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23章 拍卖行的主子
    南景焕鼓着震惊的双目,双手紧握成拳,心头的暴怒,像是要点燃五脏六腑,随时都要爆炸。

    他追查了这么久,没想到竟是在这里!

    他如何不惊,如何不怒,这些都是他的命啊!

    苏伊雪和苏毅辉看着南景焕突然站起来,都是一脸疑惑不解的望着他。

    刚才南景焕还一身冷淡,这下突然爆发出戾气,更是满脸的愤怒,实在古怪得很。

    “景焕,你怎么了啊?”苏伊雪扯了扯他的衣袖,担心的询问。

    南景焕此时怒得青筋暴起,哪有时间理会苏伊雪,直接冲着一旁的侍卫低吼:“立马给我查清楚那些东西从何而来!”

    侍卫从未见过南景焕生那么大的气,骇得连连点头,快步跑了下去。

    然而此时的拍卖还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每把武器,每本武技,价格一浪高过一浪,平均算下来每个都在50万金币左右。

    苏陌凉本以为能卖个一万金币,已经是不得了,没想到、、、、、、

    看来,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提升战斗力的东西,实在太宝贵了。

    不过,这样一来,她也不愁吃不愁喝了,南景焕倒是帮了她的大忙。

    想到这里,苏陌凉眉眼染上几分笑意,微微仰头,看了一眼二楼气得冒烟的南景焕,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弧度。

    太子啊,太子,你自诩聪明,没想到却被自己最不齿的废物耍得团团转吧。

    苏陌凉正想得入神,不一会儿,拍卖已经结束,由于宝贝太过稀有,价格太过昂贵,宝贝基本落入了四大家族和几位皇子手中。

    而因为买到宝贝高兴得意的徐家,却不知道灾难即将降临——

    拍卖行雅间

    “主子,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妥了。”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会万分惊讶。

    因为说话之人便是拍卖行的会长,而他此时却单膝跪在冰凉的地上,毕恭毕敬的禀报。

    “嗯,行了,退下吧——”一道慵懒的声音随之响起,低沉中带着几分听不明白的冷意。

    会长心有疑惑,踌躇片刻,还是问了出来:“主子为何会为苏陌凉解围,不禁得罪徐家?要知道这次拍卖的宝贝全是出自徐家之手啊。”

    他实在想不明白,主子怎么会和苏陌凉有牵扯的,更是不明白主子为何为了一个废物得罪宝贝的主人。

    “谁说这些宝贝出自徐家之手?”男子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平淡的语气中也透着几分凌厉。

    会长闻言,眉头微敛,更是不解了。

    “主子的意思是?”

    “你该庆幸,你刚才帮了宝贝的主人。”男子的声音低沉平缓,却震得会长表情惊愕。

    他是万万没想到主子口中的主人竟然会是苏陌凉!

    “主子,那接下来我该如何做?”

    “若是有人调查,放出点消息,让他们真以为这些宝贝是徐家的。”

    会长闻言,连连点头,却不知道主子的用意,沉吟片刻,再度询问:“不知道主子和苏陌凉是什么关系?”

    能让主子上心的,整个南隋国找不出一个,苏陌凉何德何能,能让主子亲自出手?

    “这些是你该问的吗!”男子的声音犹如寒潭中的冰渣子,随着气劲而来。

    会长一时招架不住,须臾,他就起了一身的冷汗。

    “是,属下多嘴了。”说着,会长赶紧行礼,屈身退了出去。

    ————————————————————————————————————

    铭清阁

    “呼——终于晋级了!”苏陌凉忽然睁眼,重重吐了口气,面色染上如释重负的惊喜。

    自从上次拍卖会回来后,她就关在房间里修炼了两天两夜,幸好有炼灵丹辅助,如今她已经到了初级地灵师。

    只是,她越发觉得炼灵丹已经不能满足体内对灵力的需求,所以她必须加快速度达到丹师中期,炼制出中地品的丹药。

    若是让别人知道,苏陌凉竟然还嫌弃修炼速度太慢,一定会怒不可遏的骂一句变态。

    要知道南景焕这么天才的人物,也是经过了几年的努力,才达到了高级地灵师,而苏陌凉不过才18岁,只是用了这么短的时间,从一个废物到初级地灵师,简直能称得上南隋国第一天才了。

    “真君老人,我现在可以炼制玉露丸了吗?”

    玉露丸,属于中地品的丹药,虽然不能提升灵力,但可以去毒素,除疤痕,美容美肤,深受女子的欢迎。

    苏陌凉只要将玉露丸炼制成功,那就代表她达到了丹师中期的水平。

    炼丹师的等级依次是丹者,丹师,大丹师,丹王,丹皇,丹宗,丹圣,丹尊,丹帝,丹神。每个等级分为初期,中期和巅峰。

    而丹药的等级顺序是凡品,地品,天品,玄品,灵品,圣品,圣王品,帝品和神品,具体又分上中下品。每个等级的丹药分别对应炼丹师的等级。

    比如下地品对应丹师初期,中地品对应丹师中期,上地品对应丹师巅峰。

    要知道就算整个东炎大陆,但凡是炼丹师都是尊贵的存在,更别说一个实力不低的丹师中期。

    真君老人沉声道:“嗯,丫头,炼制中地品的丹药对你来说,还有一定难度,你千万小心,如果控制不好火候,赶紧撒手,千万别被火焰灼伤了。”

    苏陌凉凝重点头,纤手一挥,顿时将邪血鼎放出。

    她将之前准备好的月幽花和狼牙草拿了出来,分为了十几份搁置在旁边,而后拿起一份,丢入鼎内,意念一动,专注的精神力霎时倾注在邪血鼎上。

    只见,一道白芒闪过,棕红色的药鼎被照得晶莹鲜亮,银白色的火焰更如一条银龙般冲出束缚,绽放出骇人的热度。

    苏陌凉双手翻飞,手速惊人,努力压制住张牙舞爪似要喷溅而出的火星子。

    不一会儿,坚强如她,也忍不住皱紧眉头,面部扭曲,光滑的额头起了一层细汗。

    火焰似乎在跟她的灵魂力做抗争,反抗得非常剧烈,弄得苏陌凉头痛欲裂,肌肤像要被撕裂般疼痛。

    这就是神器的力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