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第37章 谁说我没有灵力?
    发生什么了?

    怎么没声音了呢?

    这才一招啊,难不成苏陌凉就嗝屁了?

    大伙儿都是伸着个脖子,想要一探究竟——

    此时,烟雾散尽,逐渐露出了擂台上的情形。

    只是,在看清擂台上的身影后,大伙儿都是瞳孔骤缩,如同雷轰电掣般,全都吓傻了。

    那抹蓝色倩影,孤风而立,衣裙在淡薄的烟雾中飞舞起绝代芳华的弧度,肌肤莹白如雪,朱唇嫣如丹果,那双墨瞳似水,却透着淡淡冷意的眸子,轻轻扫来,众人竟是不自觉得起了一身冷汗——

    苏陌凉!!!

    谁能想到站在台上,毫发无损,迎风而立的竟然是苏陌凉!

    众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才放眼搜寻起徐静姝的身影。

    只见擂台边缘的角落里,赫然躺着一具尸体。

    “天啊,那是徐静姝吗?”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惊叫起来。

    “是的,是她,徐静姝今天穿的紫色衣裙!”

    “妈呀,我看到了什么,徐静姝竟然被打败了?”

    话音还没落,徐家的大儿子徐建柏和二儿子徐开诚惊得面色惨白,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待二人扶起徐静姝的身体后,才发现后者七窍流血,早已没了生命迹象。

    “苏陌凉!”只听徐建柏一声怒吼,犹如野兽嘶吼般爆发出疯狂的震怒。

    徐开诚直接怒红了眼眶,咆哮出声:“苏陌凉,你杀了我的妹妹,我要跟你拼命!”

    众人看到这里,全都倒抽一口冷气,表情抽搐,神色惊恐,嘴唇竟是有些发白。

    苏陌凉竟然杀死了徐静姝!!!

    天啊,苏陌凉不但打败了徐静姝,还残忍的将她杀害。

    苏陌凉是一个废物啊,竟然杀死了一名高级灵师,而且只用了一招!

    仅仅只有一招!!!

    刚才徐静姝还夸下海口,打算让苏陌凉三招。

    而苏陌凉却说只需要让一招。

    也许,徐静姝永远想不到,就是这一招,她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众人觉得匪夷所思,望向苏陌凉的眼神变得有些惊惧。

    而南景焕则是惊得瞳孔放大,木头一般地站在原地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盯着苏陌凉。

    莫浩歌倒是松了口气,苏陌凉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不但赢了,还赢得这么嚣张霸道,什么叫一招制敌,什么叫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他这下是彻底领教了。

    大伙儿是惊讶,而徐家的两个公子却是怒得七窍生烟。

    “苏陌凉,你给我拿命来!”

    此时,徐开诚已经爆发出灵力,朝着苏陌凉疯狂扑去。

    然而就在这时,吴导师眼疾手快,一个飞身,长袖一揽,顿时将徐开诚的攻击阻挡下来。

    “放肆,学院内禁止私下斗殴!”

    吴导师可不允许有人在学院里破坏规矩。

    徐开诚被吴导师的一掌震退几步,猩红的双目满是疯狂:“苏陌凉杀了我妹妹,今天我要她血债血偿!”

    吴导师闻言,皱眉低吼:“这是徐静姝主动挑起的决斗,她明知道决斗的生死与对手无关,还坚持要打,说来,都是她咎由自取。”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徐静姝一个高级灵师去欺负没有灵力的废物,已经够无耻了,现在死了,徐家却怪到苏陌凉身上,这世上还讲不讲理了?

    “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了苏陌凉的狗命,祭奠我妹妹的在天之灵!”徐建柏也抬步走了过来,与徐开诚并肩而战,那架势真要拼个鱼死网破。

    吴导师对于两人的蛮横无理,也是颇感厌恶:“学院内规定,双方自愿发起的决斗,生死各安天命,不能追究对手的责任,你们这是要破坏规矩吗!”

    “哼,我们徐家今天就要破了学院的规矩!”徐开诚许是怒到极点,就连高级班的导师也不放在眼里了。

    看着二人冥顽不宁,吴导师黝黑的皮肤隐隐有些发青:“哼,老夫可不管你是徐家还是皇家,只要破坏学院的规矩,必须先过了老夫这一关。”

    说着,吴导师手掌也浮动起凶悍的灵力,横刀立马挡在了苏陌凉的面前。

    吴导师如今在天灵师初期的阶段,又是南隋国少有的中期丹师,炼药的技术比徐家主还要高上一筹,再加上性子刚毅正直,自然没有把徐家放在眼里。

    徐开诚和徐建柏,不过是两个高级灵师,面对天灵师那定然是毫无胜算。

    看到这里,两兄弟急得血脉贲张,青筋暴起。

    “走,我们回去禀报父亲,让他老人家来为小妹做主!”徐建柏知道打不过,只有退而求其次,让父亲他老人家来做主。

    话落,两人便转身离开了学院。

    看着两人离开,吴导师才缓和面色,随后冲着擂台下看傻眼的李导师大声吩咐:“李宏,你赶紧去禀报院长,把今天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跟他汇报清楚。”

    吴振兴清楚,若是徐家主亲自来了,这局面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

    最终怕还是得院长出面。

    李导师得令,木呆呆的点点头,而后像是突然惊醒般,回过神来,看了苏陌凉一眼后,神色慌张的朝院长的房间跑去。

    这时,吴振兴转头看向苏陌凉,目光闪过一丝惊疑,坚毅的容颜上布满凝重,严肃的说道:“你跟我过来!”

    苏陌凉一怔,旋即颔首,默默跟着吴导师到了办公室。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没有灵力吗,怎么会杀了徐静姝。”吴导师对于苏陌凉的实力同样非常震惊。

    苏陌凉勾唇一笑,眼光闪烁:“谁说我没有灵力?”

    吴振兴微微一震,表情从惊讶变得有些复杂,照她那意思,这么多年都是在一直隐忍吗。

    眼前的丫头,也不过18岁,年纪轻轻,忍受这么多的屈辱和苦难,却一直这样低调隐忍,到底是为什么,又是哪来的意志力,隐藏到现在。

    吴振兴越来越觉得苏陌凉深不可测,比杀了徐静姝还让人惊讶。

    “吴导师,今日感谢你的袒护之恩,不然我又免不了与徐家周旋一番。”苏陌凉深深鞠了一躬,表达了最真挚的谢意和敬意。

    其实吴导师大可以不管的,院长追究起来,也是她和徐家的责任。

    但他还是不惜得罪徐家,义无反顾的替她挡下,这份恩情,苏陌凉铭记在心。

    吴导师说不清楚为啥会袒护苏陌凉,也许就是因为这孩子比其他学生更加礼貌和稳重吧。

    “好了,最近不要再起冲突,不然我也保不了你,你回去吧。”吴导师挥挥手,打算放过苏陌凉。

    苏陌凉微微点头,又是一个行礼,走了出去。

    可是,她刚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便是感受到一股煞气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凶狠的怒吼,伴着灵力袭击而来:“苏陌凉,老夫要宰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