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第35章 我要跟你决斗
    果不其然,月考结束还不到两天,徐静姝就找上了门。

    “苏陌凉,你给本姑奶奶滚出来!”

    “你要是躲在里面装孙子,我就烧了你的房间!”

    此时的苏陌凉还在房间里修炼,便是被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打断。

    她缓缓睁开眼睛,听那声音便猜出了来者的身份,旋即起身打开了房门。

    只见,徐静姝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而徐静蓉躲在徐静姝的身后,脸上青紫交替,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两个眼睛怯生生的盯着苏陌凉,显然是心有余悸。

    而周围也因为徐静姝的叫骂,聚满了人,大伙儿都兴致高昂的围观着徐静姝和苏陌凉的争斗。

    “哼,苏陌凉,你终于出来了,你把我妹妹打成这样,你今天必须给我们徐家一个交代!”

    看到苏陌凉出来,徐静姝满脸怒容,大声呵斥,一边说,还一边拉过徐静蓉。

    苏陌凉扫了两人一眼,冷笑着开口:“徐静姝,你搞错没有,我是南隋国鼎鼎大名的废物,又是刚刚到学院报到的新生,你说我打伤你妹妹,谁信啊?”

    “苏陌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还要狡辩!无论如何你都要给徐家一个交代,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徐静姝没想到苏陌凉矢口否认,顿时气得横眉竖眼,咬牙切齿。

    “好,你说,我给你们徐家什么交代?”苏陌凉无语摊手。

    “你把圣灵果交出来,我可以暂且饶你一命,不然——哼!”徐静姝揉了揉自己的拳头,指尖有着充盈的灵力浮动,若是那一拳落到人身上,怕是会伤的不轻。

    苏陌凉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说来说去,徐家还是为了那颗圣灵果。

    她嘴上说着为徐静蓉讨回公道,其实也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这徐家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圣灵果是九王爷送我的定情信物,你若是想要,就去求九王爷娶你啊。”

    苏陌凉的回答,一下子激怒了徐静姝。

    徐静姝一向心高气傲,最看不起废物,更何况还是一个瘸子,现在苏陌凉竟然侮辱她去求废物娶她,实在可恶!

    “苏陌凉,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不教训你!”徐静姝忍无可忍,双手一握,浑身的灵力爆发而出。

    “住手!学院内,禁止私下斗殴!”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猛地响起一声厉吼——

    徐静姝被吼得一怔,停下动作朝着身后望去。

    只见一位身穿灰白长衫的中年男子大步跨了过来,黝黑的皮肤,坚毅的轮廓,自然而然的生出几分威严。

    “呀,是高级班的吴导师!”

    “哎,这下看不成好戏了,吴导师出了名的严厉,最不喜欢学生不守规矩,私下斗殴了。”

    大伙儿看到是吴导师,全都毕恭毕敬的退到两旁,生怕受罚。

    徐静姝没想到自己此举惊动了吴导师,内心有些忐忑起来,只是想要教训苏陌凉的**依然强烈:“吴导师,是苏陌凉先打伤我妹妹的!你看看我妹妹伤成什么样了!”

    吴导师看了看肿的像猪头的徐静蓉,眉头紧皱,而后沉着面色望向苏陌凉,厉声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陌凉恭敬的朝吴导师行了一个礼,开口解释道:“吴导师,我前天刚刚入学报到,恰好碰上了他们的灵力考试,而徐静蓉不顾学院规矩,硬是点名找我切磋,我迫于威压,只有应下挑战,谁知,我都没怎么碰她,她就摔在地上,弄得一身的伤,我猜想是她自己身子不适导致的。再说了,吴导师,你认为我这种废物还能打得过徐静蓉一个初级灵师吗?”

    听到这话,吴导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着徐静蓉鼻青脸肿的伤痕,摆明是被人揍的,这苏陌凉真是会睁眼说瞎话。

    苏陌凉见吴导师不大相信,不禁偏头望向徐静蓉,询问:“徐静蓉,你自己说,你是被我这个废物打的,还是自己摔的?”

    徐静蓉面对众人好奇的目光,顿时退缩了。

    如果她承认自己是被苏陌凉打伤的,就是承认自己连废物都不如,那南隋国第一废物的称号可就要落到她的头上,从此以后,她就要被人嘲笑一辈子!

    不,绝对不行!

    想到这一层,徐静蓉急忙摇头,竟是跟苏陌凉一致的口风:“嗯,是我自己摔伤的,那天我身体不舒服,昏沉沉的,状态实在不好,其实苏陌凉根本没怎么动手打我,跟她无关。”

    徐静姝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临到关键时候,竟然改了态度,当下惊得睁大双目,怒气横生的低吼。

    “徐静蓉,你疯了,苏陌凉打伤了你,你难道不报仇吗!”

    “姐,不是苏陌凉打我的,我们走吧——”徐静蓉被这么多人盯着,太没面子,尴尬的拉了拉徐静姝的衣袖,想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你——”徐静姝被这个不争气的妹妹气得浑身发抖。

    苏陌凉见此,眉眼一扬,勾唇冷笑起来,朝着吴导师说道:“看吧,连徐静蓉自己都承认,不是被我打伤的,怎么能怪我身上呢。我看是徐家不怀好意,看上了我的圣灵果,于是让徐静蓉自己弄得浑身是伤,来嫁祸栽赃我,想要夺走我的圣灵果吧。好在,徐静蓉良心发现,主动承认,我这人一向大度,这次我就既往不咎了。”

    苏陌凉这话一出,周围一片哗然。

    他们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原来,这都是徐家的一出戏,为了抢夺圣灵果,竟是故意弄伤自己来栽赃嫁祸苏陌凉,真是太阴险卑鄙了。

    难怪徐静蓉一个初级灵师还打不过一个废物,看来一切都是徐家的阴谋!

    “你——苏陌凉,你个贱人,你血口喷人!我要跟你决斗!”徐静姝没想到苏陌凉竟然颠倒是非,栽赃嫁祸,整张俏脸涨的绯红,心中燃烧着滔天怒火,如疯如狂的大吼起来。

    决斗是学院内切磋的一种方式,只是这种切磋,很残酷血腥,生死各安天命,与对方无关。

    学院内其实鲜少有人会选择决斗,毕竟事关生死,没人愿意轻易尝试。

    然而,眼前的徐静姝显然是被激怒到了极点,才做出了这样冲动的决定。

    “苏陌凉,你敢不敢跟我到擂台上去决斗,如果你不敢,说明你刚才全都是撒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