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第52章 南清绝吃醋了
    莫浩歌则是被他震得一愣,自信淡然的表情也有片刻的僵硬。

    许是他也没想到南清绝竟然敢和莫家作对,更是低估了苏陌凉在南清绝心目中的地位。

    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个敢扬言灭了莫家的人!

    南景焕,苏伊雪两人更是吓得目瞪口呆。

    莫浩歌把这么好的机会送到南清绝面前,后者不但放弃了,还如此张狂,敢与莫家为敌!

    仅仅是因为一个苏陌凉!!!

    一个莫家传人,天之骄子,一个皇室王爷,俊美无双,竟是开出巨额的条件,当众争夺一个女人,实在太匪夷所思。

    苏陌凉到底哪里好了???

    在场的人,不敢相信的直摇头,女子们更是嫉妒得发狂,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了苏陌凉。

    然而,此时最为气愤的当属孙韵舞。

    她双目怒得猩红,指甲陷进肉里,可碍于莫浩歌和九王爷在此,又不敢对苏陌凉下手,只有忍下满腔的愤怒和屈辱,恨这两个男人瞎了眼,放着她一个大美人不要,竟然当众去抢一个丑八怪!

    莫浩歌也是个骄傲的人,面对如此不给面子的做法,语气也狠起来:“九王爷,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南清绝冷漠无情的唇角却忽而咧起一个冷笑,犹如雪地里开出的雪莲,美艳不可方物:“是吗,也希望你不要为你今天的举动后悔——”

    众人不明白南清绝这样说的用意,权当他是逞口舌之能,并未在意。

    然而,就在两人争锋相对之时,南星学院的院长已经走到了擂台上,他放开嗓子宣布着比赛开始,这才分走了大伙儿聚焦在南清绝和莫浩歌两人身上的注意力。

    此时南清绝转过头,望向苏陌凉,面色阴沉,冷声提醒,“好好比赛,别丢了本王的脸。”

    话落,他便吩咐着轿夫,将他抬到了观众席上。

    苏陌凉被他那冰蓝眸子一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这男人又强势又霸道,他装成一个废物,不嫌自己丢脸,反倒怕她给他丢脸,什么脾气!

    苏陌凉有些腹诽,不大高兴得瞪了瞪南清绝的背影,随后也跟着走入了赛场。

    真君老人看着自家主人像个木愣子一样,不明白男人的心思,顿时摇头叹气。

    南清绝分明就是吃醋了,才会这么生气,依照他那低调稳重的性子,怎么可能站在这儿与莫浩歌口舌之争。

    这么明显,苏陌凉竟然看不出来,连他这个老古董都看不下去了。

    待所有人都准备就绪后,擂台上便展开了切磋。

    每一场都战况激烈,台下围观的群众看得眼花缭乱,吆喝声惊叹声跌宕而起。

    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三个时辰,实力平庸的选手已经完成了比赛,倒是剩下一些实力超群的天才还未出战。

    此时,苏伊雪像是坐不住了,忽然站起身,轻撩裙摆,朝着擂台上走去。

    “这一场,我来吧!”她站在擂台之上,微风撩动起雪白裙摆,荡出优雅的弧度,满头青丝舞动,若有若无的扫着白皙娇嫩的脸蛋上,那清纯优美的姿态一下子赢得全场掌声雷动。

    大家最期待的便是苏伊雪和南景焕等人的战斗。

    毕竟天才的实力,是大家最为期待的。

    就在众人欢呼声中,苏伊雪目光如炬的望向在观众席的苏陌凉,温柔如水的眸子杀光乍现,随后隐匿在了浅笑中:“姐姐,你之前不是嫉妒我能嫁给太子,对我一直不大服气吗?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挑战我,正好,我也领教领教,你的真实实力!”

    苏陌凉被点名,并不意外。

    苏伊雪恨死了她,现在有机会打她,自然不会放过。

    苏陌凉也不扭捏,站起身,爽快的上了擂台,“希望妹妹这次不要手下留情让着我了,我怕你又会被我打伤。”

    “哈哈,你真是想多了,这样的比赛,你觉得我可能把这么好的名额让给你吗!”苏伊雪冷笑。

    苏陌凉点头,觉得有理:“那自然最好。请吧!”

    苏伊雪最恨的就是苏陌凉那双波澜不惊的黑眸,没有恐惧,没有惊慌,就是连点忐忑和紧张都没有。

    “哼,看我不打破你的伪装!”苏伊雪怒哼一声,手里霎时涌上灵力,只见她一个翻腕,顿时将灵力变成了一把闪着银芒的长剑,对着苏陌凉狠狠刺去。

    苏伊雪的实力的确不错,竟是能将灵力化形,看来是下了很深的功夫,的确要比徐静姝强上太多。

    苏陌凉想到此处,神情一禀,猛地推掌接下,只觉灵力碰撞而来,手臂发麻,掌心生疼。

    “苏陌凉,上次的近身搏斗不是你的对手,别以为我灵力也不是你的对手。”苏伊雪冷哼一声,唇角轻扬,随后只见她身形蹁跹而来,轻盈却力道十足,手里的银剑攻势凶猛,每一下都要刺穿苏陌凉的身体。

    苏陌凉连连后退,身体与那银剑只有毫米之远,可苏伊雪不论怎么穷追猛打,却连苏陌凉的发丝儿都碰不着。

    这让苏伊雪非常恼火。

    台下的观众只觉得苏伊雪攻势凶猛,逼得苏陌凉无处遁形,可内行人却看出了点门道。

    这分明是苏陌凉以退为进,在戏耍苏伊雪呢。

    “呵呵,看来我们凉儿要赢了,太子殿下,你的小妾怕是有危险了啊。”此时的莫浩歌摇着玉扇,笑嘻嘻的说道,那一句小妾分外恶毒,僵得南景焕黑了面色。

    “哼,比赛还没结束,胜负未分,你还言之过早!”南景焕怒哼一声,面色又黑又沉。

    莫浩歌只是笑笑,并没有接话,而是将视线重新放回了擂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