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第46章 偏要到你家喝茶
    南景焕和苏伊雪都是气的脸色发白。

    苏伊雪没料到曾经的苏陌凉那么喜欢南景焕,现在却像屁事儿没有,还真的不把南景焕当回事儿了。

    更是没料到,她不但没陷害到苏陌凉,反而把唾手可得的修炼机会让给了苏陌凉,还白白挨了一掌,可恶!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苏陌凉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

    难道真是上次入狱寒了心肠,才变了性子?

    苏伊雪百思不得其解,咬牙切齿,南景焕则是黑着脸,额头的青筋凸起。

    苏陌凉对他的态度,跟以前相比,简直天差地别,实在让他接受不了。

    而莫浩歌见苏陌凉突然离开,没皮没脸,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你去哪?”

    苏陌凉看他还阴魂不散,不悦皱眉:“我去哪关你什么事儿。”

    之前莫浩歌帮她说话,她还有几分好感,但是她发现此人不过是个花花公子,喜欢调戏女人罢了。

    她并不喜欢与这种人打交道。

    “干嘛拒人千里之外?”莫浩歌不懂,为何苏陌凉如此排斥他。

    能这样追着一个女人跑,他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好吧。

    以前可都是女人追着他跑啊。

    苏陌凉懒得跟他废话:“莫公子,请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已经是九王妃,不能陪你玩了。”

    苏陌凉第一次发现,九王妃这个身份还挺好用,不但可以用来吓唬吓唬身份卑微的人,还可以用来当挡箭牌。

    “苏陌凉,我什么时候说跟你玩儿了,我是认真的啊——喂——你能不能走慢点,你是个女人吗?”莫浩歌见苏陌凉健步如飞,惊讶的吼起来。

    而苏陌凉丝毫不理会他,俨然把他的话当成了放屁。

    不一会儿,苏陌凉便回到了苏府大门。

    莫浩歌跟了一路,才知道她原来是急着回家。

    眼看着已经把她送到了家门口,莫浩歌也不好主动要求进去,只是在门口墨迹了一会儿:“额——苏陌凉,你这就进去了?”

    苏陌凉看他还不肯离开,有些哭笑不得:“是呀,我进去了,你走吧——”

    “额——”莫浩歌觉得眼前这女人会不会太绝情了,都到家门口了,这个时候不是该请他进去喝杯茶以表礼貌吗?

    “苏陌凉,你怎么也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坐一坐。”莫浩歌只有厚着脸皮主动要求。

    苏陌凉眉头一挑,好似没想到这个问题,“你可以回莫家慢慢喝,想喝什么喝什么。”

    “我就想到你家喝!”莫浩歌面对她的无情,好似有了抗体,更加无耻起来。

    苏陌凉无奈:“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喝茶,那就进来喝吧。”

    得到她的允许,莫浩歌简直要兴奋得跳起来,迫不及待的追了进去。

    然而苏陌凉只是走到大厅,吩咐了一个丫鬟给莫浩歌看茶,随后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厅,回到了自己的闺阁。

    留着莫浩歌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大厅喝茶。

    这还真是喝茶!

    一点没差。

    而且这茶还是苦茶!!!

    莫浩歌突然有种掐死苏陌凉的冲动。

    没过多久,南景焕扶着苏伊雪也回了苏府。

    因为苏伊雪受伤不轻,已经跟学院请了假,要在家休息几天。

    现在南景焕扶着她回来,自然撞见从苏府气冲冲走出来的莫浩歌。

    “莫浩歌,你未免也太不知廉耻了,追女人追到家里来了!”南景焕看到莫浩歌就火冒三丈。

    想到莫浩歌与苏陌凉在一起,他就浑身不舒服,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了一般。

    莫浩歌也是没有好脸色:“太子殿下,你与苏伊雪也没有正式成亲,不也是跑到人家家里来了吗?”

    “你!”南景焕气结。

    “至少我们已经定了亲,而你呢,你与苏陌凉什么关系都不是!”

    “姻缘这事儿,谁说得准呢,也许苏陌凉喜欢上我,就拒绝九王爷,嫁给我呢!”莫浩歌笑了起来,那神在在的模样,更是让南景焕怒火中烧。

    “你休想!”南景焕咬牙切齿。

    “哟,太子殿下,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再说了,苏陌凉与你是什么关系,我和她的事儿与你何干?”

    莫浩歌扬声质问,语气分外讽刺。

    南景焕被质问得涨红了脸,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回答。

    倒是怀里的苏伊雪不舒服的哼哼道:“景焕,我们进去吧,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还是因为莫浩歌的话,苏伊雪顿觉痛意加深。

    南景焕闻言,怒瞪了莫浩歌一眼,只有作罢的扶着苏伊雪走进了苏府。

    而在铭清阁照顾安嬷嬷的苏陌凉却浑然不知外面的交战。

    “安嬷嬷,你别下床,你伤势才刚刚好,要多休息。”苏陌凉一把按住想要下榻的安嬷嬷。

    安嬷嬷满脸惭愧,摆着手拒绝:“不用了,我都好完了,哪有那么娇贵。”

    “你年纪大了,身体不饶人,别逞能,其他事情有绿蔓在呢。”苏陌凉强制性的把她按回了床上。

    安嬷嬷看了看一旁点着头的绿蔓,不由得舒口气,感叹道:“幸好你身边还有个忠心的丫头,不然,我若是到下面去见你母亲,都不知该如何交代。”

    说到这里,安嬷嬷开始悄悄抹泪。

    “别说些晦气话,你到下面去还早着呢。”苏陌凉不悦的皱眉。

    安嬷嬷抹了抹泪珠,而后抬起头冲着绿蔓说道:“绿蔓丫头,你去守在门口,替我们把风,我有事情跟小姐说。”

    许是经过这次生死,安嬷嬷想了许久,决定把实情告诉苏陌凉。

    苏陌凉没想到安嬷嬷突然这么神秘起来,心下一惊。

    绿蔓懵懵懂懂的,只知道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安嬷嬷见她出去了,才冲苏陌凉招招手:“陌凉丫头,你过来。”

    苏陌凉依言坐在床边,疑惑的看着她。

    安嬷嬷细细打量着苏陌凉的眼睛,好似触景生情般,喃喃自语:“这双眼睛真像,真像你爹——”

    苏陌凉闻言,微微一愣,不禁疑惑敛眉。

    她像苏毅辉吗?

    她怎么没觉得?

    她一直以为自己长得像长公主南芸霁呢。

    “安嬷嬷,你这什么眼神啊,居然说我长得像苏毅辉那个老家伙。”这么倾国倾城的美女,竟然跟那个五大三粗的丑男人长得像。

    苏陌凉表示不服。

    安嬷嬷则是摇摇头,很郑重其事的说:“你长得像你爹,你的五官你的轮廓,都很像你爹,若不是你脸上的疤痕,你是个很漂亮的丫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