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24章 倾国倾城的容貌
    苏陌凉死咬牙关,抗住来自邪血鼎的力量,操纵火焰的双手没有丝毫退缩。

    就这样,她坚持了一个时辰,火焰是被控制住了,可是药材却被烧毁了。

    “哎,失败了,果然不能跟凡品的丹药相比。”苏陌凉收手,遗憾的叹了口气。

    真君老人却是不赞同:“丫头,你已经够了不起了,本来炼丹师晋级就非常困难,而你第一次炼制中地品的丹药,就能控住火焰,这种天赋已经非常难得。”

    苏陌凉闻言,心里重燃希望,不气馁的又拿起一份药材,重新丢入了药鼎,随后快速进入状态,全神贯注的输送灵魂力。

    就这样,反复失败了好几次,苏陌凉脸色愈显疲惫,只是操控火焰的技术越来越纯熟,更是激起了她的熊熊斗志。

    苏陌凉双手一沉,将火焰压制在鼎口处,平稳的输送着灵魂力,本还跳耀的火焰像是被驯服般,温顺的灼烧鼎内药材,很快便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随后一股药香味缓缓飘出。

    看到这里,苏陌凉心中一喜,双手一收,丹药霎时从鼎内飞出,落入了苏陌凉的手掌心。

    “终于是成功了。”苏陌凉松了口气,唇角不自觉得勾了勾。

    “丫头,恭喜你,你已经是名丹师中期了。”药鼎内飘出真君老人满意的笑声。

    苏陌凉也是满心欢喜,随后一口吞下自己炼制的玉露丸。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苏陌凉不大肯定,快速拿来一面铜镜,观察着脸上的疤痕。

    还不说,神器炼制出来的丹药果真神奇,苏陌凉很快便用肉眼看到黑色疤痕在一点一点脱落,而下面的嫩肉也快速修复。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脸蛋就已经光滑如初,甚至更为白皙柔嫩。

    这是苏陌凉第一次正视自己的脸蛋,就连她自己都惊了一跳。

    一张白嫩如玉的鹅蛋脸,光滑得像奶白色的绸缎,精致小巧的薄唇,如隐约绽放的玫瑰花瓣,娇嫩无比。

    双眉修长,如远山眉黛,透着轻灵之气,眸子似一泓清泉,清澈发亮,配着狭长上挑的眼角,妩媚如骨,入艳三分。

    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披肩而下,偶有两缕轻轻拢在娇嫩白皙的耳畔,更是绝代芳华,清丽绝俗。

    好一个妙人!

    啧啧啧,苏陌凉在现代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没想到这身体主人更是倾国倾城。

    之前若不是那块疤痕,苏陌凉绝对称得上南隋国第一美女,还有苏伊雪什么事儿。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瞳孔闪过冷意,不禁回忆起二夫人陷害她,让她成为丑八怪的往事儿。

    想得正入神,房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小姐,二夫人那边派人送来了明日进宫的衣服,请小姐挑选!”门外是安嬷嬷的声音。

    明日进宫?

    苏陌凉心中一震,赶紧将邪血鼎收了起来,快速戴上面纱后,冷声吩咐:“进来吧——”

    只见安嬷嬷推开房门,领着一干婢女缓步走了进来。

    婢女们手里都端着衣盘,上面叠着好看的新衣裳。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觉得甚是熟悉。

    如果记得不错,每次进宫,苏家都会给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面见圣上和太后。

    但苏陌凉性格胆小软弱,面对皇上和太后的嘘寒问暖,向来吓得瑟瑟发抖,更别说跟皇上控诉苏家的罪行了。

    所以,一直以来皇上和太后都以为苏陌凉虽然不讨喜,但苏家也没亏待过她。

    “小姐,你选选看,喜欢哪件?”安嬷嬷苍老的眸子溢满疼惜,关怀的询问。

    安嬷嬷的话顿时将苏陌凉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嗯,就这件吧。”苏陌凉大致扫了一眼,选了一件水青云底的素裙。

    这么多年,二夫人说是给她送衣服,料子的确算上乘,可样式复杂累赘,穿在身上非常臃肿,颜色更是俗不可耐,根本不适合她的年龄。

    二夫人此举看似厚爱苏陌凉,实则却是让她看上去庸俗丑陋,惹人厌恶。

    如今的苏陌凉可不能如了她的愿。

    苏陌凉选好衣服,几位婢女依次退了下去。

    见人走光了,苏陌凉才转眼望向安嬷嬷,问道:“明日为何进宫,我怎么不知道?”

    “明日是太后举办的桃花宴啊,每年都举办的,小姐,你忘了吗?”

    桃花宴?

    苏陌凉沉吟片刻,终于记起来了。

    这桃花宴说白了就是变相的相亲会。

    每次苏陌凉都是去打酱油的,所以印象并不深。

    安嬷嬷见苏陌凉似乎忘记了,惊得叫了起来:“哎呀,小姐,你该不会还没有绣香包吧?”

    苏陌凉微微敛眉:“为何绣香包?”

    “哎呀,小姐,你真是忘得干净,每年桃花宴女子都要绣香包的,然后将生辰八字放入香包内,如果有心仪你的男子,他会选走你的香包,表示有意提亲啊!”

    苏陌凉听到这话,显然有些吃惊。

    没想到这相亲会还这么多繁琐的步骤。

    但是,她一个让人恶心的废物,不过是去打个酱油,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安嬷嬷,我看还是算了吧,明日就要入宫了,估计这香包也来不及绣了。”苏陌凉讪讪的笑了笑。

    安嬷嬷面色为难的摇头,“不行啊,这香包是太后定下的规矩,你若是不绣,被人拿来说事儿,怕是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苏陌凉耸了耸肩,颇为无奈道:“好吧,那我让绿蔓替我绣,总该行了吧。”

    安嬷嬷还想劝劝苏陌凉,可是一想到后者可怜的遭遇,滚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长公主交代她要好好照顾小姐,她无力护小姐周全,只希望凡事儿能顺她的心。

    想到这里,安嬷嬷眼里泪光闪烁,叹了口气,默默退出了房间

    ——————————————————————————————

    翌日傍晚,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变成一个镶着金边,散着余热的光盘,淡蓝色的天空被暗下来的光芒,描得加深了颜色,天边的晚霞,红彤彤的,烧得天空朦朦胧胧,平添了几分神秘。

    苏府上下趁着傍晚最后一抹余晖进宫,在宫女和太监的指引下很快来到了大殿。

    “苏将军携子女驾到——”太监尖锐的嗓音从殿外一直传到了殿内。

    听到通报,殿上已经落座畅谈的宾客都齐齐抬眸望来。

    大家好奇的无非是两个人。

    一个是苏伊雪,南隋国公认的第一美女,前段时间她与太子殿下的婚事,被大家渲染得沸沸扬扬的,简直羡煞旁人。

    另一个则是苏家的废物,苏陌凉。

    苏陌凉入狱一事,可谓轰动全城,后来她被太子拒婚也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前不久,苏陌凉又在拍卖行唱了一出好戏,不但有拍卖行的会长解围,还令徐家颜面尽失。

    说来,受人唾弃的苏陌凉,如今竟是比苏伊雪更加有名。

    所以,大伙儿的视线不自觉的投向了走在最后,蒙着白色面纱的苏陌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