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22章 一场好戏
    苏陌凉又招惹了徐家的小姐,这次会长定然不会放过她了。

    想到这里,众人纷纷感叹苏陌凉要遭殃了。

    而徐静姝却是漾起得意的笑容,挑衅的望着苏陌凉。

    她到要看看这下苏陌凉该如何收场!

    苏陌凉见此,刚想开口反击,不料被会长一口接了过去:“什么叫偷跑?陌凉丫头明明是老夫邀请来的,你难道看不到她手里的邀请函吗?”

    这话一出,徐静姝直接懵逼了。

    围观的群众更是吓得目瞪口呆。

    会长亲自邀请她的?

    苏陌凉一个废物何德何能?

    别说其他人震撼,就连苏陌凉自己也觉得诧异。

    当日她到拍卖行拍卖宝贝,是一身男装,还戴着面具,而今日她穿着女装,还是以废物的身份,这会长怎么可能认出她的身份?

    不,不可能!

    苏陌凉皱眉看着会长,神色疑惑,心里有了戒备。

    这时,会长也对上了苏陌凉的视线,目光坦然,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微微一笑,继而转头朝着徐静姝冷声呵斥:“你得罪了我的客人,还不下跪道歉!”

    “哗——”

    听到这话,全场又是一片哗然。

    他们听错没有,拍卖行的会长竟然叫徐家的千金小姐给一个废物下跪道歉!

    这世界真是变天了。

    徐静姝惊得脸色煞白,表情抽搐。

    而众人则是不敢相信的直摇头,好似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本以为会长会好好惩治苏陌凉,没想到会长竟然得罪徐家,替苏陌凉出头!

    要知道这拍卖行的会长虽然算不上家族势力,也不在皇室的范畴,但是不少家族都挺敬重这位老者。

    他的话在四大家族中也是非常有分量的。

    现下,他竟然叫徐静姝给苏陌凉下跪道歉,是完全不把徐家放在眼里,完全不给徐家主面子的做法啊。

    徐静姝激动得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质问:“会长,你搞错没有?我是徐静姝,是徐家千金!”

    她宁愿相信会长是老眼昏花,没认清楚人,也不愿意相信苏陌凉有这么大的魅力,竟然让会长出面得罪徐家。

    会长闻言,眉头微皱,本就有些不耐的面色更是沉了下来:“老夫知道你是徐家的千金,但不代表你就有资格得罪老夫邀请的客人,刚才你也亲口许诺,若是她拿出邀请函,你就爬出去,好在陌凉丫头心地善良,只要你下跪道歉就饶过你,你还想怎样?难不成真想从拍卖行爬出去吗?”

    会长的声音低沉有力,任谁都听得出语气中的薄怒。

    只是,大伙儿听到心地善良一词,心底纷纷涌上恶寒。

    这也叫善良?

    叫徐静姝下跪认错,比爬出去还让人抬不起头好吧!

    真亏他说得出来。

    此时,全场的人都胆战心惊的望向贵宾席黑了一脸的徐家主,不禁为会长和苏陌凉捏了一把汗。

    徐静姝急红了眼,被会长这架势吓破了胆,赶紧朝徐家主求助:“爹,你看看,他们欺负女儿!”

    徐静姝本以为父亲会替她讨回公道,没想到后者只是拧起眉头,眼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低吼:“混账,得罪了会长的客人,你还有理了,赶紧给苏陌凉下跪道歉!”

    “爹?”徐静姝被他这一吼,直接吓懵了。

    她爹一向疼爱她,平时连句重话都不肯说,今日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她给一个废物下跪道歉,简直是奇耻大辱。

    徐静姝看着父亲凌厉强势的目光,听到周围嘲讽的议论,她死死咬着唇瓣,拽紧手指,憋在眼眶的泪水霎时汹涌而出,脸蛋上赫然出现两行屈辱的泪水。

    眼下这情况,她知道,若不下跪道歉,别说会长不会放过她,就连她的父亲也不会放过她。

    想到这里,徐静姝怨毒的盯着苏陌凉,迫于无奈,她只有忍下一肚子的屈辱,弯身跪了下去。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诬陷你偷邀请函。”

    看到徐静姝给苏陌凉下跪道歉,全场惊得瞠目结舌。

    这一幕太震撼了,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横行霸道的徐家小姐给受人唾弃的废物下跪认错,就算传出去,也没几人会信啊

    众人是吓傻了,苏陌凉则是一脸淡然,娥眉一挑,红唇轻启:“徐小姐,起来吧,以后要注意修身养性,别跟个疯狗一样,跑出来乱咬人,若再咬到会长的客人,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毕竟现在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可不多。”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这都算善良,那其他人是什么?

    徐静姝闻言,恨得牙痒痒,却只有忍下一肚子的羞辱,急忙起身,灰头土面的回到了贵宾席。

    这奇耻大辱,她记下了!

    此时的苏陌凉冷笑着目送徐静姝如丧家犬一般上楼,随后转头深深看了会长一眼,微微点头:“多谢。”

    会长闻言,表情并无任何善意,好似是公事公办,压着声音回道:“不用谢我,你该谢拍卖行的主子。”

    说完,他也不顾苏陌凉惊讶的目光,转身离开了。

    拍卖行的主子?

    苏陌凉愣在原地,心里有了计较。

    稍许,她才收敛情绪,按耐下内心的疑惑,朝着左边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

    众人对于会长反常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望向苏陌凉的目光也有些古怪。

    不过,大伙儿的视线很快就被拍卖台上,陆陆续续端上来的宝贝吸引。

    只见,一位身穿红色衣裙的美女莲步轻移的走到台中央,挂着柔美的笑容,跟大伙儿欠了欠身。

    “各位贵客,今日这场拍卖会想来你们也听说了,总共有10把中凡品的武器和10本中凡品的武技,价高者得,可以开始了——”

    话落,美女一个伸手,将身后已经摆好的武技和武器展示出来。

    众人听到中凡品的武器和武技,都不带仔细看的,直接叫起来:“我出一千金币。”

    “我出两千。”

    “我出五千!”

    然而就在全场兴奋激动之时,南景焕却是惊得目眦尽裂,猛地站了起来。

    就算离武器有一段距离,南景焕也看得清清楚楚,那全是他收集在密室里的武器和武技。

    当初为了得到这些,他可费了好一番功夫,就算它们化成灰,他都认识!

    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被当众拍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