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第57章 被一顿胖揍
    众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大惊失色。

    人家苏陌凉还没动手呢,南景焕怎么自己摔了?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睁大的眼睛,想要仔细瞧清楚怎么回事,可是还不等他们发现端倪,只见快速爬起来的南景焕又是被凭空的力量击中了俊脸。

    南景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空中有无形的拳头在击打着他,脸上接连挨了好几拳,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大伙儿开始以为南景焕在装模作样,可是看清楚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后,纷纷傻眼了。

    这分明就是被打的迹象,不像是演戏啊。

    南景焕又震惊又郁闷,打他也就算了,为什么总是打脸。

    “谁!到底是谁!给本王站出来!”南景焕被一顿胖揍,弄得相当火大,忍无可忍的大吼起来。

    他心头愤怒,可是也有些惊惧。

    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这样恶整他的人,怕是实力不低。

    要知道,这种隔空打人的技能,他还第一次见到,此人来头不小啊。

    苏陌凉同样一脸诧异,她眼睁睁看着南景焕在自己面前摔来摔去,一会儿就已经鼻青脸肿,好不狼狈。

    可是台上没有任何人动手,南景焕像是中邪一般,让人匪夷所思。

    困惑之际,苏陌凉沉吟片刻,忽然想到什么,而后迅速抬眸望向观众席上的南清绝。

    此时的南清绝依然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只是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也正好对上了苏陌凉的视线,幽暗阴沉的目光,顿时让苏陌凉心中一禀,恍然大悟。

    果然是他!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动手,实在阴险腹黑至极。

    可是南景焕与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何动手?

    难道是因为她被南景焕打了,所以在帮她报仇?

    不可能,南清绝这样冷血腹黑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好心。

    想着,苏陌凉立马否决了内心的猜测,转头望向满地打滚的南景焕,唇角不厚道的爬上笑意。

    南景焕面对一系列的攻击,竟是毫无反抗之力,就连对手是谁都不清楚。

    估计这是他生平最屈辱的一次了。

    想想就觉得解气。

    台下的院长大人看着南景焕平白无故的受着这等罪,也是焦急的皱起眉头,缓缓站起身,警惕的环顾四周,声音带着极大的恭敬:“不知是哪位高人莅临我南星学院,还望高人高抬贵手,老夫在这里谢过了。”

    说着,院长大人竟是鞠了一躬,毕恭毕敬的,震得全场噤若寒蝉。

    连院长都摸不透的实力,此人到底是有多强?

    可是院长的话没有任何效果,南景焕照样被揍得要死不活的。

    显然,这位高人并不买院长的账。

    看到这里,苏陌凉也不想事态发展严重,随后再度望向南清绝,微微摇头。

    南清绝幽幽的盯着她,接收到她的讯号,这才停止了攻击。

    解脱的南景焕霎时瘫软在地,大口喘气,伤口扯起一阵阵剧痛,不禁让他呲牙咧嘴。

    若是一般的殴打,南景焕还能承受,可是此人的攻击凌厉得想刀刮,实在犀利得很。

    就连他都是有些禁不住。

    院长见南景焕得救,这才松了口气,旋即高声宣布:“这次灵力比赛,苏陌凉获胜!”

    精英班的雷导师听到这个结果,顿时跳起八仗高:“不,不算!这场比赛不算,刚才有人从中作梗,太子再怎么说也是高级地灵师,苏陌凉绝不是他的对手,怎么能算她赢呢。”

    刚才大伙儿也看得直切,苏陌凉的灵力的确赶不上南景焕,扎伤南景焕,也是她投机取巧,算不得真实实力。

    南景焕忽然受伤,也不是苏陌凉所为。

    如果就这样就算苏陌凉赢,怕是场上好多人都是不服气的。

    院长闻言,也觉得有理,可是两人都受伤严重,难道还让他们继续比下去吗?

    似乎都有点不公平啊。

    “苏陌凉,你技不如人还是赶紧认输吧,你自己心里清楚,若真要比下去,你不会是太子殿下的对手。”雷导师见院长犹豫不决,不禁朝着苏陌凉高声喊道。

    这话虽然不中听,但也是事实,苏陌凉没办法否认。

    如果真要论灵力,她早就被南景焕打趴下了。

    算了,看在南景焕鼻青脸肿,浑身狼狈的份上,她退一步海阔天空吧。

    “好吧,我认输,南景焕你赢了。”苏陌凉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无所谓,好似并不把这场比赛放在心上。

    南景焕闻言,更是觉得羞耻。

    苏陌凉此举倒好像是把第一名施舍给他一样,让他如鲠在喉!

    看到灵力比赛已经分出胜负,大伙儿悬在嗓子眼的心脏这才落了回去。

    苏陌凉身上有伤,不方便久留,旋即快步下台,朝着赛场外走去。

    此时莫浩歌也跟着走下了观众席,尾随上前,刚要伸手扶住苏陌凉,只听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

    “本王的王妃,莫公子就不必挂心了。”

    话落,只见南清绝坐着肩舆走到了苏陌凉的身旁,根本不容后者反应,一个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带,直接将她捞入了怀中。

    霸气强势,丝毫不给莫浩歌献殷勤的机会,就连苏陌凉本人也被牢牢禁锢住,没有反抗的余地。

    莫浩歌看到这里,俊脸瞬间黑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莫浩歌总觉得眼前这个九王爷是个比太子还要难对付的人物。

    明明是个瘸子,可是周身散发的气场,并不像普通人。

    到底是哪里不普通,莫浩歌一时也说不上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南清绝抱着苏陌凉,离开了赛场。

    苏陌凉被他抱在怀里,几番挣扎,却是被他勒得更紧,当下就绷不住火,吼起来:“南清绝,你到底要干嘛!”

    这一路行来,两人暧昧至极的举动,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的人甚至惊讶的驻足围观起来。

    俨然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当成了稀有动物。

    苏陌凉虽然不像古代人这么迂腐,但毕竟是个姑娘家,脸皮子薄,被这么多人围观,到底是抬不起头的。

    可是,南清绝脸皮太厚,丝毫不觉得自己已经给人民群众造成了不良影响,依然我行我素的将她搂在怀里。

    “南清绝,我再说一遍,赶紧放开我!”苏陌凉像个挥着爪子的小猫,随时都要挠人。

    “再动,你的手就要废了。”南清绝低头看了一眼她被刺了好几剑的手臂,眉头轻蹙,神色有些不悦。

    苏陌凉闻言,这才消停下来,看了看自己血淋淋的伤口,忽然想起他恶整南景焕的场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今天为何出手?”

    “你受伤了。”南清绝的回答再简单不过。

    苏陌凉却是心中一震,说不出的滋味:“既然是因为我,那刚开始为何不帮我,我也不至于挨这么多剑。”

    “你需要锻炼。”南清绝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却如三月春风暖了暖苏陌凉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