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第30章 太子不如瘸子
    徐家主还从未被人拒绝过,今日竟然被一个晚辈,还是被一个瘸子拒绝了。

    更可笑的是,南清绝竟然要他去求跟自己有仇的废物!

    这不是奇耻大辱吗!

    此时的徐家主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南清绝半天说不出话来。

    对于南清绝如此不给面子的举动,苏陌凉却是心头一暖。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南清绝这样做是为了她。

    大家都知道苏陌凉因为徐家入狱,定然是恨死了徐家,而他却要徐家主来求她,不就是让她扳回一成,好好出气吗。

    真不知道这个九王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陌凉看着南清绝,陷入了沉思,不料,南清绝也刚好抬起头,撞上了她的视线。

    那双深蓝色的眸子流光溢彩,总是泛着迷人的色泽,既冰冷又邪魅,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许是苏陌凉看得太入神,南清绝冷硬的唇角罕见的弯起一个弧度,犹如冰天雪地中开出一朵雪莲花,美艳不可方物。

    苏陌凉被惊艳得精神一震,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这个男人真是妖孽,太能蛊惑人心了。

    南清绝看着苏陌凉被自己迷惑,唇角的笑意越发深了。

    “九王爷,你别欺人太甚。”此时,徐静姝怒气冲冲的开口,对这个不受宠的王爷没有丝毫顾忌,似乎并不怕他。

    可是南清绝依然没有理会,好似那个圣灵果真的跟他无关了一般。

    徐静姝气得小脸涨红,却又无可奈何,上次吃了苏陌凉的亏,受了那么大的羞辱,现在怎么也拉不下脸去求她。

    此时的徐家主老脸又黑又臭,腮帮子气鼓鼓的,一双凹陷的眼睛满是阴毒的盯着苏陌凉,许是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厚着脸皮开口:“苏陌凉,你开个价,老夫跟你买了这圣灵果,不管多少钱,老夫都满足你。”

    苏陌凉没想到徐家主为了圣灵果还真能放得下脸,旋即轻笑起来,戏谑道:“徐家主,这可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你没听说吗,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无价之宝!”

    “哼,你一个废物,拿来有何用,还不如换成钱,对你还有实质性的帮助。”徐家主忍着一腔怒火,沉声低斥。

    苏陌凉没有灵力,也不会炼丹,拿着圣灵果,只会浪费了它的价值。

    他没想到这废物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为了争口硬气,连钱都不要了。

    不过,他却不知道,苏陌凉也是炼丹师,更是小小年纪达到了丹师中期,是比他更有潜力的存在。

    苏陌凉对于这种自身优越感爆棚的人,实在讨厌得很。

    明明是求人,却没有求人的姿态,好像全世界都是他妈,非得惯着他。

    “抱歉,我不卖,这是九王爷送我的定情信物,我若是卖给你,岂不是让九王爷难堪吗!”

    徐家主听到这话,当下气得浑身发抖,面色发青。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卖!”徐家主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苏陌凉却对他的愤怒视而不见,态度非常坚决:“我说了,我不卖,徐家主这是想强迫我卖吗?”

    苏陌凉此话一出,徐家主那两颗金鱼眼气得快要掉下来,可是碍于公众场合,他又不敢随便发作,深知再继续说下去,只怕会被人指责欺负晚辈之嫌。

    想着,他只有怒哼一声,重新坐回了位子。

    一时之间,任谁也想不到,大家最不看好的苏陌凉,竟然成了全场的赢家。

    不但有人拿了她的香包,定情信物更是拿钱都买不到的无价之宝,就连最受关注的苏伊雪也被她比了下去。

    算来,苏陌凉这待遇,不知道甩了苏伊雪多少条街。

    苏伊雪看到这里,恨得咬牙切齿,而南景焕的面色也好不到哪去。

    比来比去,太子殿下还不如一个瘸子大手笔。

    说来,也真是耻辱!

    皇上见殿上的气氛十分僵硬,这才开口劝道:“好了,既然这是绝儿送给陌凉丫头的定情信物,那我们当长辈的就不夺人所好了。只是,陌凉丫头,你收下南清绝的信物,可就代表同意这门婚事了哦。”

    什么!!!

    苏陌凉听到这话,吓得差点从座位上摔下去。

    她刚才还在欣喜,能得到这么稀有的药材,却忽略了收下定情信物就代表答应婚事这一说法了!

    想到这一层,苏陌凉猛地抬眸望向南清绝,见后者冰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那笑容看得苏陌凉浑身发毛。

    这下子,她总算明白了。

    这就是他的阴谋。

    他知道自己身为炼丹师,无法拒绝这么珍贵的药材,所以才设套坑她。

    就在苏陌凉震惊之时,苏毅辉满脸笑容的起身,接话:“我看九王爷和小女也很般配,只要九王爷不嫌弃,这门婚事就这样定下了吧。”

    苏毅辉还在头疼苏陌凉的婚事儿,若她没出嫁,苏伊雪和太子殿下的婚事就要搁置下来,现在九王爷愿意来当这个冤大头,何乐而不为。

    苏陌凉心中一急,刚想开口拒绝,不料,却被真君老人阻止了下来:“丫头,不要忙着拒绝,这圣灵果太过稀有,你一定要拿到,所以暂时答应这门婚事,对你有利无弊。”

    苏陌凉闻言,心里有了计较。

    提升实力对她来说太重要,而眼下这么好的机缘被她碰到,若是放弃,的确太可惜。

    想着,苏陌凉咬咬牙,忍下不满,算是默认了苏毅辉的说法。

    苏陌凉是妥协了,反倒是太后有些迟疑。

    “陌凉丫头的婚事,不着急,哀家还要和皇上好好商量一下。”

    太后这话任谁都听得出来,她是不满意这门婚事的。

    太后疼爱长公主,所以对苏陌凉有几分偏爱,而九王爷是婢女所生,又是个残疾,被视为不祥之人,一直都不受太后的待见。

    眼下,太后自然不同意苏陌凉嫁给九王爷了。

    “对了,苏将军,你前日不是还在跟哀家说有意把陌凉丫头许给景焕当侧妃吗?”在太后眼中,就算让苏陌凉给南景焕当妾,也比嫁给一个瘸子强。

    苏毅辉闻言,微微一愣,赶紧行礼回道:“回太后,微臣之前的确有这个想法——只是——只是——”

    太后见他吞吞吐吐,眉头紧皱,表情有些不耐:“只是什么?”

    “只是我不同意!”

    此时,苏陌凉忽然站起身,大声回答,顿时惊得众人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你说什么!”太后也是难以置信。

    苏陌凉朝着太后,规规矩矩的盈身,回答道:“太后,陌凉与太子殿下并无感情,还请太后将我许配给九王爷。”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大惊失色!

    宁愿嫁给一个瘸子,也不嫁给太子殿下!

    搞错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