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第56章 好倔的脾气
    如今苏陌凉赢下了两场比赛,已经是灵力比赛的擂主了,其他人若是想要获得宗派大比的资格,就必须战胜苏陌凉,拿到第一名。

    可是,她表现出来的实力,除了南景焕和莫浩歌两人,再也没人敢上台自取其辱。

    此时,看着鸦雀无声的观众席,精英班的雷老师有些着急了。

    “莫浩歌,你赶紧上啊!“莫浩歌是他的得意门生,他自然是想莫浩歌赢得胜利的。

    他也相信,只要莫浩歌上台,胜负毫无悬念,苏陌凉实力再彪悍,也不过是个中级地灵师,怎么也比不上莫浩歌的。

    然而莫浩歌却是摇着玉扇,满面春风的笑着道:“我弃权。”

    听到这话,雷导师惊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去。

    这么难得的机会,他竟然弃权!

    众人也是对莫浩歌任性的做法,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还从未见过有人把弃权说得这么轻松高兴的。

    要知道这可是获得宗派大比的机会啊,一旦进入了宗派,那就是人上人,前途一片光明。

    莫浩歌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这样来之不易的机会!

    众人觉得他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莫浩歌,你疯了吗,你不想进入宗派了吗!”雷导师一脸怒其不争。

    莫浩歌依然勾唇笑道:“进不进宗派无所谓,苏陌凉开心就好。”

    这一句开心就好,顿时让众人惊愕失色。

    宠一个女人宠到这种地步,也是没谁了。

    听到这里的南景焕也是对莫浩歌的做法感到震惊,更加意识到那个他曾经厌弃的女人,已经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了。

    想到这里,南景焕像是被戴了绿帽子一般,心底蹿起无名火,猛地站起身,大吼道:“哼,我来挑战她!”

    声音落下,只见那身明黄锦袍翻飞而来,稳稳落到了擂台之上。

    南景焕浑身罩着一股戾气,面目阴沉,让他俊美的容颜显得有些狰狞。

    “苏陌凉,我来领教你的高招!”南景焕眸中闪过阴鸷,声音有些压抑。

    苏陌凉淡然一笑,那唇边的笑容就像烟花般绚烂迷人。

    “嗯,我也很想领教太子殿下的实力。”说着,苏陌凉规规矩矩的抱拳,眉目中竟是涌动着兴奋。

    南景焕只当她是骄傲自负,旋即冷嗤一声,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当心点,被伤着了,别怪我不会怜香惜玉。”

    说着,南景焕身形闪动,手臂上爆发出一股凶悍的灵力,只见他用力一挥,灵力瞬间化为利剑,布满四面八方,苏陌凉完全相信,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利剑一定能在她身上刺穿上百个洞。

    “天啊,那是十面埋伏,太子殿下的拿手武技。”

    不少人已经认出了南景焕的招式,忍不住惊叹起来。

    看到这里,苏陌凉目光微凝,丝毫不敢松懈,双手结印,快速在自己周围形成一个防护罩。

    就在这时,南景焕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即一个挥手,那停滞在半空中的利剑尽数刺出,犀利的让人无处可逃。

    苏陌凉临危不乱,一个腾飞冲天,那手中的灵力霎时如漫天的网,迅猛撒下,企图困住南景焕的利剑。

    可是,南景焕毕竟是高级地灵师,对于苏陌凉的反击,丝毫不放在眼里,只见他迅速期身,手臂往上一招,那利剑更是自动变换角度,朝着苏陌凉再度刺去。

    苏陌凉心下一惊,赶紧朝着旁边闪避,幸好身上有灵力防护罩,一时之间抵挡了不少利剑,只是南景焕的攻势太厉害,她一路杀下来,手臂和大腿还是被剑刃割伤了好几条口子,分外狼狈。

    苏陌凉气喘吁吁的落回地上,面色凝重的望向对面纤尘不染的南景焕,心头不得不感叹,高级地灵师就是不一样。

    “苏陌凉,你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南景焕看着苏陌凉不断溢血的伤口,鲜红又刺目,将她整个人衬得有些血性的妖冶。

    可是那张俏脸却倔强异常,看得南景焕心头一紧。

    “是吗?那可不一定!”

    说着,苏陌凉根本不顾南景焕周身萦绕的灵力,迅速期身向前,而后众人只见那抹蓝色倩影,如鬼魅般闪到了南景焕的跟前——

    就连南景焕都来不及反应,那快如闪电的手掌犹如灵蛇一般袭击而来。

    南景焕毕竟身经百战,右手一抬,猛地挡住她的招式,随后足尖点地,急退!

    可就在这时,苏陌凉借力打力,顺着他的臂力,迅速弹开,绕到了他的另一侧,掌心的灵力轰然而至,瞬间化为一把匕首,手腕翻动,手劲儿十足,猛地一下插入了南景焕的腰肢。

    南景焕只顾得防他的左边,忽略了右边,而苏陌凉身手太快,就是连他都有些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一个不慎中了招。

    感受到腰部的刺痛,南景焕心中大惊,条件反射的朝苏陌凉轰出一掌——

    只听轰隆一声,苏陌凉哪里承受得了高级地灵师的灵力,霎时飞出十丈之外,脚下擦出一连串的火花,才硬生生的止住了她倒射而出的力道。

    此时的苏陌凉单膝跪在地上,蓝色的衣裙已经破烂不堪,满头青丝随风飞扬。

    她抬头望向震惊的南景焕,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忽然绽放出一个冷艳犀利的笑容,张狂而妖冶,看得众人触目惊心。

    南景焕看到这样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脊背爬上一股寒意。

    这个女人战斗起来太疯狂,她竟是以命博命的靠近他,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和性命。

    这一刻,南景焕不得不正视苏陌凉。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失手,对方还是个女人!

    看到这一幕,观众席也是陷入了死寂。

    隔了良久,才有人陆陆续续的反应过来,爆发出激动的惊叹。

    “天啊,她竟然刺伤了南景焕。”

    “太不可思议了,普通中级地灵师,连高级地灵师的身都近不了,而她竟然刺伤了他。”

    虽然苏陌凉浑身狼狈,满身伤痕,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可她毕竟是得手了一招,这已经是非常难得。

    “苏陌凉,你个疯子!”南景焕对她咬牙切齿,又惊又怒。

    苏陌凉艰难的站起身,身上的伤口明明剧痛难忍,而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沾着血迹的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妖媚的笑容:“太子殿下,还打吗?不打,就认输吧。”

    南景焕怒得七窍生烟,这家伙被他打得如此狼狈,居然还让他认输。

    真是好倔的脾气!

    自己的威严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南景焕那张骄傲的脸再也绷不住了,他再度挥袖,带着撼天动地的力量,朝着苏陌凉席卷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南景焕的攻击还未到,那半空中的灵力像是凝固了一般,停滞不前,随后,只见南景焕自己忽然倒射而出,摔在了地上——

    额?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