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26章 九王现身
    此时,只见四个壮汉抬着一个肩舆从殿外缓缓走来,而肩舆之上赫然坐在一位身穿雪色长衫的俊美男子。

    那一双如海般湛蓝的眸子,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斜飞的英挺剑眉,像雄鹰展翅,从深邃的眼窝里射出两道刺人骨髓的寒光。

    浓密修长的睫毛,像是两把上翘的小刷子,随着呼吸温柔的扫着白皙如瓷的肌肤。那张如樱花般怒放的薄唇,轻轻抿起,明明娇艳欲滴,却透着薄情寡义的冷漠。

    长及垂腰的头发如墨如画,披散在纤瘦的脊背上,显出几分不属于男子该有的病态美。

    众人看到这里,惊艳得倒抽一口冷气。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王爷?

    这哪是人啊,简直就是妖孽!

    在场的年轻人几乎没人见过九王爷,而老一辈的也只是见过九王小时候。

    小时候的九王虽然也长得漂亮,但没想到能长得这样漂亮。

    “天啊,这就是那个瘸子?”

    沉寂了半天的大殿,陆陆续续有人惊叹起来。

    “我也不敢相信,听说他双腿残废,是个废物,皇上不待见他,也不让他在众人面前露面,不知道为何——”

    此时的众人情绪高涨起来,你一言我一句的,发表着自己的感叹。

    而苏陌凉却是浑身僵硬,表情抽搐,看着那张勾魂摄魄的俊脸,对上那双深邃迷人的蓝眸,她的心好似被人抓起来一般,紧了紧。

    是他!

    那夜被她威胁脱衣服的男子!

    真是天不遂人愿,她最不想碰到的人,偏偏给她碰着了。

    只是没想到,这残疾竟然是被人遗忘的九王爷。

    似乎察觉到苏陌凉的目光,九王爷也微微抬眸,朝她看去。

    此时,苏陌凉只觉一道寒芒如冰冷的刀子比上了她的脖子,霎时让她呼吸一滞,起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男人看上去瘦瘦弱弱,面色苍白,浑身上下透着病态美,可是他那双如鹰般的眼眸骗不了苏陌凉。

    他很强,只是在装!

    可他为何要装!

    就在苏陌凉震惊之时,皇上开口了。

    “清绝,你怎么进宫了?”皇上虽然是询问,可语气神态并无任何关切之情,更多的是惊讶。

    南清绝从苏陌凉身上收回视线,望向上边的皇上,略显苍白的唇瓣轻扬,漾出一抹绝美无双的浅笑:“这么多年未进宫拜见父皇和太后,儿臣过意不去,特此前来请罪。”

    这样的说辞,让皇上和太后微微一愣,显然不信。

    只是,皇上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追问其原因,似有不妥,旋即点点头:“你身子不好,不方便进宫,朕和太后都是体谅的,就不用请罪了,赶紧找个位子坐下吧。”

    南清绝坐在肩舆上,不方便行礼,只是微微颔首,指了指右边的席位,吩咐着轿夫将他抬过去。

    在几个轿夫的伺候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南清绝缓缓落座。

    这一坐,刚好就坐在苏陌凉的对面,只要苏陌凉一抬头,便能看到南清绝直勾勾的盯着她。

    该死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苏陌凉暗自咬牙,努力无视那双高电压的蓝眸。

    南清绝的出现掀起了全场的**,而太后却不想让这样一个不受人待见的残废破坏了大家的兴致,旋即开口岔开话题:“好了,今日是哀家举办的桃花宴,下面是大家闺秀展示才艺的时间,不知道这次谁愿意第一个来啊?”

