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第47章 抓到她的把柄
    苏陌凉顿时觉得安嬷嬷老眼昏花了。

    只是被她这么说着,苏陌凉心头还是些涌上怪异的感觉。

    安嬷嬷说着说着又开始流泪,声音哽咽得有些颤抖:“丫头,你难道就没怀疑过吗?你跟苏毅辉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

    听到这儿,苏陌凉心头咯噔一下,表情僵住了。

    “你说什么!”

    “丫头,你的亲生父亲根本不是苏毅辉啊。”安嬷嬷抽泣起来,声音很低,可情绪却非常激动。

    “他是谁?”苏陌凉语气很平淡,明明在问自己的生父,却像是问起一个陌生人般,冷漠得让安嬷嬷有些不敢相信。

    “我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从哪里,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安嬷嬷摇头。

    苏陌凉闻言,也没有追问,好似并不感兴趣,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想些什么,最后,在安嬷嬷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站起身,为她掖好被角。

    “你好好休息。”话落,苏陌凉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房间。

    此时的她,内心定然不像表面那般平静。

    只是那个神秘的男人虽然不是她的生父,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还是涌上些痛意。

    难道是接受了这具身体,便有了这具身体该有的反应吗。

    想不明白,苏陌凉混乱的摇了摇头,随后便回到自己房间,闭关修炼了。

    前段时间,苏陌凉炼制出了紫金丹,靠着紫金丹,她很快就摸到了丹师巅峰的门槛,更是有幸跃进了丹师巅峰的行列。

    如今她的灵力却没什么长进,停留在初级地灵师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

    现在她得罪了徐家,无形中又招惹了不少眼红的潜在仇人,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她的脑袋。

    所以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着想,苏陌凉还是迫切的想要提升灵力等级。

    真君老人最明白她的心思,不禁开口提醒道:“丫头,你现在是丹师巅峰,可以炼制上地品的增灵丹,这种丹药,可以积攒更多的灵力,让你更快晋级到中级地灵师。”

    “哦?这丹药需要什么药材?”一听到能晋级,苏陌凉眼前一亮,兴致勃勃的问道。

    “需要三味药材,萦香草,虎骨草和白英花,其他两味都比较普通,只是这虎骨草比较稀有,怕是不好找到。”

    苏陌凉闻言,沉吟着点点头:“看来,我得去吴导师的炼丹房找找看。”

    吴导师是个炼丹狂魔,想来搜集了不少的药材。

    苏陌凉是个行动派,有了想法,就立马起身,朝着学院赶去。

    遗憾的是,苏陌凉在吴导师的炼丹房里找了许久,都没看到这味药材的影子。

    逗留了将近一个时辰,苏陌凉摇摇头,走出了炼丹房,正好撞见孙韵舞和其他几个女子相携着走进炼丹大厅。

    看样子也是来炼丹的。

    按照规定,一般的学生只能用大厅里准备的药材和药鼎,而独立的炼丹房要么是导师的丹房,要么是得到特许的学生的丹房。

    所以普通学生,没有允许是不能随意进出炼丹房的。

    而孙韵舞看着苏陌凉竟然从吴导师的炼丹房里出来,当下柳眉一皱,高声呵斥:“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闯吴导师的丹房。”

    其他跟孙韵舞一起的女子,跟着点点头,不满的瞪向苏陌凉。

    苏陌凉抬眸冷冷的扫了她们一眼,根本懒得理会,直接迈步朝着炼丹大厅外走去。

    孙韵舞看不惯苏陌凉很久了,以前是没机会打击她,现在被她抓到把柄,还不把她往死里整。

    想着,孙韵舞一个期身,挡在了苏陌凉的面前。

    “想跑?没门!上次吴导师那么偏袒你,没想到偏袒了个没良心的东西,你竟然背着他偷跑到炼丹房里偷药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听到这话,苏陌凉有些无语。

    这些人冤枉上瘾了是吧。

    之前徐家冤枉她偷玄炎银蛇蛋,后来冤枉她打伤了苏伊雪,现在又冤枉她偷药材!

    还有完没完了!

    一连遇到这种事儿,就算是个泥人儿也是有火气的。

    苏陌凉瞳孔掠过怒意,冷漠的面色也紧绷起来:“孙韵舞,趁我现在好好说话的时候,给我滚开!”

    孙韵舞见苏陌凉生气了,像是恍然大悟般的叫起来:“哦!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你偷了吴导师的药材,还有理了,趁我还没动手搜身,劝你自己把药材拿出来,不然——”

    说着,孙韵舞面色闪过一丝狠意,白皙的手指紧紧握成拳头,凶神恶煞的扭了扭手腕。

    很显然,苏陌凉今日不把药材交出来,她就要动粗了。

    苏陌凉对于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无理取闹的人,甚感头痛。

    “孙韵舞,让你失望了,我是得到吴导师的许可才进入炼丹房的。”

    孙韵舞听到这样的解释,竟是嘲讽的冷笑起来。

    吴导师一向严格,从不给人开后门,对他炼丹房里的那些药材更是宝贝得很。

    以前有导师想进去,他都不准,怎么可能允许苏陌凉进去拿药材。

    “苏陌凉,你当我是傻子吗,这种话也信?说吧,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们帮你搜身?”孙韵舞冷哼一声,目光轻蔑的从头到脚打量她。

    其他几个女子也是跟着撸起袖子,打算对苏陌凉上下其手。

    “你爱信不信,给我滚开!”苏陌凉本就没必要跟孙韵舞解释,偏偏后者胡搅蛮缠,让她心烦。

    “呵呵,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姐妹们,给我上!”孙韵舞见苏陌凉冥顽不灵,气得俏脸一板,猛地扬手。

    其他几个女子闻言,全都气势汹汹的朝苏陌凉扑去。

    看到这里,苏陌凉怒得眉头深蹙,面纱下的脸蛋划过阴霾。

    只见她一个侧身,手臂猛震,打出一股气劲,直接将几个女子震退而去,有两三个甚至已经摔在了地上。

    孙韵舞没想到苏陌凉竟敢反抗,气得面色绯红,不由得咬住红唇,低吼:“好你个苏陌凉,你敢打我的人,看我不教训你!”

    孙韵舞尖锐的吼叫震耳欲聋,伴随着吼声的则是汹涌着灵力的拳头——

    看到这里,众人都是大惊失色!

    虽然大伙儿知道苏陌凉打赢了身为高级灵师的徐静姝,但眼前这个孙韵舞可是中级地灵师,天赋超群,实力凶悍,本来高一个档次已经是天差地别,更别说她比徐静姝高了两个档次。

    她这一拳下去,苏陌凉一个不慎,怕是连小命都会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