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27章 一曲成名
    苏陌凉觉得无辜,她一直努力当个隐形人,没想到还是被人牵扯进来。

    说来,苏陌凉也是明白这些女人的心理,她们嫉妒苏伊雪的舞姿和容貌,嫉妒她深受太子喜爱,却又鄙视人家卑微的身份,真正不甘心的是她们才对。

    苏陌凉眉眼一扬,面色如常的回道:“呵呵,我并没有不甘心,妹妹一向优秀出众,是咱们苏家的骄傲,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为她感到高兴。”

    苏陌凉谦逊的话一下子赢得了皇上和太后的好感。

    这样落落大方,识大体的女子才配得上苏家嫡女的身份。

    “呵呵,话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我看啊,是你根本比不过一个庶女吧!”说话的粉衣女子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孙家嫡女,叫孙韵舞,她为人嚣张任性,跟徐静姝一样,被惯得一身的小姐脾气,天不怕,地不怕,什么话都敢说。

    徐静姝闻言,跟着掩嘴笑起来:“孙妹妹,这可说不一定,我听说苏陌凉这次进宫可是准备了才艺献给太后呢,我期待得很呢!”

    这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巴不得苏陌凉出丑。

    太后听到这里,也来了兴趣:“哦?陌凉丫头,这次你也准备了才艺吗?”

    被太后问起,苏陌凉有些为难,她昨晚只知道要绣香包,却不知道还要表演什么才艺,若知道这么麻烦,她倒宁可苏毅辉帮她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

    此时,全场的目光都落在苏陌凉的身上,纷纷期待着她的回答。

    谁都知道苏陌凉是个废物,没有灵力不说,琴棋书画更是没有一样会的,现下被问起才艺表演,怕是要大出洋相吧。

    不少人看到这里,都是窃窃私语,小声嘲笑起来。

    苏家人顿时觉得面上无光,恨不得把苏陌凉直接丢出大殿,省得在这儿丢人现眼。

    苏陌凉面对众人的嘲笑,面对太后殷切的目光,心头有些抗拒,却又不忍让太后失望。

    说到才艺,她在21世纪的时候倒是有比较喜欢的乐器。

    想着,苏陌凉微微颔首,清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怯场:“嗯,小女愿为太后献上一曲,只是道具还需要宫女帮忙准备一下。”

    徐静姝和孙韵舞一听这话,惊得表情一愣,窃喜的笑容忽然僵住。

    苏陌凉竟然真准备了才艺表演?

    不可能,苏陌凉是什么水平的人,她们不是不知道,眼下苏陌凉怎么可能表演才艺?

    别说她俩,在场的其他人都是面露惊讶,眸色掀起好奇。

    南景焕则是古怪的盯着苏陌凉,搞不清楚她要搞什么鬼。

    不得不说,如今的苏陌凉是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吸引他了。

    全场最为淡定的人,当属九王爷南清绝了。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苏陌凉,对她的反常表现,似乎并无意外。

    至少,他知道,身怀邪血鼎的主人,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人物。

    太后听到苏陌凉要献唱一曲,当下高兴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答允:“哈哈哈,好好好,你尽管吩咐宫女去准备。”

    苏陌凉得到首肯,直接冲着一旁的宫女吩咐了几句。

    宫女听到这样古怪的要求,也面露疑惑,不过还是顶着一头的雾水为她找来了两个鼓和两个铜锣。

    大伙儿看到宫女将两个大鼓搬到苏陌凉的面前,又看到苏陌凉将两个铜锣用架子架了起来,悬空而立,全都新奇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哈哈哈,又是鼓又是锣,这是要敲敲打打,准备迎亲吗?”孙韵舞忍不住嘲笑起来,霎时惹得全场哄堂大笑。

    “哈哈哈,废物就是废物,你看看,就这些低俗的乐器怎么上得了台面!”

    “是呀,苏家的脸可都被她丢光了!”

    众人纷纷摇头指责,一下子把苏陌凉说得一无是处。

    苏毅辉实在看不下去了,猛地站起身,低吼训斥:“苏陌凉,赶紧退下,你还要丢脸到什么时候才满意!”

    苏陌凉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他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芒:“父亲,我只是为太后献唱一曲,以表孝心,哪里丢脸了?难道孝敬太后是丢脸的事儿吗?”

    苏毅辉霎时被苏陌凉噎得面红耳赤,只有悻悻的坐了回去。

    此时,苏陌凉不顾众人轻蔑鄙视的目光,拿起宫女递过来的两根长棍子,缓缓落座在鼓后的木凳上。

    她轻轻扬棍,敲击在鼓上,发出砰砰的闷响,敲击的频率越来越快,渐渐的竟是敲出了节奏感。

    众人的嘲笑声被一片鼓声掩盖,大伙儿逐渐听出了旋律,这才闭上嘴,认真的望向苏陌凉。

    就在这时,苏陌凉更是加快了手速,从左到右,飞速敲击而过,最后落在铜锣上,奏出一声清脆的低鸣,犹如画龙点睛,给一连串的音符画上一个休止符。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纯熟精致,看得人眼花缭乱,震惊不已。

    这是什么音乐?为何会有一种强大的力量?

    大伙儿傻眼了,从来不明白,原来音乐也是有力量的,落在心上,造成不小的震动。

    苏陌凉看到周遭霎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望着她,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

    她在21世纪最擅长的就是架子鼓,因为架子鼓能让音乐更加丰满而有力度,能将所有低谷的情绪变得慷慨激昂,就犹如她站在法庭上与人争辩一般,架子鼓能让她拥有勇往直前的气势和能量。

    想到这里,她似乎也感染了前世站在法庭上战斗的情形,手中的长棍再度敲击而起,每一下都带着十足的力感,身子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摇摆,动感的旋律越显欢快,引得在座的宾客也忍不住随之律动起来。

    节奏越来越激烈,苏陌凉这才开口唱起来,清冷的嗓音颇有气势,甚至带着女人少有的霸气和野性——

    “一瞬间,法则颠覆

    我是谁,是我心魔乱舞

    对与错,我能顿悟

    恶魔开始让真理复苏

    迷雾中,谁在低诉

    最高的荣耀享受孤独

    用奋斗,去征服

    踏平天地间的愤怒

    云再黑,风再吼,不能让我停下征途风雨无阻

    任脚下的众神,为我铺成一条英雄路

    一滴泪,在半路回头,我只有战斗,战斗

    满天星,在坠落之后,我祈祷别走,别走

    那温度,已无法保留,爱已经冷透,冷透

    我的心,愿和你共有,一起到尽头,尽头”

    歌词慷慨激昂,情绪高涨,苏陌凉的声音力道十足,狂霸之气泄露无疑。

    手下重重的敲击感,配合着让人热血沸腾的歌词和霸气张狂的嗓音,一时之间,全场鸦雀无声,震撼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