    太后话音刚落,大伙儿的视线齐刷刷的望向了苏伊雪。

    苏伊雪是南隋国出了名的美人和才女,去年一曲白纻舞,艳惊四座,大受欢迎。

    这次,大伙儿对苏伊雪自然多了期待。

    南景焕也是眸光温柔的看着苏伊雪,冷硬的轮廓不自觉得柔软下来,表情带着一丝骄傲和期待。

    苏伊雪接收到南景焕的眉目传情,面颊羞红,避开视线,十足的女儿娇态。

    看着苏伊雪那矫揉造作的劲儿,徐静姝恶心得想吐,旋即第一个自告奋勇,想要杀杀苏伊雪的威风。

    “太后,这次就让我第一个献丑吧。”徐静姝优雅的一个盈身。

    太后见此,没有意见,笑着点头,示意徐静姝开始。

    徐静姝挑衅的看了一眼苏伊雪,便是招呼着婢女将自己的古琴抬到了大殿中央。

    随后,她优雅落座,双手执弦,玉指波动,抚起了泛着层层涟漪的音乐,琴声婉转又轻灵,卷卷而来,像是潺潺流水,独具雅韵。

    徐静姝的琴艺的确了得,不一会儿就让众人陶醉其中,无法自拔。

    一曲作罢,大伙儿的热情更上一层楼,赞美声,鼓掌声,不绝于耳。

    随后,又是几位多才多艺的大家闺秀上台表演,大家都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赢得四大家族和皇室的关注。

    只是,除了徐静姝的琴和孙韵舞的惊鸿舞之外,其他女子似乎都稍逊一筹。

    此时,大伙儿的视线再度落到了苏伊雪身上,有了其他女子的铺垫,大家似乎更加期待苏伊雪的表演。

    许是不想南景焕失望,苏伊雪自动起身,朝着太后和皇上盈了盈:“太后,这次小女子就舞一曲,为桃花宴助兴吧。”

    说着,苏伊雪娇羞的看了南景焕一眼,便跟着宫女到侧殿去换装准备了。

    不一会儿,苏伊雪在一群舞女的簇拥下回到了大殿中央,她双手高举,白色的长袖飘曳生姿。

    只见她一个腾飞跃起,脚尖点头,犹如天边的一轮弯月,纯白皎洁,美丽迷人,霎时点燃了全场观众的热情。

    就在这时,音乐骤响,缓慢的节奏配合着苏伊雪舞动的长袖,犹如天籁之音,不知道是人在衬托音乐,还是音乐在烘托人。众人只觉得苏伊雪手中的白袖像是天边缱绻的白云,飘浮间勾动着大伙儿的情绪。

    待苏伊雪跳完,大殿上掌声雷动,身穿白纻舞裙的她像只骄傲的孔雀站在大殿中央,脸上漾着自信骄傲的笑容,眼神若有若无的飘向南景焕,期待着后者的反应。

    此时的南景焕眸中尽是惊艳和欣赏,跟着人群鼓着掌,表情颇为满意。

    苏伊雪看到这里,心里甜滋滋的,嘴角更是笑开了花。

    众人也不得不感叹,不愧是南隋国第一美女,不但容貌绝丽,舞姿更是天下无双。

    然而,在座的其他千金小姐,却满脸的不屑。

    在她们眼中,苏伊雪不过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就算长得漂亮又如何,卑贱的身份依然让人鄙视。

    “切,一个庶女拽什么拽,你嫡姐都还没表演,你倒是迫不及待了。”徐静姝冷哼一声,讽刺的话传入苏伊雪耳中,让其浑身一僵,满脸的笑容霎时凝固。

    这声音不小,大殿上的很多人都听到了。

    有的则是小声嘀咕起来,似乎对苏伊雪的身份颇有微词。

    苏伊雪听到周围的议论,双手悄然握紧,瞳孔涌上尴尬的恨意。

    今天明明是她出风头的日子,关苏陌凉什么事儿。

    为什么大家总是要把她和苏陌凉那个废物扯到一起,可恶!

    “是呀,一个庶女抢了嫡姐的风头,真不要脸!苏陌凉,不知道你的才艺表演是什么,你就甘心被一个下贱胚子比下去吗?”说话的是个穿粉色衣裙的女子,模样精致可人,可语气却尖酸刻薄,并不讨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