的大厅安静下来。

    “苏陌凉,给我滚回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苏陌凉抬眸望去,只见苏毅辉站在二楼贵宾席上,横眉竖目的瞪着她,双眸冒着火花,面色气得涨红,像极了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都有扑过来将人撕碎的冲动。

    而一旁的苏伊雪也是黑着小脸,皱着秀眉,满脸愠怒。

    倒是坐在苏伊雪身旁的南景焕冷着脸,看不清情绪,眸中更是闪过几分探究的惊疑。

    很显然,苏陌凉的出现让苏家丢尽了颜面。

    苏陌凉冷笑起来,看来全场最期望她滚出去的应该是苏家吧。

    想想也真是讽刺。

    她本想随便找个不起眼的位置,不惊动任何人。况且今日这种状况,本来也没人会注意到她,可事与愿违,现在的事情发展得越来越偏离轨道了。

    既然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那她不介意再高调点。

    想着,苏陌凉眉头一挑,无视愤怒的苏毅辉,眸光如炬的盯着徐静姝,面纱下的笑意越发深了:“如果我拿出邀请函,你要怎么办?”

    徐静姝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竟是笑出了声:“哈哈哈,就凭你?好,如果你真拿出邀请函,换我爬出去!”

    她可不相信废物苏陌凉有这种能耐。

    整个南隋国能拿到邀请函的也就四大家族和皇室,就连整个苏家都是不够格的,若不是苏伊雪攀上了太子殿下这尊大佛,苏家怎么可能坐在贵宾席。

    可是,此时的苏陌凉神色如常,目光淡然,随后,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伸手亮出一张紫色邀请函,风云拍卖行几个大字还镶着金边,顿时灼了徐静姝的眼。

    “请问你可以爬出去了吗?”苏陌凉声音平淡得似一潭死水,波澜不惊,却带着几分阴冷。

    围观的众人见到这一幕,惊得倒抽一口冷气,不少奚落的嘲笑声戛然而止。

    就连苏毅辉都是难以置信的睁大眸子,满脸的古怪。

    要知道,整个苏家都没有啊,而她一个废物怎么会有!

    南景焕本还冰冷的面色,如今也一点点龟裂,这个让他一向唾弃的废物,现在却让他大开眼界,实在新奇。

    然而全场表情最丰富的的莫过于徐静姝了。

    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苏陌凉真的拿出了邀请函,激动得直摇头:“不不不,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你别想随便拿张邀请函来糊弄我。”

    苏陌凉笑了,没有反驳,而是招了招早在一边看傻了的小二:“小二,你过来瞧瞧,这是不是你们拍卖行的邀请函。”

    小二闻言,立马回过神,快步跑了过去,仔细观察一番后,急忙点头:“是,是真的,我们拍卖行的邀请函,如假包换。”

    徐静姝听到这里,如被重击般身形一晃,面色惨白,好似受不了这等打击,表情有些扭曲:“不——不是的,苏陌凉,这邀请函肯定是你偷来的,我不相信!”

    众人听到这话,震惊的表情有片刻的恍然。

    是呀,苏陌凉之前有胆子偷取徐家的玄炎银蛇蛋,这次也保不齐是偷了某个家族的邀请函。

    大伙儿觉得有道理,急忙点头附和。

    苏陌凉对于徐静姝自欺欺人的做法,有些不齿,面露嘲讽的冷笑道:“徐静姝,你说只要我拿出邀请函,你就从拍卖行爬出去,现在是想反悔吗?”

    苏陌凉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她自然不会说是会长亲自给她的。

    不过,这样一来,众人还以为苏陌凉默认了他们的说法,当真以为邀请函是偷来的。

    徐静姝看不清苏陌凉面纱下的表情,但听得清后者口中的咄咄逼人,当下气得面红耳赤。

    “苏陌凉,你混账,你竟敢叫本小姐爬出去!”

    苏陌凉冷哼道:“刚才是你亲口许诺,有这么多人作证,现在却想反悔,这就是徐家人的作风吗?”

    徐静姝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信誓旦旦的许诺,如果出尔反尔,不但自己脸上没光,就连徐家也会被她连累。

    此时,徐静姝对上苏陌凉那双漆黑发亮的眸子,心头咯噔一下,莫名涌上寒意。

    她之前没在意,现下突然发现如今的苏陌凉似乎有些不同了。

    苏毅辉看到不远处徐家主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急忙呵斥道:“苏陌凉,我叫你滚回去,你没听到吗,你是什么身份,徐小姐是什么身份,你也敢造次!”

    苏陌凉发现,每次扯她后腿的,不是别人,一直都是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苏家人。

    “父亲,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堂堂长公主之女的身份,还抵不过徐家一个小姐吗?若是这话传入皇上耳朵里,怕是会治你藐视皇权之罪。”

    苏陌凉清冷的声音,带着极致的冷漠和威严,一下子震得全场鸦雀无声。

    苏毅辉被质问得面色涨红,瞪着苏陌凉,气得目眦尽裂。

    此时的徐家主也看不过眼,堂堂徐家,竟是被一个废物为难,像什么话。

    “苏陌凉,你当真要与徐家为敌?”徐家主面色铁青,厉声质问。

    徐家主可不信,苏陌凉真的会为了一件小事,得罪徐家。

    她上次吃了这么大的苦头,难道还学不乖吗?

    苏陌凉却是冷然一笑,眸色掀起轻蔑,“徐静姝出尔反尔,徐家主恃强凌弱,原来这就是位高权重的徐大家族,我苏陌凉见识了。”

    她一说完,整个大厅一片哗然,对于徐家的做法确有不齿。

    不满意徐家的一些家族,早已开始议论纷纷,此时像看笑话一样,对着徐家主指指点点,让后者颜面尽失。

    “你——苏陌凉,你别欺人太甚!”徐静姝感受到周遭鄙视的目光,小脸惨白,进而发青,心底多少有些忐忑,害怕今天真被逼的爬出去。

    苏陌凉唇角讥笑,冷眸盯着她:“到底是谁欺人太甚?若不是你故意找茬,也不会惹得一身骚。不过我这人善良,看在徐家主的面子上,你也可以不爬出去——”

    徐静姝听到这话,心中一喜,她就知道给苏陌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为难她。

    可是哪料到苏陌凉下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打得她措手不及。

    “你只要给我下跪认错,今日之事,我就当没发生。”苏陌凉神情冷淡,语气温和,听在众人耳里,犹如一个惊雷,炸地众人满脸的错愕。

    这还叫当没发生?

    这一手也太狠了吧!

    “什么!!!”徐静姝惊骇的吼起来。

    要她给一个废物下跪,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呢!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紧张,徐家迟迟下不来台,大伙儿都是屏气凝神的等待徐家主的反应——

    就在这时,拍卖行后台缓缓走来一抹棕黑色身影,随之传来浑厚响亮的声音——

    “呵呵,这拍卖会还没开始,大伙儿倒是闹腾起来了。”

    听到声音,众人这才转移视线朝老者望去。

    拍卖行会长的大名响当当的,整个南隋国没有人不认识。

    只是平常的拍卖会,会长从来不露面,今日怎会跑到前厅来了。

    就在大伙儿惊疑之时,徐静姝眼前一亮,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告状:“会长,这个废物偷偷跑进拍卖行,你一定要好好处置她!”

    听到这里,大伙儿瞬间跃上看好戏的表情。

    刚才苏陌凉一口咬定自己的邀请函是真的,现在会长出来了,看她还敢不敢撒谎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