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第58章 又细又小手感还不好
    “你也会讨厌我。”南清绝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嘴里又是幽幽补了一句,语气轻飘飘的,可在苏陌凉心目中的分量却不轻。

    他懂她!

    他明白她的性子!

    那是她与南景焕的战斗,她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况且,她也的确需要锻炼,而南景焕正好是个练手的好靶子。

    看来这南清绝对她也真是用心良苦。

    不对,应该是对她体内的邪血鼎用心良苦。

    “南清绝,你做这么多我不会感谢你,我更不会将邪血鼎交给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苏陌凉瞪他一眼。

    南清绝听到这话,面无表情的脸蛋霎时沉了下来,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突然跳耀起火星子,盯了苏陌凉半天,没有说话。

    最后才伸手掏出一个小药瓶子,将里面的药液亲手擦到了苏陌凉的伤口上。

    伤口有些深,突然沾到药液,苏陌凉顿时疼的咬住了牙。

    她如炸毛的猫儿,警惕的推开他:“你要干什么!”

    这个男人太阴险,万一给她涂上毒药,岂不是死的很惨。

    “闭嘴!”南清绝的心情不大好,对于苏陌凉的反抗,更是皱起了眉,用力将她按在自己怀中,让她动弹不得。

    “南清绝,你若阴我,我跟你没完!”苏陌凉现在浑身是伤,本就元气大损,而南清绝又是深不可测的实力,她落在他手里,实在讨不到好处。

    如今再强悍的她窝在南清绝怀里,也俨然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

    这让苏陌凉十分火大。

    等苏陌凉闹腾了一会儿,南清绝手上的动作也结束了,露在外面的伤口基本上好了药,就是不知道衣服内还有没有伤口。

    苏陌凉感受到南清绝的目光在自己身体上游走,心下一慌,赶紧抱住自己的胸部:“你想干嘛!”

    南清绝见此,绝美的唇角微扬,顿时有了开玩笑的冲动:“脱了,给你上药。”

    苏陌凉现在的衣裙经过刚才那一战,本就破破烂烂的,现在要是脱了,岂不是衣不蔽体吗。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

    “你个臭流氓!”苏陌凉低吼一声,怒意十足,又是挣扎着想要逃出他的手掌心。

    南清绝第一次被人骂成臭流氓,眸色涌起一抹惊讶。

    想他当年俊美非凡,多少女人想要爬他的床,都没有机会。

    而眼前这个瘦骨伶仃,没啥手感的臭丫头,竟然骂他臭流氓。

    南清绝气的呼吸一滞,阴沉着声音警告:“不想被我扒光衣服,就乖乖别动。”

    苏陌凉是个倔强性子,南清绝越是这样威胁她,她越是不安分,顿时扬起小脸,眯了眯眼睛:“你确定不放开我?”

    南清绝勾唇冷笑,不以为意:“难不成你还能翻天?”

    苏陌凉冷哼一声,瞳孔掠过几分阴狠:“你会后悔的!”

    话落,南清绝还没反应过来,便是被胯下的剧痛弄得深吸一口冷气。

    苏陌凉一把握住了他的胯下之物,狠狠掐了一把,看着南清绝面色闪过痛意,她才趁着这个空档,一个飞身跳下了肩舆。

    南清绝哪里料到她会如此不知羞耻,胆大包天,下面的疼痛,让他一时疏忽,竟是让她逃了下去。

    得了自由的苏陌凉飞出几丈之外,停下步子,转身朝着南清绝扬起一个阴险得意的笑容:“哈哈哈,南清绝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苏!陌!凉!”南清绝怒得低吼出她的名字,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狠狠挤出。

    苏陌凉笑开了花,根本不顾他的愤怒,戏谑大吼:“九王爷,你又细又小,手感还不好,让我太失望了!”

    说罢,苏陌凉不等南清绝彻底发作,就大笑着跑开了。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有些懵懂,不知道苏陌凉什么意思,可是看到南清绝那张又黑又青的面色,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南清绝看着那抹明明狼狈却欢快得欠揍的背影,冷漠的面庞露出罕见的愤怒之情。

    掐了也就算了,还敢嫌他细小!

    难道她摸过其他男人的?

    该死的女人!

    他以为苏陌凉敢撕他衣服,已经够放肆了,没想到她连男人的命跟子都敢掐,还有什么事儿是她做不出来的。

    若是今天对象不是他,而是其他男人,她是不是也这么大胆!

    联想到那个莫浩歌对她虎视眈眈,南清绝心头萦绕上莫名的火气。

    看来,他得拿出点实力,让她亲身感受感受,到底小不小!

    “王爷,接下来该去哪?”轿夫见南清绝一直愤愤的望着苏陌凉离去的方向,一时之间摸不清他的意思,这才忍不住开口询问。

    南清绝一肚子火,没处发泄,猛地低吼:“打道回府!”

    声音有些骇人,震得两个轿夫抖了抖身子,赶紧脚底抹油,朝王爷府去了。

    这边的苏陌凉是顺利的回到了苏府。

    安嬷嬷和绿蔓高兴的迎接她是意料之中,而二夫人也在门口迎接她,则是意料之外了。

    二夫人看到苏陌凉进门,发现那张脸蛋上果然没了恐怖的疤痕,表情的震惊一闪而逝,而后竟是谄媚的迎上来:“哎呀,陌凉丫头,你怎么弄得浑身是伤啊!”

    苏陌凉被她那副矫情的嗓子喊得浑身发毛,不自觉得往后退了一步,避免她的触碰。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看着苏陌凉嫌恶的躲开了自己的手,二夫人笑容僵了僵,却丝毫不影响她的讨好:“绿蔓,你家小姐满身的伤痕,你还不赶紧请大夫。”

    绿蔓光顾着看苏陌凉的脸,震惊她美丽的容貌,倒是忽略了满身的伤势。

    这下子被突然提醒,她才惊醒过来,慌张的点点头:“嗯嗯,奴婢这就去请大夫。”

    看着绿蔓走了,二夫人还是不大放心的打量苏陌凉:“陌凉丫头,你看你身边的丫鬟笨手笨脚的,不会做事儿,姨娘给你安排个机灵的丫鬟去伺候你。”

    说着,二姨娘招招手,她身后一位身穿橘色衣裙的丫头快步走了上来,规规矩矩的跟苏陌凉行礼。

    “奴婢菊香叩见大小姐。”

    菊香!

    这名字够霸气,够重口,够任性!

    苏陌凉情不自禁的瞄了一眼菊香的臀部,顿时看得后者莫名其妙。

    二夫人见苏陌凉没有反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急忙递给菊香一个眼神:“菊香,赶紧送大小姐回铭清阁歇着,好好伺候,知道吗!”

    菊香得令,赶紧上前,欲要搀扶住苏陌凉。

    苏陌凉立马抽手,避开菊香,眉头皱成川字:“二夫人,你这是何意?”

    突然派人来伺候自己,她到底有什么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