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第49章 比他的心还黑
    苏陌凉对于两位老者的争斗有些插不上话。

    话说,她都还没同意参加什么宗派大比,这吴导师竟是比她还激动得替她应下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孙韵舞许是觉得自己的天赋和实力遭到了质疑,满脸不服的瞪着苏陌凉:“苏陌凉,不知道你敢不敢应下这个挑战!”

    孙韵舞是满腔怒火,而苏陌凉则淡定得像个局外人,此时被问话,也只是挑了挑眉头:“赢了有好处吗?”

    没好处,她可不想浪费这个时间。

    孙韵舞没想到她满脑子想着好处,真是个市侩的女人。

    “你想要什么?”为了狠狠羞辱她,此时的孙韵舞也顾不得那么多。

    苏陌凉闻言,眼里划过一道精光,面纱下的唇角微扬,勾起诡异的弧度。

    “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听闻你们孙家有一件武器,叫夺魄针。只要我赢了,你就把它送给我,如何?”

    众人一听这武器的名字,霎时一片哗然。

    这夺魄针是孙家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一直珍藏在家族里,没人契约得了,也没人敢动。

    现在苏陌凉竟然看上了别人家的传家宝,这还叫要求不高?

    众人大惊失色,就连吴振兴也忍不住侧目看了苏陌凉一眼,不禁咽了口唾沫,心中感叹——这丫头的心比他还黑!

    孙韵舞被震得表情僵硬,眼角微抽,好似也没想到苏陌凉竟然这样厚颜无耻。

    “怎么,你是怕把你们孙家的宝贝输给我吗?”苏陌凉勾唇笑起来,语气有些轻佻,眼神更是带了一抹挑衅与轻蔑。

    孙韵舞这种高傲的性子,自然受不了这种激将,霎时拽紧拳头,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低吼:“我呸,我会怕你?好,我就答应你的条件,不过,若是你输了,我可要你的命!”

    众人听到孙韵舞咬牙切齿的恨意,不禁打了个冷颤。

    张口就是要索命,苏陌凉这下子惨了。

    整个南隋国炼丹师非常稀有,能成为一名丹者已经是极高的天赋,而孙韵舞小小年纪,就达到了丹者巅峰,离丹师初期也就一步之遥,这等惊人的天赋,一直以来就被南星学院划为重点培养的对象。

    孙韵舞也明白,学院之内,再也没有人比她更有炼丹天赋,而苏陌凉出生在一个靠着长公主发家致富的苏家,没什么实力和资源,怕是连什么是炼丹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赢过她。

    所以,孙韵舞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

    苏陌凉也不被孙韵舞的气焰所摄,冷静的眼眸中划过精明的暗芒:“好,如果你赢了,我这条命给你!不过,若是我赢了,还望孙小姐能信守承诺,亲自把夺魄针送到我府上。”

    “我呸,有我在,你一定不会赢。”孙韵舞不屑的呸了一声。

    罗魁则是冷哼着瞥了苏陌凉和吴振兴一眼:“吴导师,我倒是很期待你这学生的表现呢,希望到时候不要输的太惨,舞儿,我们走!”

    说着,罗魁便是招呼着孙韵舞离开了炼丹大厅。

    看着人走了,围观的人群也散了。

    此时,吴振兴阴沉的面色有所缓和,“陌凉丫头,你跟我到炼丹房来,我有话跟你说!”

    苏陌凉闻言,点点头,她也有问题要问他。

    吴振兴走进炼丹房,赶紧将门关上,刚才还淡定严肃的神色一下子垮了下来,顿时双手合起,像拜菩萨一样,不停的求她,瞳孔中的渴望分外渗人。

    “丫头啊,我求求你,这次比赛你一定要赢啊,你要是输了,我可就要给罗魁那老家伙下跪磕头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一定要全力以赴啊。”

    苏陌凉一时接受不了他的转变,吓得打了个激灵。

    “吴导师,你也真是,你和罗导师斗嘴,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害我也得参加那什么选拔赛。”

    “你这鬼丫头,你参加这选拔赛也谋了好处,别跟我在这儿得了便宜还卖乖。”吴振兴一想到她竟然敲诈孙家的传家宝,就忍不住吐槽。

    她明明已经达到丹师巅峰了,还去跟一个丹者巅峰比赛,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孙韵舞遇上这么腹黑的对手,也是挺凄惨的。

    苏陌凉闻言,勾唇笑起来,“无利可图的事情,我一概不做。”

    吴振兴笑着摇摇头,感叹道:“这次孙家怕是要大出血了!”

    “别去同情别人,你赶紧给我说说选拔赛和宗派大比到底是什么比赛吧,刚才听你们一来二去,云里雾里的。”苏陌凉连比赛性质都不清楚,就胡乱应下,也是有些冲动了。

    吴振兴此时也正了面色,凝重道:“你应该知道你的小妹苏妍音十二岁达到高级灵师,被苍元国的宗派看上,选去做了外门弟子的事儿吧。”

    苏陌凉心中一震,微微点头。

    关于苏妍音的光辉事迹,她多少还是听过的。毕竟此人在南隋国实在是太出名了。

    十二岁的高级灵师,这种天赋就连苍元国都是很重视的。

    这也是为什么,长公主去世了,苏家在南隋国还是有一定名望的原因。

    吴振兴见她点头,便继续开口:“你小妹是个天才,不但给你们苏家争了光,还给我们南隋国争了光,所以苍元国的几大宗派开始注意到我们,并且放言,允许我们参加三年一次的宗派大比,只要在大比中胜出的人,就有机会进入宗派学习。”

    “进入宗派,那是莫大的荣耀,据说,你小妹只用了三年时间就达到初级天灵师了,这种实力,不仅仅是天才,而是有些恐怖了。这就是宗派带给她的福利。”

    说到此处,吴振兴的瞳孔里也投射出渴望和敬畏的光芒。

    苏陌凉咂咂嘴,不禁腹诽。

    她还在地灵师,苏妍音就达到了天灵师,的确是有些能耐。

    只是,如果三年连升三级都算恐怖。

    那她几个月的时间从毫无灵力升到初级地灵师,这样的速度又算什么?

    看着苏陌凉沉思,吴振兴以为她是吓着了,开口宽慰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灵力也许赶不上你的小妹,但是你炼丹天赋极高,就算拿到苍元国,跟宗派里的天才相比,你也不输他们。”

    吴振兴有信心,只要苏陌凉进入了宗派,必定是前途无量的。

    或许,他们南隋国,也会出一个了不起的炼丹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