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第33章 找她切磋
    场上,看到这种变故的人,基本吓傻了。

    而导师则是古怪的望向苏陌凉,不屑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他想不明白,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是怎么让灵力球破碎的。

    要知道,就连院长那种已经达到天灵师中期的人,摸到灵力球也没有爆炸,这下反而是个废物弄坏了灵力球,这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啊。

    苏陌凉面对众人震惊的视线,倒是觉得有些无辜。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灵力球为什么会爆炸,她只是摸了摸它而已,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

    她面对导师质疑的目光,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它自己爆的,不关我的事儿。”

    导师听到这话,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沉思片刻后,得出了结论:“是灵力球出了问题,与你无关,由于灵力球已经破碎,检查不到你的灵力等级,所以暂时分到初级班。现在初级班,中级班和高级班马上要在练武场进行切磋考试,你赶紧去报到吧。”

    导师可不想承认,一个废物的影响力竟然能大过院长,这不是打脸吗。

    所以只能用灵力球坏了来解释了。

    众人一听这话,都是不屑的嗤笑起来。

    “哼,那个废物运气还真好,偏偏这个时候,灵力球出了问题。”

    “那废物既然已经进入学院了,以后有的是欺负她的机会,也不急于一时。”

    “是呀,徐静姝可是发了话的,定要好好教训那个废物,我可不想得罪了徐家。”

    周围的议论声很大,而苏陌凉好似不在意,直接朝着导师微微行礼后,朝着练武场的方向走去。

    离开人群,苏陌凉才内心传音询问真君老人:“真君老人,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很明显啊,你灵魂力太强大,那个破玩意儿承受不住,就碎了。”真君老人的回答再淡定不过。

    要是让人知道,学院非常宝贝的灵力球居然被说成破玩意儿,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苏陌凉则是无语的摇摇头,原来还真是自己的错。

    想着,不一会儿,苏陌凉便已经来到了练武场。

    眼前的练武场非常宽广,一眼望去,场上已经站了不少的学生了。

    在进入这个学院之前,苏陌凉还是大致了解了一下。

    这个学院是南隋国唯一的学院,名叫南星学院,是皇室和四大家族的子女学习的地方,不过,其他比较有天赋的学生,也是可以通过灵力测试考进来的。

    学院内总共分了文化课,礼仪课,灵力课和炼药课。

    文化课是琴棋书画,礼仪课就是形体仪态,后宫礼仪,这个多数都是女子学的,而灵力课和炼药课才是学院重点发展项目,只要有实力,有天赋的学生,都可以得到相应的教学。

    灵力课和炼药课,每个月都会进行月考,若是考试不过关,轻则降为初级班,重则是要被踢出学院的。

    当然,若是成绩好,就会升级到高等的班级,享受更好的待遇,甚至,有机会参加宗派大比,被苍元国的宗派收为弟子。

    要知道苍元国可是比南隋国更强横的国家,拥有更牛叉的强者和资源,而苍元国内的几大宗派更是如雷贯耳,培养了无数让人望尘莫及的天才。

    所以南星学院里的学生若是有机会进入宗派,那就真是一步登天,成为人上人了。

    因此面临每次灵力考试,大家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准备。

    苏陌凉看着练武场上摩拳擦掌的众人,也是多少能理解大家的激动。

    想着,她也缓缓走过去,加入了初级班的队伍。

    教习初级班的导师姓李,是个中年男子,实力目前在初期地灵师等级,竟是跟苏陌凉差不多。

    他看到苏陌凉慢悠悠的走过来,当下厉声呵斥:“慢吞吞的,难道不想参加灵力考试了吗,不想参加没人勉强,可以马上滚。”

    苏陌凉没想到,此人实力不咋样,脾气还挺大。

    “抱歉,我来晚了。”好在,苏陌凉是个冷静的性子,只是淡淡解释了一句,并没有冲动。

    “哼,我的课废话不多,全靠实践,你乖乖看着他们打,自己摸索。”李导师怒哼一声,语气冲得要命。

    苏陌凉闻言,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鼻子,静静的站在一旁围观这场比赛。

    几场切磋下来,她这才发现,原来灵力考试的方式是自由切磋。

    班上的同学,可以随意找人切磋,胜利者进行下一场比赛,直到排出名次为止。

    其实这种比赛方式,很残酷,也不公平,但学院就是要让这种残酷的方式历练大家。

    所以能站到最后的人,不但实力超群,耐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苏陌凉正想得入神,擂台上的比赛已经结束,初级班的同学几乎全都完成了考试,而此时,似乎就剩下一个人了——

    “最后一个,徐静蓉!”导师扬眉叫了一声。

    话落,只见一个身穿绿色罗裙的女子走上了台,脸上挂着倨傲的表情,眉眼中全是不屑。

    苏陌凉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她,发现她不过是个初期灵师,连进学院的资格都是勉强,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嚣张?

    就在苏陌凉疑惑之时,旁边几个女子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切,她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谁不知道她没什么实力,全靠着徐家在背后撑腰,不然早被踢出学院了。”

    听到这里,苏陌凉有些恍然。

    这才想起,徐静蓉是徐家的小女儿,徐静姝的妹妹。

    她也是娇生惯养的,被宠得一身的毛病,跟徐静姝差不多。

    只是徐静姝好歹也有些真本事,而徐静蓉则是狐假虎威的废物罢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冷笑。

    但由于苏陌凉整日带着面纱,有些惹人注目,徐静蓉很快便注意到了苏陌凉的存在,眼睛一亮,骄傲的脸蛋上赫然绽放出一抹阴笑。

    上次,苏陌凉仗着拍卖行会长的面子,让她父亲和姐姐当众出丑,这笔账,她还没跟苏陌凉算呢,这下苏陌凉自己撞上来,也不怪她了。

    “你!我要跟你切磋!”想着,徐静蓉伸手指向了苏陌凉,神色的不怀好意,任谁都看得出。

    徐静蓉实力一直都是初级班垫底,但因为没人敢招惹徐家,所以每次考试,都没人敢上去跟她切磋。

    但现在苏陌凉这个废物进来了,徐静蓉自然不再是垫底,所以才肆无忌惮的挑战苏陌凉。

    苏陌凉被她指着,微微一愣,伸手指着自己,不大确定的反问:“我?你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