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第42章 腹黑的南清绝
    有这等惊为天人的容颜,除了南清绝,还能是谁。

    众人对南景焕的惊讶还没消停,便是又被南清绝挑起了好奇。

    南清绝这个低调得快消失在众人眼前的瘸子,怎么也胆大包天的跑到这大殿之上,与徐家作对了?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为何,苏陌凉这样的丑八怪,总是有人挺身而出?

    在场的人想不明白,而嫉妒苏陌凉的女子们则是气鼓鼓的,满心不服。

    苏陌凉没料到南清绝会来,眸中的惊艳还带着几分疑惑。

    只是,南清绝根本没有看她,在仆人落轿之后,微微偏头,朝徐志国扫去一个冷漠的眼神:“徐家主,你想动本王的女人,问过本王的同意了吗?”

    嚣张霸道至极的话,让众人眼珠差点蹦出来!

    徐志国也是被他一时冷厉气势所摄,愣住片刻后,板着老脸,怒哼道:“哼,九王爷,苏陌凉杀了我女儿,就算她是天王老子,老夫也不会善罢甘休!”

    徐家主那潜台词很明显,就算天王老子来,他也不会松口,而南清绝一个废物,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搅合他的事儿。

    南清绝自然听得明白,冷漠绝美的容颜上忽而跃上几分冷笑:“是吗,徐家主不是说只要苏陌凉交出圣灵果,就放她一马吗?怎么,现在是不要圣灵果,而要她的命了吗?”

    听到这话,徐家主的小眼睛瞬间睁大。

    敢情,南清绝这意思是要把圣灵果给他吗?

    徐家主一直纠缠不休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圣灵果吗。

    徐静姝已经死了,就算杀了苏陌凉也无济于事,没有任何利益补偿。

    但是,若能拿到圣灵果,就算不能炼制成聚魄丹,也能作为其他提升灵力的丹药的药材,到时候助他晋级到将灵师,那他就是南隋国第一人,徐家以后就可以横着走,再也不用忌惮皇室和其他三大家族的势力了。

    到时候,苏陌凉这条烂命,自然也被他握在手里,就算皇室也护不着她。

    想到这里,徐家主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唇角,直勾勾的望着南清绝:“九王爷,我之前的确说过这话,只要苏陌凉交出圣灵果,我就放过她,从此以后再不提及此事。”

    苏陌凉听到这里,顿时敛起了眉头。

    她早已有了应对之策,可不想南清绝坏了自己的好事儿,真把圣灵果交出去。

    然而,就在苏陌凉欲要开口阻止之时,南清绝又是扬声道:“好,徐家主一言九鼎,大家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希望徐家主说到做到。”

    话落,只见南清绝一个抬手,冷声吩咐:“来人啊,把圣灵果给本王端上来——”

    众人见此,全都惊得放大瞳孔,不由自主的朝门口望去。

    而徐家主更是激动得呼吸急促,眼睛里满是期待和惊喜。

    此时,一个仆人手里捧着一个紫色盒子,快步走到徐家主的跟前,鞠躬垂首,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

    徐家主高兴得迫不及待接下,动作极快的打开盒子,里面赫然躺着一颗鲜红果子。

    “圣灵果!!!真的是圣灵果!!!”徐家主早已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喊起来。

    又是一颗圣灵果!

    南清绝为何随便招招手就有圣灵果,他到底有多少圣灵果!

    众人震撼不已,惊讶的盯着盒子里的圣灵果,隔了好久,才收回视线望向南清绝,内心的震动难以言喻——

    就连苏陌凉也是惊得捂住了嘴巴。

    这男人未免也太吓人了。

    随随便便又是拿出一颗圣灵果,到底是有多逆天?

    就在苏陌凉惊骇之时,邪血鼎内的真君老人说话了:“不是,那不是真的!”

    苏陌凉闻言,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难怪南清绝如此舍得,原来这果子是冒牌货。

    “呵呵,老夫算是见识了比你这丫头还要腹黑的人了。这果子跟圣灵果长得很像,有时候炼丹师都无法准确的分辨出来,倒是可以用来以假乱真。只是,这果子本身虽然没有毒,但如果炼制成丹药,火候不对,可是携带着剧毒的。这年轻人知道徐家主是个炼丹师,故意送他这么一颗剧毒,也是够黑的。”

    听到真君老人这话,苏陌凉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南清绝看着事不关己,冷冰冰的,没想到做起事来,这么腹黑。

    如果徐家主知道真相,怕是要呕血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眸色溢满兴趣,彻底袖手,好心情的围观起来。

    而此时的徐家主好似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眼珠子像是转不动了,落在圣灵果上,连连惊叹。

    南清绝唇角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盯着激动得找不着方向的徐家主,轻声反问,“怎么?徐家主还满意我这份大礼吗?”

    “满意!满意!实在是太满意了!”他都要高兴疯了,哪会说不满意。

    南清绝听到他这话,微微颔首:“既然满意了,那我可以领着我的王妃离开了吧。”

    徐家主现在只知道一个劲儿点头,什么心思都在圣灵果上,哪有空来理会苏陌凉啊。

    得到徐家主的首肯,南清绝则是冲着皇上抱拳:“父皇,如今徐家主已经不追究苏陌凉的责任了,那儿臣就带着她先行离开了。”

    皇上看了半天,整个人都懵住了。

    他什么话都还没说呢,刚刚还剑拔弩张,誓不罢休的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倒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更让他震惊的是南清绝哪来这么多的圣灵果!!!

    可是碍于殿上太多人,他不好方便询问,只有怔忡着点头:“好,好,你们可以跪安了——”

    苏陌凉唇角一勾,并未说话,而是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默默与南清绝走出了大殿。

    这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各怀心思,直到走出了宫门口,苏陌凉才侧目望来,眸中带笑,却并无感激之情。

    “虽然你今天帮了我,但我不会谢谢你,若是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苏陌凉表情温和,语气却丝毫不留情面。

    她心中清楚,南清绝如此低调的人为何会出面,不就是知道了她的秘密,知道了邪血鼎的存在吗。

    这个男人太危险,她摸不清他的脾气和想法,况且还被他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若他真要出手,那她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南清绝却是不以为意的挑眉,冷漠的面色染上几分兴趣:“怕我抢你的邪血鼎?放心吧,我不会抢,因为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话落,南清绝唇瓣微扬,眸光闪烁,那妖冶的蓝色瞳孔像是烙印一般烙在苏陌凉的心上,让她好似坠入了冰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