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第48章 莫名其妙的赌约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孙韵舞的身后忽然爆发出一道厉吼——

    “放肆,这是炼丹大厅,不是比武场,你们在胡闹什么!”

    只见身穿灰白长衫的吴振兴大步从大厅外面走进来,刚毅的面孔又黑又沉,布满阴翳。

    说着,他一个挥袖,顿时挡下孙韵舞的灵力,那股风劲竟是让孙韵舞倒退了一步。

    孙韵舞本还想着把苏陌凉抓到吴导师面前去,没想到他倒是亲自来了。

    刹那间,孙韵舞眼前一亮,兴奋的控诉苏陌凉的罪行:“吴导师,刚才我们看到苏陌凉偷跑进了你的炼丹房偷药材,这下被我们逮个正着。你看要如何处置她?”

    她要当众揭穿苏陌凉,让吴导师看清楚她的真面目,看他以后还偏不偏袒她。

    想着,孙韵舞得意的朝苏陌凉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期待着吴导师知道真相后的狂风暴雨。

    吴振兴的确是狂风暴雨,只是这狂风暴雨的对象却是她!

    “孙韵舞,你好大的胆子,老夫的私事儿你也要管吗?”

    意料之外,吴导师猛地一声怒吼,吓得众人抖了抖身子。

    孙韵舞吓蒙了,满脸错愕的盯着双目滚动着怒火的吴导师,头顶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为什么骂她???

    “吴导师,是苏陌凉她偷了——”孙韵舞以为吴导师没听清楚,旋即又是开口解释一遍。

    谁知道她话还没说完,便是被吴导师一声低吼打断:“混账!苏陌凉是得到老夫的亲口许诺,才进入炼丹房拿药材的,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诬陷她,是何居心?”

    不光是孙韵舞,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是满脸震惊。

    吴导师爱药材如命,竟然会允许苏陌凉进入炼丹房拿药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的摇摇头。

    孙韵舞则是被堵得面红耳赤,说不起话。

    她算得上学院内,在炼丹方面最具天赋的学生了,自家导师一直对她和颜悦色的,从来不说一句重话,如今面对吴导师的疾言厉色,她骄傲的自尊心受到重创,面子也挂不住了。

    “吴老头,你这是干什么?当众欺负我的关门弟子吗?”

    此时,大厅门口忽然传来一声低沉而显厚重的声音。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中年男子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缓步走了进来。

    他的身材略显矮小,因为有些胖,眼睛被脸上的横肉挤得有些小,显得贼眉鼠眼的。

    此人便是教习孙韵舞炼丹的导师,罗魁。

    他也是学院内的炼丹师,跟吴振兴一样,都处在丹师中期的水平。

    只是他比吴振兴晚一步进入丹师中期,可就晚那么一步,众人就觉得他的天赋不如吴振兴。

    所以,他心中有一根刺,对吴振兴一直心存芥蒂。

    现在,他见吴振兴欺负他最看重的徒弟,心里更是来了火气。

    “罗胖子,你看清楚,是你的徒弟当众诬陷羞辱我的徒弟!”吴振兴也是讨厌这种颠倒是非之人,当下就愤怒反驳。

    而罗魁最讨厌别人叫他罗胖子,偏偏吴振兴喜欢故意这么叫着来气他。

    听着这话,他满脸横肉更是凶了几分,油腻的唇不屑的扬起:“徒弟?呵呵,没想到一向独来独往,孤僻古怪的你,居然也收了徒弟,真是稀奇事儿。”

    别说罗魁感到惊讶,在场的其他人都是觉得震惊。

    吴振兴孤僻的性子,在学院内是出了名的,当初孙家主有意讨好他,希望他收下孙韵舞为徒,没想到热脸贴他冷屁股,碰了一鼻子的灰。

    连孙韵舞这样的炼丹天才都瞧不上,这下怎么会收了苏陌凉为徒?

    听到这话,孙韵舞更是觉得耻辱,吴振兴宁愿收一个炼丹废材,也不愿收她,可恶!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吴振兴冷笑反驳:“哼,我与这丫头投缘,收她为徒,碍着你了吗?”

    众人闻言,虽然疑惑,但多少也能理解。

    当初吴振兴三番五次的护下苏陌凉,对于孤立无援的苏陌凉来说,他算她的救命恩人了,想来应该是苏陌凉为了在学院求得一席之地,央求着吴振兴收她为徒的。

    而苏陌凉和吴振兴都是同类人,孤僻的怪胎,走到一起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可是,如果让大伙儿知道,是吴振兴求着苏陌凉教他炼丹才故意安个师父的身份,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哼,你收徒弟当然没碍着我,可是你徒弟却碍着我徒弟了!”罗魁当场就发飙了。

    “明明是你徒弟诬陷我徒弟偷东西,你还有理了?”吴振兴也气得吹胡子瞪眼。

    罗魁可不承认:“我怎么觉得是你偏袒你徒弟,故意将罪名扣在我徒弟头上呢!”

    “你!”吴振兴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满肚子的火气霎时噎住。

    孙韵舞有罗魁给她撑腰,顿时挺直腰杆,指着苏陌凉叫嚣道:“师父,苏陌凉动手打了我的人,必须按照学院的规矩惩罚她!”

    吴振兴闻言,立马皱眉驳斥:“孙韵舞,我可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叫人先动手的,苏陌凉不过是防卫而已。如果照着规矩来,你可是要被逐出学院的!”

    罗魁听到这话,顿时怒得横眉竖目,气势汹汹的大吼:“吴振兴,你敢!苏陌凉不过是打败了徐静姝而已,你就真把她当成宝了!要知道孙韵舞才是我们学院的天才,她有非常好的炼丹天赋,半年后的宗派大比,她可要代表我们南星学院出战呢,你竟然想把她逐出学院,院长第一个不放过你!”

    可是,吴振兴似乎并不把孙韵舞那点天赋看在眼里,对于他来说,炼丹需要具备沉静稳重,隐忍坚毅的性格,而孙韵舞那种心术不正,张扬跋扈的人,在炼丹这个行业是走不了多远的。

    再加上,吴振兴已经知道了苏陌凉的丹师等级,所以对孙韵舞这个高级丹者,就更瞧不上眼了。

    罗魁本以为他如此说,吴振兴多少会权衡利弊,收敛一点,没想到后者竟是冷笑起来。

    “呵呵,罗胖子,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就是把苏陌凉当成宝了,她是我最喜欢最看重的学生,跟你那孙韵舞比起来,强上太多。这次宗派大比,还不知道孙韵舞有没有资格参加呢,你就开始说大话,真不害臊!”

    “你——吴振兴,你竟敢小瞧我!孙韵舞是我的得意门生,你竟说她比不上一个废物!好,我们就看看这次宗派大比,到底是谁的徒弟有资格参加!若是你输了,我要你给我下跪磕头道歉!”罗魁气急败坏,脸色白一阵红一阵,激动得青筋暴起来。

    吴振兴好似也跟他杠上了,毫不犹豫,一口答应:“好,我等着你给我下跪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